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39 日曜的恋爱路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1-07 10:07:47am

都市·爱情


第三十九章

虽然食堂并没有很远,若只是日曜一个人走的话,大概能在十五分钟以内到达,但如今除了垂暮以外还有一个名为上官志彦的烦人家伙在,况且他们又在路途上说了很多话也导致了‘缓慢行走’,所以来到食堂的时候,座位便已经坐满了,在排队的人也很多。

原本大多数人都是会选择先买了饭再慢慢地找位子,毕竟想法可能会是:‘排队那么久,到时一定会有很多人离开,所以到时候再找位子也不迟’,可是他们想错了,很多人就算吃完了饭也是会坐在那里好好休闲谈话一阵才甘愿起身回去工作,而那段时间通常就已经是吃饭时段完了的时间。

上官志彦也是有‘排队完了就一定会有位子坐’ 的那个想法,但无奈日曜一直说要先找了个位子再去叫食物吃,上官志彦自然不依,奈何日曜的眼神有点恐怖导致他不得不跟随,所以,‘排队完了就一定会有位子坐’ 的这个想法就转变成了‘找了位子排队的队伍就会变短’的想法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日曜真是太凶了呜呜呜……

事实证明,日曜的猜想是没有错的,在别人还在排队的当儿,他们就已经抢到了剩下的最后一个位子。日曜几乎是以命令的语气叫上官志彦留守位子,而他和垂暮就和叫饭,日曜刚刚抛弃他大步流星地离开,垂暮便跑到面前问了他要些什么,他们可以帮他叫,就不用麻烦走那么多趟,也还要等很久。

日曜的行为让上官志彦感觉到日曜对自己深深的怨念,而她从垂暮的身上感受到了人间温暖,为什么他的兄弟就可以得到那么好的女人,而自己则…唉……最后,上官志彦选择了要吃蘑菇燕麦粥。

“好,没问题,那你就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吧。”垂暮甜甜一笑之后,就去和排在队伍中的日曜会合。

日曜看着小跑而来的垂暮,再看向后方对着她的背影痴笑的上官志彦,禁不住皱了个眉头,目光转回看向垂暮:“你刚刚和上官说了什么吗?”

垂暮眨了眨无辜的红眸,“没什么啊,就只是问了他要吃什么,我们可以帮他叫嘛,反正都是顺便不是吗?”

日曜愣了一愣,刚刚为了上官志彦以开玩笑的方式欺骗了垂暮而怒火中烧,导致也忘了问他要吃些什么,幸好垂暮问了那么一个重要的问题,要不等下自己就算再怎么生气也好也一定会对好兄弟上官志彦过意不去。

“然后,他要吃什么?”日曜问道,自然是无视了上官志彦依然盯着垂暮的背痴笑的那表情。

垂暮回答道:“他说要蘑菇燕麦粥。”

日曜闻言是一愣,在他的印象里,他记得每每和上官志彦一起吃饭的时候,对方一定是叫重口味的食物,为何今天会想到要吃那么清淡的呢?莫不是是为了在漂亮的垂暮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日曜想想也不对啊,上官志彦不是一个会为了给美人留下好印象就强迫自己吃清淡食物的人,思来想去,最后日曜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应该是因为昨晚发生的事,上官志彦才会想吃清淡食物来洗清自己的罪过?

毕竟和上官志彦相处久了,日曜自然也知道上官志彦是佛教的,除了不能吃牛肉以外,他家人似乎还给他们自家的人定了一个规则,是有点类似基督教的‘若有真心祈求的事,便必须禁食’,但他们家人给定的是‘若要思过反悔一件事,变必须以清淡食物代替平时所吃的’。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吧?

说实话,排队的过程其实也没有多慢,因为都是准备好的食物,又是一个人的份,所以老板和老板娘都做得很快,不出二十分钟便轮到了日曜和垂暮。

“日曜,你来啦,我还在等你呢!”老板娘如此暧昧不清地说着,然后眼角瞄向日曜身旁的垂暮。

垂暮还在想着眼前和日曜那么熟络的人是谁,为何和日曜说话那么地暧昧不清,而且对方还正用一个看敌人的眼神看着她……难道是暗恋日曜的吗?日曜竟然连如此年纪大的大婶都能吸引,真是太厉害了!

可见,某人对于自己也可以吸引异性的这个观念并不强。

“嗯。”日曜礼貌地点了个头,然后把垂暮拉到了身边,“垂暮,我来给你介绍,这是我们食堂老板娘,为人很温和的。”

温和?垂暮懵了地看住对她露出敌意眼神的老板娘。

日曜随后看向食堂老板娘,看着她看向垂暮那带有‘敌意’的眼神时不禁觉得好笑,老板娘这是在帮他审视垂暮是不是一个好女人吗?他的手放到老板娘眼前招了招,后笑道:“老板娘啊,这是我媳妇儿,叫垂暮。”

老板娘再审视了垂暮多一阵子,然后就把目光转回朝向日曜:“嗯,是个漂亮的人儿。你可真有福气啊日日。”

日曜就笑笑没说话,老板娘偶尔还会给他安上一些奇奇怪怪的称号,然后就叫到她厌烦为止,反倒是垂暮,因为不知道老板娘有这样的习惯,所以当老板娘叫了日曜‘日日’之后就不禁想到了——日了狗了…虽然她不知道这四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感觉上是不好的。突然间感觉自己对不起日曜啊…想了那么不好的东西。

老板娘话音刚落,在后方等着要服务客人的老板就大叫道:“喂,这里不是给你们谈话的!现在先点餐,等下陪你们聊个够!”

老板娘皱起了眉,“知道了,叨叨叨叨,真是越老越唠叨,烦死人了!”

“你说什么!?”老板的大吼又从后方传来,而老板娘也十分无惧地回了他一句:

“我说,你烦死人了!”

后方立即没了声音。

日曜想,老板一定又是因为老板娘的话而伤到了心,但无奈不能帮到他们两个,所以也就只能干笑。

垂暮走上前,明亮的红眸对上老板娘那随处可见的棕眸,“老板娘,请给我来一份蘑菇燕麦粥,一份蔬菜板面…还有日曜你要什么?”

日曜看着菜单上的食物,最后则在老板娘疑惑的眼光之下点了雪菜虾仁炒饭。

“那你们等等,老家伙在准备了。”老板娘笑道。因为在一个客人还未拿到他的餐之前,其他人都是需要等待的,所以在那段空隙间,老板娘便好奇地问垂暮:“日曜媳妇儿啊,你怎么就叫了两份食物呢?”

垂暮愣了一愣,刚刚老板娘不是还对她抱有敌意吗?为何现在又那么友善了?莫非这叫——探敌情!?脑袋中在暴走,但外表的垂暮依然是有礼地回答老板娘:“我们还有一个帮我们霸位的朋友,刚刚那份是帮他叫的。”

“哦哦,原来…”老板娘看向日曜的双眼顿时充满了同情,即使他们两个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娘会露出那样的眼神,但还没回过神来之际,老板娘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记得别冷落你老公哦,他可能会吃醋的。”

垂暮又是一愣,日曜也同时愣了一下。日曜是会吃醋没错,可是她也没有冷落过他啊,为何要吃醋呢?她看向日曜的目光中带着不明所以,日曜也同样回以疑惑之色。

日曜也是这么想的,但脑袋转了转,转到了别的地方去:“你对你老公好一点的话我们才考虑接纳你的意见吧。”虽然他不知道为何要无端端吃醋,垂暮刚刚也没有做过让他吃醋的事啊?

老板娘嗲了他一眼,“关我老家伙啥事啊?”

正好,三份食物都被老板拿了出来放到托盘上,放好了后还不忘在别人看不见的视角用满满都是油的手套捏了老板娘的屁股一下,惹得对方惊呼了一声:“你干嘛啊?”

老板傲娇不回答,径直转头又走回了厨房办事。

日曜看了,除了干笑他就真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了,而垂暮的目光就只专注于食物之上,拿过了托盘,道了声:“谢谢老板娘。”然后也不关日曜就走了。日曜自然赶忙追了上去,怕垂暮辛苦而正和他抢拿托盘,但垂暮一想到吃就什么都不怕辛苦了。

看来日曜未来的恋爱路会挺艰难的…老板娘忍不住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