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九十六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1-07 9:17:26am

奇幻·玄幻


武器一族

一股閃光,白銀之劍出現在斯班右手上,原本那不成熟的他已不存在,臉上沒有表露着特別神情,但那雙眼神卻是戰士的眼神,望著眼前那素麗,被附身的素麗,她見到斯班手上的白銀之劍大笑起來。

‘哈哈哈!!我還在想為什麼你沒有把那身體也吃掉,原來你只是武器一族啊!!’

素麗那扭曲了的笑臉讓人看了都覺得很不舒服,她說完後左手再次集合着氣體如龍捲風的模樣在掌心中旋轉,并往斯班方向推出左掌,一股龍捲風的風狀直沖往斯班。斯班右手背的聖典閃耀起來,在那一瞬間的時間內在斯班眼前出現了貌似盾牌的白色方形,【轟隆】一聲巨響頓時響起,維持了不到三秒後素麗的攻擊消失了,被擋下了。

素麗見狀眼神如劍望着斯班,斯班閉上了雙眼右手握著的白銀之劍靠在胸前,如在禱告的模樣站立着,張開眼的時候說。

‘妳的強大只不過是素麗身體的力量,別太自大了!’

斯班踏前一步就前進了五步出現在素麗三個人身位前的位置,斯班如拔刀的姿勢揮斬空氣發出了劍風,不止一次,素麗一臉不悅往後跳躍旋轉着右手上的雙刃劍把沒閃避到的劍風以旋轉力來抵消掉。

斯班見後嘴角微笑,當時他的左手發出淺藍色的氣體,並在劍身上劃過一下後雙手握著白銀之劍往空氣刺擊,白銀之劍的尖端和冰結合了,變成了一把長長的冰劍,長到足以站在原地攻擊在半空中的素麗。

斯班揮舞着那冰劍連續向素麗斬去,斯班的連續斬擊逼得素麗在半空中完全沒辦法降落地面,當時可見素麗很勉強的以其雙刃劍擋下每一擊,就在其中一擊要斬中自己的時候她拍動了她那單翼翅膀閃避掉後踏在樹身並在樹身上往樹頂跑去。

斯班見後,左手如握著閃電那樣再一次在劍身上劃過,冰劍碎裂後變成了一把不斷傳來電流動的聲音,那把劍被無數電流纏繞着。

‘想逃走嗎?’

斯班抬頭說著的同時已高舉着劍,雙手握劍直斬下,天空忽然打雷,直直往素麗所在的樹木那打去,素麗在千鈞一髮的時刻,旋轉了自己的身體避過了被雷直擊,只被擦過的她也感到被雷擊中的那種痛楚,她跳去另外一棵樹上,那張臉已不再是那囂張的臉,而是一張醜陋的臉,憎恨的臉怒吼着。

‘明明只是武器一族!!’

此時斯班已經在她身後樹頂上以劍指著她。

‘武器一族又怎樣?不想死的話就離開那女孩的身體,不然的話...’

‘嘻嘻嘻嘻~看來你很在意這女孩嘛,來啊!斬我啊!我死她也死!’

‘...’

斯班聽後疑慮着,就在那時候,素麗把手上的雙刃劍往頭上丟起,然後她跳起在半空中的時候雙掌合一,她身邊周圍浮現六支白色的長槍,她張開雙手後往斯班那揮擊出,那六支白色長槍如光速般飛往斯班。

斯班張開左手把所有飛來的長槍都逐一撥開,素麗見到他的舉動大吃一驚的說。

‘不可能!明明只是人類!!’

當撥開最後一支的時候他舉起右手上的劍。

‘既然妳不肯,那麼我就慢慢的...’

斯班右手上的劍揮斬下,聽見那尖利的哀叫聲,素麗那单翼翅膀被斬斷了,素麗左手抓着右肩在空中跌落地面的途中以痛恨的眼神望着斯班,她心裏已明白自己敵不過斯班,她的右手此時握着白色光球。

‘你給我記住!武器一族!’

‘糟糕!快阻止她!斯班!!’

斯班聽到聖典所說的話的時候有點遲了,素麗她身體發出了強光,斯班左手遮住視線的同時右手揮斬了出去,但是沒有斬中任何東西,她消失了。斯班著地後,臉上一瞬間展露出了那無比憤怒的表情,是因為被對方逃走的原因嗎?

‘...抱歉,聖典。’

‘沒事,她一定還會出現在我們面前的。現在,你還是改變一下想法,她已不再是素麗...’

‘...沒有辦法嗎?’

聖典沒有回應,白銀之劍化成了白光消失了,此時天上的太陽已經落下了,夜晚來臨了...斯班轉身望去,見到諾蝶拿着火把正和維多和一名女孩在一起,就在那被擊碎了刃月結冰處。斯班走到他們身旁舉起右手說。

‘找得到嗎?先生的碎片。’

‘非常遺憾,看來是被消滅了。’

‘...先生真的...’

他們一行人聽後都低落的低下頭,但聖典接下去說。

‘這碎片消失了,但不代表他的存在完全消失了。’

‘什麼意思?喂,聖典!’

斯班追問下去,但是聖典就是不回答,維多思考了下,他想到某件事後拿出了本書匆忙的翻查着,直到一頁,他停了下來指著書本上說。

‘主人還活着。’

----我是可惡的分割線----

夜晚裏的某草原上看見了光影晃動着,那是人露營所起的營火,見到一名身穿如黑夜般漆黑盔甲的人在那坐着,他就是在小孩身邊的黑騎士。

他望了望靠在他腳上睡着了的小孩,伸出了右手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部,隨後他抬起頭望去那彎彎的月亮。

‘消失了嗎?那一個我?還不是時候啊,給我多一點時間,再給我多一點時間,為了這位...’

他的視線再一次望去那小孩。

‘直到...那時候...’

----我是可惡的分割線----

‘這!這裡!!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小孩子們都!!’

‘是誰讓妳們進來的?’

維亞和菊子被某人推進神館裏面,那人也走進神館裏面並關上了門接著說。

‘嘛~也沒什麼,殺了妳們就好了~’

維亞望去那人,身穿着黑色斗篷,頭部被斗篷遮住看不清他的臉,那雙像是老人的雙手讓她覺得對方是老人,但是卻感到有奇怪的感覺,她不敢輕視對方而拔出左腰上的鐵劍說。

‘老先生,別開玩笑好不好?’

‘喔~妳認為我真的辦不到嗎?身為守護者的我。’

老人拿下遮住頭部的斗篷,那雙不是人該擁有的雙眼望着兩人,身體逐漸的發生異變,慢慢的變成了一頭頭上有着一雙如牛般的角,野獸般強壯的身體,以及那尖利的尖甲,沒錯,就如惡魔的外形那樣,只是少了尾巴以及那雙讓惡魔自豪的翅膀...

‘惡----惡魔!!救命啊啊啊!!’

菊子一看到那摸樣直接意識到他是惡魔頓時大叫起來,惡魔右手指彈了一聲,房間裏隨即被奇怪的氣息包圍着,菊子發不出聲音了,她那害怕無助的表情在地上坐著並一直往後退,害怕着。維亞嘗試發出聲音,但發不出,但是身體還是能動的她雙手緊握着鐵劍不敢把視線從那惡魔身上移開。

惡魔右手的手指無規律的動着的同時望去兩人說。

‘呵呵呵呵~妳們不必害怕,只是一瞬間而已,死去的痛楚~’

惡魔說罷一聲獸性的吼叫聲,他往維亞拍打下右掌,維亞舉起手上的鐵劍勉強擋下了一擊,但是惡魔大笑起來連續拍打下,維亞舉着鐵劍承受着數擊後,鐵劍承受不了斷了,維亞看着那折斷的劍身,一臉驚慌的時候,惡魔右掌已在其頭上。一聲巨響下,維亞被壓倒在地,身體陷入地面裏動彈不得。

‘不錯,雖然只不過是一個小隊長~而妳,小姐~’

惡魔讚揚着維亞的時候右手快速劃過菊子的頸部,鮮血飛灑,完全沒有痛楚的被割下了頭部,其頭部還在惡魔的右手上,那絕望的表情,還流着溫溫的眼淚,而流着的眼淚是血紅色的...

無法發出聲音的維亞勉強的站起來拿着那已折斷的鐵劍搖晃着,看見自己的好友已身首異處,那傷心和憤怒的感情無法壓抑,眼淚忍不住流下,張開大口如喊叫般但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她發了瘋般以手上的斷劍往惡魔的腳部刺去。

正玩弄着手上的頭的惡魔被維亞那一刺,他的左手自主的還擊,維亞頓時被擊飛翻滾到那一堆小孩屍體堆裏,感到無力的自己,開始感到絕望,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不甘放棄的她忍痛再次站了起來,全身都被染滿了鮮血,自己的血,以及屍體的血...

‘無力...妳也是嗎?’

維亞聽見身後傳來的聲音轉頭望去,見到一個棺木吊在半空中,再一次聽見男聲。

‘人類...想活下去嗎?想要的話,把妳的身體的一部分交出來吧。我會讓我的【無力】,讓妳有足夠能力活下去。’

維亞聽見后低頭思考的瞬間,惡魔已沖向她並伸出雙手捉起了她,使力的想碾碎她,痛苦的她嘔了一口血,男聲再一次說。

‘決定吧!人類!活下去,還是就那樣無力的死去。’

維亞發不出聲音,但是她的嘴巴卻說了些話。

‘嗯...妳的性命是我的了,不許違背我們之間的契約,這就是我...’

棺木忽然被破壞了,一把刀飛快的刺入惡魔的頭部並把他釘在牆壁上,全身骨頭幾乎碎完的維亞躺在地面望去那把刀,男聲再一次的說。

‘拔出我吧!契約者!’

第九十六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