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84:暴走的神父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30 1:15:42pm

奇幻·玄幻


神父面对这等施压,仍是毫无反应。

秃头也不可能有耐心跟他耗到天亮,使了个眼色就让两名壮汉开始殴打神父。

孩子们大多都闭上了双眼,不忍直视这个画面,包括晓雪。

“呜——”也有一些孩子甚至当场大哭了起来。

任凭他们如何拳打脚踢,打到神父鼻青脸肿都好,神父也不给回应,但他依然没有任何情绪上脸。

这令秃头很不耐烦,在旁哭闹的孩子更是激怒了他。

“他妈的,哭什么哭?!”秃头直接让手聚起了雷系魔能,就要砸向那帮手无寸铁的孩子。

晓雪毅然挡在了中间,尽管她也是怕得要死,但她可是这些孩子的姐姐!

这倒勾起了秃头一个好主意。

“差点都忘了,你这里还有一群孩子,如果把他们的器官全部割来卖的话,应该多少能抵点债吧?”这当然也是秃头的胁迫手段,旨在逼神父交出地契。

晓雪虽然表现得很冷静,但她的心情早跟周围的孩子一样,正陷入极度的不安,这秃头的魔法更是瞄准了他们。

即使想逃,也会马上遭到轰炸吧?

“等等......”终于,神父开了口;秃头的策略凑效了。

他果然还是挺在乎这些孩子。

“哦?”秃头那张故作态的嘴脸,尽显小人得志的氛围。

“我这就去取地契......”神父沉沉地说道。

?!

“神父!”晓雪当然知道神父的无可奈何,但教堂这地方带给她的回忆和感情,还是不由自主地令她喝住了神父。

神父顶着满脸的淤青,冲着晓雪做出了和蔼的微笑;这正是晓雪最熟悉的笑容。

秃头也点了点头,向两个手下示意,让他们跟着神父去取地契,避免他耍花样。

于是,两名手下就随着神父的带领,上了二楼。

而秃头则在下面负责看管人质。

很快,三人便带着地契下楼。

“早点拿出来不就好了嘛,不伤和气。”秃头笑得合不拢嘴,他的目标就要达成了。

其中一名手下也继而走出了外面,等到他再进屋内的时候,他已经拿来了一份文件。

“现在是法治的社会,我们也需要按照程序来办,签下这份合同吧?”秃头拉了张椅子坐下,高傲地翘起了二郎腿。

“喏。”他的手下也从衣的前袋取出了钢笔,连同文件一同递给神父。

事已至此,晓雪又能怎么办呢?捏紧的拳头已经在宣泄着她满满的不甘。

就在神父要伸手接过文件的时候,他的手突然转向了。

“呃!?”回过神来,只见到他已经掐住了该手下的脖子,并用着异常的腕力,直接折断了他的脖子。

这么突然的举动顿时让全场一阵错愕,秃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名手下就被神父徒手捅穿了胸口、挖出了心脏;鲜红的血浆更是泼上了他略带微笑的面孔。

‘咕嘟咕嘟......’心脏甚至还在跳动,但经神父无情地一握————心脏也被捏烂了,又一滩鲜血填满了他的表情。

“呀!!!!!”幼小的孩子们看到这等残暴的杀人现场,都不由吓得高声尖叫,当场尿裤子的也不在少数;晓雪更是就地呕出了今天的晚餐。

那个温柔和善的爸爸,为什么会幹出这种事来?

绝对不是!他是冒牌货吧?!

他到底是谁?!

“你这家伙!”秃头这才从懵逼中抽出了意识,虽然平常都让手下替自己办事,但他本身也有着不弱的魔法修为,他瞬间运起了雷系魔能,朝满身血腥的神父抛出了雷系魔法---雷龙。

具象化的龙形电流看上去是杀气十足,岂料仅仅被神父那沾满鲜血的手那么一抓,便立即瓦解了这一招。

什么?!

秃头完全被吓傻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能够徒手接下魔法的变态!与此同时,神父脸上的笑容浓郁了几分,慢条斯理地朝秃头走去。

其他人也许没有察觉,但晓雪却看到了。

那附在神父身上、若隐若现的黑暗影子;它正在露出一丝狰狞可怖的笑容。

怎么看,都不觉得那会是好东西!

“大家,快逃!”晓雪或者不明所以,却已经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对身后的孩子们令道。

“呜......”这里有些孩子年级尚小,又怎么明白眼下的情况到底有多危险,继续杵在原地哭闹,而其他年级较大的早就争先恐后地往玄关逃。

可很快,神父就闪现到了门口,将所有正欲从门口逃走的孩子都给拦了下来。

“别怕,没事了。”尽管神父露出了以往的和蔼笑容,顶着一身血的他根本不可能让孩子们感到安心,更何况他手上还提着刚刚扯下来的脑袋;秃头的表情完全定在了恐慌的瞬间,他的脖子断口还在滴落着温热的鲜血。

“呀!!!!”饱受惊吓的孩子们也只得往回跑,但也有双腿发软,直接瘫坐在地的家伙。

“为什么要逃!?”神父的声音顿时变得非常低沉,他手上的脑袋也被捏爆了。

接着,只见神父的身上喷发出了一种漆黑的烟雾,并且以非常快的速度充斥了整间房子,不论是晓雪或者孩子们都还没来得及逃,就被烟雾给吞没了进去。

晓雪也在这个时候陷入了昏迷。

直到她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是巨大的十字架。

?!

没错,她已经坐在了教堂长椅上,只是四肢都和长椅绑在了一块儿,就连嘴巴也被胶纸封上了。

晓雪稍微扫视了周围,发现到其他孩子也和自己是一样的处境。

而疯狂的屠夫;神父已经换好了一身正式的装束,而他似乎正对着十字架进行祷告。

不久,等到他完成了祷告,他也转过头来面对众人,他被鲜血染红的面孔并没清洗。

孩子们被胶纸封住了嘴,无法做出太多的声音,他们非常地害怕,都在哭泣。

晓雪即使想去安抚孩子们的情绪,但她也是自身难保。

“孩子们,你们相信神的存在吗?”神父边问,边慢条斯理地走过来。

这举动让孩子们紧张了起来,可不管他们如何挣扎,牢固的绳索也没有半点松脱的迹象;大家只是任人宰割的肥肉而已。

“我总是在歌颂着神是如何伟大,如何全能,但真正面对问题的时候,神又能帮助我什么呢?除了一时的自娱自乐以外,什么也不会改变。”神父的自问自答当然也不可能有人能回应。

“现在的你们也一样,就算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神,神也不会回应你们的期许。”神父说完,就来到了最年幼的孩子面前,轻轻抓住了他的脑袋。

“唔!!!”晓雪激动了起来,她也因为拼命挣扎的关系,双手都被绳索擦出了血来。

神父的残暴,已经取代了他以往的温柔印象,晓雪深怕他会对这么小的孩子不利。

‘嘶——’随即一声皮肉断裂的声音。

在神父附近的孩子们都被溅上了一抹鲜血,尽管无法做声,可打转着的泪珠已经在显示着他们的绝望。

晓雪也哭了,素来充当姐姐角色的她,没办法继续在孩子们的面前故作坚强了。

“现在开始,是一场适者存活的生存游戏哦?没能拥有健全思维的家伙,只能很遗憾地排除在外。当然,失败者也一样会被淘汰。”神父提着孩子的头颅,伴随着喷洒不止的血泉,他露出了愉悦的微笑。

疯狂又漫长的一夜,才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