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83:不堪回首的往事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29 8:47:15pm

奇幻·玄幻


在凯特狠狠修理完白月之后,冷静下来的他先去冲了杯咖啡,而两个女孩总会时不时望向厨房的角落,那差点没被撕成渣渣的白月,不禁心有余悸。

凯特拉开椅子坐下。

“好了,就妳先吧,说说看,妳为什么想要追随我?”凯特先指向灵剑,然后喝了口咖啡。

“那要从你解放我灵魂的那一刻说起,当时我本来就要投入轮回之列,却突然感受到了公子身上

那股盖世无双的法力,加上公子当时那双充满了霸气的凌厉眼神,还有那不向恶势力低头的铁傲骨。啊!奴家自打娘胎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英雄气概的男人,于是奴家便开始地对公子倾心......”灵剑脸上泛起了一抹羞红,就连口水都从嘴角流了出来,这表情差点没让凯特把喝下的

咖啡喷出嘴。

原来是个纯粹的花痴。

“好了!可以了!”虽然灵剑的话虽然还没有说完,但凯特已经被股恶寒给弄得毛骨悚然,再也

听不下去了;他甚至有些头疼。

“那公子意下如何呢?”灵剑两眼汪汪地问。

“我会慎重考虑......”凯特说是这么说,不过却暗暗做好了封印灵剑的打算。

“妳呢?虽然之前我也提过类似的问题,但妳还没正面回答我呢。为什么妳不惜面对魔物,也要追求力量呢?明明以妳白魔法的天赋,成为医师也是个挺好的出路。”凯特顺道给了晓雪建议,他到现在还是不希望晓雪走上这条路。

“......”晓雪沉思了段时间。

“不说的话,别怪我没给妳机会。”凯特继续喝咖啡。

“因为,我必须要亲手消灭一个恶魔......”晓雪也终于做出了回答。

“恶魔?怎样的恶魔?”凯特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

“我不知道......”晓雪垂下了脸。

“不知道?那为什么又以那只恶魔为目标呢?”凯特也糊涂了。

“我当时虽然没看清它的真面目,但我却很明白,那东西绝对不是普通的恶魔......”晓雪说着,人也莫名地打起了寒颤,也不晓得是激动还是在畏惧?

“那妳为什么会碰上那种东西?能具体说看当时的情形吗?”凯特完全来了兴致。

“那是在三年前的冬天,我才从学校回家......”晓雪说着,那份可怕的回忆也再度从脑海的深

处浮现出来......

-------------

三年前,晓雪还只是个国中生,这一天和以往没有太大的区别。

放学后,晓雪和几个最要好的姐妹结伴而行,在一番闲话家常中也渐渐地各自道别,晓雪的家是一间偏离市区的教堂。

这间教堂也兼担着孤儿院的工作,收留了十多名和晓雪一样的孩子;没爹没娘的孤儿。

同样在几年前的冬天,失去一切记忆的晓雪在街上流离浪荡的时候,因为衣物上的单薄,和营养不良的关系,昏倒在了街上,也是恰巧路过的神父将她给捡了回来,她才能有着如今这般幸福的日常,她也为此非常感恩。

她走进了教堂旁的小屋。

“晓雪姐姐!”本来还在玩闹的孩子们一见到晓雪的归来,纷纷靠了过来。晓雪是收留的孩子中最年长的一个,因此也理所当然成为了这群孩子依赖对象;大姐。

“爸爸不在吗?”晓雪所指的,自然是神父。

“爸爸说协会那边有工作,所以会晚点回来。”这个比较年长的男孩还是小学生,年龄仅次晓雪,平常也会担起照顾其他孩子的大哥哥。

神父平常除了会替信徒解忧,本身也是驱魔师协会中的A级驱魔师,为了赚取收入来维持这家孤儿院,偶尔都会外出工作。

只是最近出门的频率增多了。

“那我先去做饭吧,替我照顾一下他们。”晓雪摸了摸男孩的脑袋,之后便走到了厨房,手脚麻利地开始做起料理。

目前为止都还算是平淡,他们也没办法知道,即将有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就要发生。

晚上,神父才带着满脸的疲态回家,这时候,其他孩子都睡着了。

他长满胡渣的脸看上去有些邋遢,也不晓得多久没剃,就连白发也多了好几撮,这些都是他在外忙碌所留下的痕迹。

“啊,爸爸,欢迎回来。”晓雪已经预留了晚饭给神父,她还在洗着碗碟。

神父今天似乎特别累,没去理会晓雪的招呼,他一坐下便开始对桌上的食物狼吞虎咽,就连以往的餐前祷告都忽略了。

“爸爸,怎么了吗?”晓雪也或多或少感觉到了他的反常,于是问道。

神父继续吃着食物,同时用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神,狠狠瞪着晓雪。

“呃......”晓雪不禁觉得有些恐怖,在她印象中的神父,平常不管多晚回来,再疲累都好,他都总是用张和蔼的笑容迎人,他就是这么温柔的好人。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感觉他变得非常陌生。

“噔!!”突然,传来了非常剧烈的敲门声。

这么大半夜的会是谁?

晓雪即使放心不下神父,她也只能先去应门。

咦?!

晓雪打开门,就见到好几个长着凶狠嘴脸的男人。

“请问......”晓雪懵了,完全不晓得怎么一回事。

“神父在不在家?”当中身高较矮的秃头便问道。

“有什么事吗?”晓雪战兢了起来,对方明显来者不善。

“那家伙欠了我们不少钱,到现在都没还,我们今天是来找他要债的!”秃头理直气壮地说。

晓雪听完顿时一阵错愕。

“啊!”随之,两个壮汉硬是推开了挡路的晓雪,闯进了屋内。

很快他们就在厨房找到了神父。

“老东西,快点还钱!”其中一个壮汉二话不说,直接揪住了神父的衣领,将他举了起来。

神父倒是没太大的反应,表情仍是如死灰般,没有半点生气。

厨房的动静也吵醒了在房内睡觉的孩子们。

“咦?!”当孩子们走到厨房看见这一幕,全都惊呆了。

“看什么看?!”另一名壮汉对这群年幼无知的孩子们喝道。

“呀!!呜——”孩子们年级尚小,遇到这种事,不是放声尖叫,便是当场吓哭。

“吵什么吵?!”壮汉作状要打,孩子们也只得缩在一块儿,互相依偎来取得一点安全感。

在玄关的晓雪见状,赶紧上前挡在了孩子们的前面,将他们搂在怀里,安抚道:“别怕,乖。”

“神父啊,我也挺难办的呢。一直收不齐这笔数的话,我的上司便会为难我当坏人,今天也只能请你把所有尾数还清,我才能继续当个好人。”秃头这时候也走了进来,并对着神父说道。

神父只是冷冷看了秃头一眼,沉默不语。

“当然,如果拿不出钱的话,你这间教堂拿来抵押也是未尝不可的。”没错,这才是秃头真正的目地。

从刚刚被这群人粗暴对待后,晓雪便有些隐隐作怒,更何况是这项提议,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

要知道,如果教堂没了,这帮孩子又要何去何从?

尽管她心中有多一万个不甘又如何?无能为力的她也只能咬牙切齿,静候神父接下来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