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4:生祭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7-29 8:24:31pm

奇幻·玄幻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看见人群围观,千万别因为好奇而凑上前,因为你永远无法预料,灾祸会在哪一刻爆发。”

人间界异像再现,方圆百里外的乌云皆纷纷往东边沿山而绕的大道上移去,墨色的浓云一点一点汇聚成海啸的形态,把视线凝在那头数秒即可看见里头点点沙尘翻滚,仿佛随时就会坠下。

此番景象,引起了众人喧哗,纷纷摇下车窗往,外探出头来观察。有的人则索性把交通规则抛诸脑后,将车子停靠在一旁熄掉引擎,下车拿起手机拍照打卡。

毕竟这也算是奇观呀,不留下自己曾见证过奇观的证据可是种遗憾呢!

所以大多的人为了靠近这奇观而往东边移去,但还是有少数的人为了自身安全而退避三舍。

只是人类的进与退并不会改变任何结果,正当人们兴致勃勃地赏着那浩瀚的奇观时,沙尘更加狂躁地翻滚着,一记长长的天雷响起,似天上灵兽咆哮般惊天动地,地面与山脉因过于巨大的声响而剧烈摇晃,脚下踩着的面积更因震动而开始出现裂缝。

弱小的人类只能狼狈地随手抓住身边任何可以让其稳住脚步的东西。

“我要回家!”

“快带我离开这里啊!”

“救命!”

吵杂的声音在人类群里传开来,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的人们东倒西歪地尖叫嘶喊着,无奈那方势要夺取人类性命方肯罢休,于是浓云里一道与众不同的电光劈在大道旁的树林,燃起大火程绿色朝人群迅速蔓延开来,那速度快得让人避而不及,无处可躲。

浓烈的黑烟带着烧焦的味道一下便往天上窜去,似乎在挑战天威。

才数秒的时间,原本还翠绿的树林被烧得精光,一片焦黑的土地上生命迹象全无,只见还在维持着原先动作的野兽和人类骷髅骤然瘫在地上,被熏得微微发黑,而车辆和大道那无生命的东西却完好无损地呆在原地。

“啧啧啧。好奇心杀死狗,若不多事便可安享晚年。”从树林里踏着尸骨而来的颜无天双手交叠地放在身后,边走边摇着头,姣好的样貌上一如往常事不关己的轻松表情。

一路上它重复深吸了着空气的动作,空气中除了焦味还带有满满的怨恨。徘徊在那不愿离开的死灵们纷纷从四面八方探出头来,虽看不清五官,但可以感受到明显凶狠的目光正瞪着颜无天的背影。 

至于死灵除了怒瞪而没有进一步攻击,是因为它们深知自己敌不过眼前那生物。

它们只能在原地徘徊,等待着某方来还它们一个公道。

“呵哈哈哈,别傻了,你们是报复不了魔的。”自古凡邪恶的存在苏醒,必有生祭之天灾,更何况那是人类自投罗网,怨得了谁,又该找谁报复?“听我一句劝,尽早离开转世,别妄想会有哪方来替你们讨回公道,因为天界那头也正乱着呢。”语毕,颜无天唤出铁扇轻轻挥去,雾状的死灵们纷纷随风而去,一瞬间已经死沉的山丘同时升起无数小蓝点,直到半空然后消失。

另外,天界那头不安分的黑纱果真蹦出了众神招架不住的东西。

那东西并非野兽,而是一张狰狞的面孔,那巨大的面孔上一双凤眼充满着仇恨,张大着嘴巴来势汹汹地朝天界的宫殿袭去。

那面孔只是云霾和沙尘的结合,按常理若被碰着或被困在其中勉强只会感到呼吸困难和不适,但是里头电光闪闪未曾间断,负责前锋的天兵们的兵器对其完全起不了作用,最后只能落得被困在其中受尽雷劈和触电之苦。

躲在前锋天兵身后的神侯们眼见毫无招架之力,转身逃进房内或殿内,在大门关上的一刻把里头的仙婢们通通都推了出去好让其阻挡一二,局面几度陷入混乱之中。

“神侯饶命,麻烦神侯把门打开!奴婢求求神侯了!”在天界其实也有贵贱之分,大难临头之时,仙婢们的性命竟犹如草芥般卑贱,那些所谓的大义也不过如此。于是大多的仙婢因为神侯的贪生怕死而白白断送性命。

闻声而来的白发真者和白发真人只身挡在天神大人所处的大殿前一左一右地竖起剑指在空中比划着,动作一致地唤起天界的防御阵法。

很快地,狰狞的面孔前一个又大又圆的法阵,阻挡了它的去路。

只可惜眼前的巨大面孔没有放弃前进,反而鼓起了腮帮子,体积瞬间涨大一倍,僵持了好一阵子,法阵最终依旧被破,白发真者和真人被震飞跌在地上,雪白的胡子皆染上了吐出的鲜血。

眼见情况危急,白发真人大喊“快带天神大人到安全的地方!”接着神侯们才七手八脚地护着天神从别的出口离开大殿。

那面孔就像野兽那般,任何一方的示弱都在增长它的气势,于是它更肆无忌惮地进击。

忽然狰狞面孔的前方出现了一把环首剑,一分为七十二将那面孔团团包围,接着飞快地打转形成了结界把面孔困在里边。

及时赶到的宋恒和夜郇从天界边缘飞跃而来,将还在地上的两老扶到一旁稍做安顿后再从新回到了巨大面孔前。

稍早从无极之地回到人间界时,宋恒正好撞见人间界遭魔火屠杀一幕,便明白黑魔已经苏醒,天界必也难逃遭异象的影响,于是立即动身赶回天界。

结界里的那双凤眼让宋恒一眼便认出那是黑魔之主,但并非实体,而是由执念幻化而成的魔。

朝夜郇使了一个眼色,夜郇带着长枪翻身飞到上方,对准了面孔的眉间重重刺去。

巨大面孔因痛苦而力竭声嘶地喊着,加大幅度地挣扎,让宋恒不得不把结界缩小以将其再次固定。

费了一番功夫后,一条细长的丝光被夜郇从那面孔的眉间给抽了出来,飘在空中,带着墨卿云的点点回忆像影带般播放着。

结界里浓浓的云霾和尘灰失去了原有的形态,四散开来,被困在其中的天兵仙婢们大多已失去仙气,躺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

宋恒把环首剑唤回剑鞘中,右手掌朝那丝光轻轻合上。

“如今的黑魔之主已非昔日的黑魔之主了。”再次摊开时一切执念已随风飘散。从丝光里的回忆来看,墨卿云已经选择了魔道,如今的黑魔即是墨卿云,而墨卿云即是黑魔。

“再过不久,人间界便会相续出现天灾人祸。”白发真人已经预测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了。

所幸的是,紫霞仙子先前从黑衣人手上夺回白魔,如今只希望拾取白魔之人会是人间界的救世主,因为就连他们也不知该如何阻止这场浩劫了。

说到白魔,君幂已经把白色钢笔带回屋里好一阵子了,那只半翼的钢笔和一般钢笔无异,除了某天在把玩时不小心把血滴在上方,从此钢笔就有了吸墨器外,几乎再也没有任出现何异象。

而比起不祥之物,君幂渐渐觉得它更像吉祥物,因为一旦握住它灵感就像涌泉源源不绝,有好几部用它写出来的手稿都获得签约,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实体书上架。

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何已经安静了好一阵子的白色钢笔居然又开始异动起来了,白色的半翼忽然亮晶晶的。

带着疑惑,她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来慰劳已经饿得敲锣打鼓的肚皮,这几天为了赶进度,几乎都没好好吃过一顿饭。

把面端到了茶几那头,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君幂津津有味地享受着那碗日式拉面。

“正在为您插播一则消息,不久前东亚大道出现被大火烧过的痕迹,保守估计死亡人数高达四十人。据目击者的口供,天空忽然出现海啸般的云霾,引起人们的围观。不一会一道电光不偏不倚地劈在树林中,接着便飘出了团团黑烟。”电视的画面里,电台主播身在案发现场面对着镜头,身后可见不少警车停泊在案发现场,现场被拉起了红白的封锁线,不少媒体都争先恐后地守在案发现场希望可以得到第一手消息。

电视画面上的右下角更贴上了一张从远处抓拍的海啸云照片,而根据报道,大火并没有烧毁大道上任何无生命迹象的东西。

警车上的警灯闪烁着,一个接一个的员警拉戴起了白色手套,拉高了封锁线,跨进那篇焦土中,不用多久的时间,一具又一具的白骨被抬了出来。

除了电台主播那处,东亚大道所处的山头各处也被拉起了封锁线,随着一具具被发现的白骨,死亡人数也在增加当中。

而后,警方更在山顶附近的的公路上发现了一滩未完全干固的血迹,血迹旁留有血手印和脚印,警方很快地在那处拉起了另一条封锁线。

案发现场的记者实在太多了,为了阻止闲杂人等进入封锁区,警方那头不得排成一线,手拉手形成人堤挡在记者身前。

接着电视上的画面便聚焦在公路上那摊血迹上。由于除了血迹现场并没看见任何伤者,所以一名员警正在那头一探究竟。

只见随着那名员警的前进动作,画面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可想而知摄影师是站在封锁线外以放大的方式将画面拉近但依然可以看见那头所发生的事情。

随着血脚印走了一段距离,员警先是僵了好一会,接着脸上尽是吃惊的表情。

血脚印从血迹那头以直线的方式一路延伸,直到一段距离后消失,而最后出现在泊油路上的脚印更是凹陷进去的,最诡异的是常人在这般失血量下不可能还可以行走而且脚步稳当。

当那名员警再次踏出封锁线时,无数只麦克风凑近,记者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发问:“请问对于此次的天灾你有何解释?”

“这场大火似乎来得诡异,冯员警你有何看法?”

似乎已经习惯了记者的逼问,那名员警只是淡淡简短的回了一句“无可奉告。”

关掉了电视,不知为何君幂有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