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87:晓雪的阴影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01 7:03:55pm

奇幻·玄幻


“来吧,这没什么好犹豫的,难道你希望晓雪有一天离你而去吗?”神父刻意将瞪大的目光贴近,但沉思中的小阳却没有半丝胆怯的表现。

于是,小阳把砍刀扔在了地上,转身走向晓雪,饱受刺激的她已经对周遭失去了兴趣,沉沦在悲痛的海洋里头。

呃?!

直到小阳撑开了她的双腿,扭曲的关节便马上痛醒了晓雪。

“小阳?!”回过神来的晓雪顿时一阵错愕。

“对了,就是这样,快把她内裤给脱了!这样你们就能结合了,然后永远在一起!”神父煽动了多一句,小阳的眼神就彻底失去了以往的纯真。

?!

小阳也展开了行动,双手抓住了晓雪的内裤;晓雪也基于女性本能的自我保护反应,马上用还没受伤的手来护住内裤,大腿开始夹紧小阳的腰部。

“小阳!你在做什么!?快放手!”晓雪的震惊之中,或多或少掺杂着恐惧和尴尬,她现在根本没有整理情绪的时间。

小阳毕竟还是小学生,论气力还是略逊国中生的晓雪,加上小阳的腰部正被晓雪的大腿给绞痛,迟迟无法扯下她的内裤。

“真是过分呢,明明你刚刚还挺身保护她呢,她还是没把你当成一个男人。”神父嘲讽道。

“你闭嘴!!!”这句话却深深刺痛了小阳的心,以致他的流出了眼泪,只见他突然双手再次一撑;虽然另一边的脚推不动,不过却成功推开了晓雪受伤的脚。

“呃!!”晓雪一时间是痛得难受,可是她终究咬紧了牙关,手仍是紧紧地捂着内裤;现在可是守护自己贞洁的生死关头!她说什么也不会松懈的。

“对了!就是这样,好好把她调教成属于你的女人!哈哈哈!!”神父的笑容已经浓郁到了极点,这就是他最想看到的完美句点;登峰造极的人间炼狱!

为什么......

晓雪望着不同以往的小阳,禁不住滑落了仅存的一颗泪珠。

疯狂的神父也好,狰狞的小阳也好,死光的孩子也罢,大家明明都是她最珍视的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些大家一起生活、一起玩闹、一起欢笑的日子真的回不去了吗?也或者那才是一场梦吧?

毕竟现实是那么地残酷......

我才不要这样!!!!

此时,晓雪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耀眼的白色光芒,硬是将意图不轨的小阳给弹飞了出去。

“啊!!!”在不远处的神父,更是被这股光给闪得哀嚎,更将手挡在了眼前,避免光线继续伤害视线;与此同时,他身上隐藏的黑色影子也瞬间浮现了出来,甚至还摆出一张扭曲痛苦的表情。

“吼!!!!”很快,这黑影的哀嚎也慢慢转化成了咆哮。

‘乒乓——’将整个教堂的彩色玻璃给震得粉碎。

直到黑色影子脱离神父为止,晓雪身上的闪光才慢慢消退,晓雪也昏了过去。

黑色影子无可奈何之际,转而依附在被弹飞至远处的小阳身上。

“该死!该死!这光到底是怎么回事?!”被依附上的小阳露出张狰狞的愤怒表情,唾液更是失控地从嘴角中流出,他似乎有些虚弱,走起路来有些蹒跚。

尽管晓雪已经不省人事了,可小阳污浊的瞳孔中却或多或少存在着几分惧色。

他不敢再去招惹晓雪那身上未知正体的神秘力量。

“可恶!!”随后,只见小阳转身便冲破了教堂的大门;大门与告解室的连接似乎断开了,小阳也趁此逃离了这片狼藉不堪的现场。

不久,晓雪才终于从昏睡中醒来,她已经躺在了教堂的长椅上,就连关节扭曲的手足也都痊愈了

莫非是在做梦?晓雪小小松了口气。

她先是环视了一下周围。

?!

虽然教堂各处还是血迹斑斑,玻璃碎了满地,不过孩子们的尸体已经全不见了。

她唯一看到的,是跪在十字架前方,双手抱拳的神父,他似乎在祷告。

咦?!

定睛一瞧可以发现,他身上的服饰或多或少占有血迹和泥土的痕迹,双手也是伤痕累累的,当然也可以见到些沙泥。

“爸爸......”晓雪虽然还心有余悸,但她很想肯定那段惨绝人寰的记忆,只是一场梦。

“晓雪,妳醒啦?”神父还是那副平常的和蔼语气,可是当他转过头来,面孔却还是让晓雪感到吃惊;脏污的泥土痕迹,而指甲的抓痕,以及干凅的泪痕。

刚刚在自己睡着的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晓雪,今后要好好地活着,我爱妳......”神父的表情虽然没了邪气,不过却感觉相当悲伤,他话一说完,就从身上掏出了把匕首。

莫非?!

“不要!!”晓雪大致猜到了她的意图,可她根本来不及上前阻止,神父的匕首就刺进了他自己的心窝,地面也泼上了一滩鲜血。

“爸爸!!!!!”当晓雪抵达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面带着悲伤的微笑离开了;仿佛在鼓励晓雪要坚强。

“不要啊!!!!”晓雪紧紧地将他搂在了怀中,喊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直到神父身上的温度渐渐失去......

他也不会再像以往一样,笑呵呵地回来了。

------------

晓雪诉说完自己的往事后,她的泪腺已经完全崩塌,身子甚至还在不自觉地打着寒颤;悲伤和恐惧的情绪现在完全掌握了她的全部。

这段回忆也难怪晓雪不想提起,伤疤太深刻、太痛了。

“呜,好可怜......”灵剑也是听得一把一把泪,甚至拿起了卫生纸,在那边擦泪。

“......”凯特听完后,也不晓得该说什么来安慰,只能站起来,走到了晓雪的身边,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呃?!

岂料,晓雪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凯特,并将自己的脸埋入了他的胸襟,温热的泪水也弄湿了他的衣衫;晓雪现在只想好好找个依靠来释放情绪。

凯特怪不好意思的,也或多或少有点尴尬,但他也只能轻轻用手抚了抚她的后脑,希望能快点平复她的情绪。

“公子太偏心了啦!我明明也哭了吔!!”灵剑可就不乐意了,拍了下桌子站起来,显然在吃着

醋。

我去!

这时候别添乱了好吗?妳是白月吗?

咦?白月?说起来差点忘了他的存在......

‘咔嚓——’当一道光闪过,凯特才有所发现。

白月已经从碎渣状态中恢复了原状,并在一旁拿出了智能手机,拍下晓雪抱紧他的画面;表情猥琐得欠揍。

滚粗!

凯特马上被激得直接对白月丢出了落雷鞭。

‘砰!!!’连同自己房子的墙壁包括白月本身一块炸飞出去。

“唉。”当凯特冷静下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把房子的墙壁给拆了,外头的凉风都吹了进来。

晓雪仍是在自己怀中哭泣,完全不为周遭所动,而灵剑也没羞没臊地抱住了凯特的大腿,甚至用他裤子蹭着眼泪。

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疯掉吧?

凯特望了望外头的蓝天和白云,心中已是一片茫然。

不过,他也拿定了主意。

“明天开始,我会正式开始训练妳,妳要有心理准备。”凯特摸了摸晓雪的头,说道。

没错,晓雪也终于正式成为了他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