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88:魔鬼训练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02 7:58:04pm

奇幻·玄幻


距离前往英国还有三天的时间。

由于昨天被白月的瞎搅和,被激怒的凯特几乎把房子给拆了大半,他也不得不花上大半天对房子进行应急维修,又没能测试新武器的威力。

灵剑也被他再次用道家灵符给封印了起来,不过这次他把灵剑收在了自己的收纳空间里,避免白月那混蛋再来搞事。

凌晨5点左右,魔都的市区内。

“快点,还差一点。”凯特正领着晓雪一块儿做早间慢跑。

晓雪是气喘吁吁,浑身都被汗水给弄得湿漉漉的,随时一副会昏倒的样子。毕竟跑之前,凯特还逼她做了200下伏地挺身和200下仰卧起坐,把本来就不常锻炼的她给整得浑身酸痛,更别说再加上10公里的慢跑了;晓雪开始有了后悔的念头。

“蛤,我跑不动了啦......”终于,体力不支的晓雪停下了,她是累得五体投地,尽管预定的路程还有三公里。

“这就撑不住了?”凯特倒是面不红气不喘的,并投以晓雪一双鄙视的目光。

“让我休息一下嘛......”晓雪哀求了起来,看她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恶魔可不会给妳任何时间休息的,别撒娇!”岂料凯特是彻底化身成了魔鬼教练,完全不吃这一套,杀气十足的严肃表情板在脸上。

“呃......”晓雪也被吓得懵逼,不敢有违,最后她只得老老实实跑完预定的路程。

不过她也累得无法动弹,就差没直接昏过去。

“唉。”无可奈何的凯特也只能摇了摇头,背着她走。

晓雪虽然有些尴尬,但基于现在的时间人不多,加上自己是真的无法走了,她也只能乖乖配合凯特的好意,但羞红还是不自觉抹上了她的脸。

“话说回来,为什么非得进行这种原始的体能训练?你什么时候才能教我魔法方面的知识?”晓雪突然打趣地问,她也是很不明白的用意;为了缓和尴尬的情绪,也只能由她打开话题,转移注意。

为什么在这种魔法盛行的年代,还有人会特地去锻炼肉体?就算是为了养生和健康,市面上也早有一堆保健类的魔药可以取代这种土法炼钢的方式,主要价格也很大众化。

“还不会走路就想飞?体能就是妳最缺乏的东西,连一点基本上的身手都没有,你以为恶魔会等着妳施法吗?”凯特冷冷地嘲讽道。

说得很有道理,晓雪也只能沉默了下来。

怎么说都是在和专家讨教,多说多错。

“明天开始,这些项目都是妳早上必须做完的基础训练。”凯特说出了一个晴天霹雳的坏消息,差点没吓懵晓雪。

“不会吧?!”晓雪禁不住拉高了嗓门。

“基础是最重要的,当然要每天锻炼来维持,而且在和恶魔交手的时候,敏捷的身手都能大大提升你自己的生存率。”凯特实在有点受不了这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一直恶魔恶魔的,你脑子里只有这些东西吗?”晓雪吐槽道。

?!

凯特突然朝后瞪了晓雪一眼,那眼神冷漠得可怕,就像一把化作刀锋的寒意刺入了晓雪的心,吓得她不敢再多嘴。

那个眼神,是凯特屠杀恶魔时的眼神,认真而带着浓烈杀意的眼神。

“对不起,师傅......”晓雪却以为那纯粹是在展示着师长的威严,灰溜溜地道歉了。

“没事,待会儿一起去吃个早餐吧?下午我会训练妳的魔能。”凯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过激,马上收敛了眼中的戾气。

“咦?!你请客?”晓雪对吃的很感兴趣,也瞬间忘了凯特刚刚的恐怖。

“嗯。”凯特无奈道。

“不会又故意带我去吃虫子吧?”晓雪狐疑道,毕竟已有先例。

“不会。”凯特不啰嗦,仅答。

“那去哪儿吃?”晓雪兴奋地抱紧了凯特。

“呃......”凯特差点喘不过气,晓雪的胸虽说不算大,但实在地贴在了他的脖子,也难免引起他作为男性的尴尬。

“啊,抱歉。”晓雪也在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稍微放松了手。

很快,两人各自回家梳洗之后,就约在一家高档的酒店餐厅里享用早餐。

“这一餐算是奖励妳今天早上的努力,下不为例。”凯特冷冷地说完,就翻开了菜单。

“师傅,太谢谢您了。”晓雪都高兴得用起敬语,凯特也只能感叹她的现实。

“对啊,太感谢你了。”等等,怎么有把特别欠揍的声音乱入?

两人定睛一瞧,白月已经没羞没臊地拉开旁边的座位坐下。

凯特想也不想,左手的人类表皮直接爆裂,曝出的漆黑怪手一把就抓住了白月嬉皮笑脸的表情。

“哎呀,一大早别这么暴躁嘛,会长皱纹的。”白月仍是坚持那张笑容,尽管凯特手上正在加强握力。

“师傅,冷静点......”虽然早上餐厅还没什么客人,但怎么说都是高档的地方,她也挺不好意思地劝阻凯特。

“你个人渣,我什么时候说请你吃饭了?再说你还欠着我一笔烂账呢,亏你还真敢出现。”凯特的表情暂时还没什么明显的变化,不过相信很快就会爆发成愤怒。

“哎呀,别这么死板嘛,大家不都是好哥们儿了。”白月的脸都被捏出了裂痕。

在旁的服务生们完全不敢介入,就连客人都被吓得马上结账离开。

我们只是打工的,拜托别为难我们......

“呿。”凯特也注意到给周遭添麻烦了,只能先饶了白月。

“哎呦,你这样动不动就暴躁的个性,真得改了。”白月还不怕死地调侃道。

等会儿出去一定灭了你!

之后,三人各自点了餐。

晓雪就叫了客牛扒而已,而白月特别无耻,鱼子酱、黑松露和鹅肝酱全都叫了上来,甚至还叫了成年的红酒;就是想反正别人请客,就点最贵的吗?

尽管凯特是不介意那么点钱,但他就对白月的厚脸皮感到不爽,手痒痒的他也不便在这地方和他大打出手,这才是最难受的!

“哎呀,别板着脸嘛,反正你结账的,尽量吃。”白月还在刺激凯特。

“你这人渣,除了蹭饭,不会点别的吗?”凯特的脸色堪比努力憋着屎,难看得很。

气氛僵硬得可怕,晓雪有些食不知味,却不敢出声。

“也许吧?不过我今天是来给你介绍工作的,反正你这几天也是闲着吧?我手头上有些小委托。”白月嚼着鱼子酱,说道。

“说吧。”反正也得找机会试试新武器,凯特自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