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91:地底遗迹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05 11:04:07pm

奇幻·玄幻


地洞之中是被挖得错综复杂,简直就像一个大型的迷宫。

凯特尽管有玄光符的指引,能大致知道晓雪的所在方向,不过许多岔路的尽头不是死路,就是绕回之前的路;完全把凯特给耍得团团转。

他也不敢直接用魔法轰出一条道路,周围的土墙和岩层都非常脆弱,若是搞出太大的动静,随时都可能把自己也给活埋了。

土龙鼠为了抵御外敌的入侵,时常会把地下筑成一个迷宫,借此保护自己的巢穴。由于它们有着非常锋利的前爪,在掘开脆弱的岩层和土层的时候,也不会造成通道的崩塌。

凯特怎么心急如焚也好,这通道必然会大大拖延住他的脚步,只能暗暗祈祷晓雪能够平安无事......

与此同时。

晓雪被另一头土龙鼠给叼回了巢穴,最初晓雪是吓得一点都不敢动,但在路途中,她可以渐渐感受到土龙鼠对待自己的细心。它甚至还用前爪替晓雪挡开飞来的碎岩,尽可能地保护着她;似乎没有半点恶意。

土龙鼠轻轻地把晓雪放在松软的土堆上,自个儿也在前面坐了下来,它四颗眼珠子也只是痴痴地盯着晓雪看,也不像要吃了她的样子。

为什么这家伙要把自己给叼来呢?

咦?

在晓雪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身旁的土堆微微隆起。

随即就见到了一个小钻锥破开了土,刮起的尘土差点没溅到晓雪的眼睛。

最终,一个体型大小和自己相仿的土龙鼠从土堆里爬了出来,这毫无疑问就是土龙鼠的孩子。

看上去有点可爱。

“哔。”小土龙鼠的鸣叫声似乎没有半点活力。

“吼。”土龙鼠似乎想和晓雪说些什么。

虽然晓雪也听不懂兽语,但也能大致推断出原因,是为了小土龙鼠吧?

“哔。”小土龙鼠突然用身体蹭了蹭晓雪,开始了撒娇;表现出幼崽特有的萌,挑逗着晓雪的少女心。

呃?

它的身体好烫!

晓雪赶紧用白魔法检查了下小土龙鼠的身体,它在发烧。

“哔。”小土龙鼠也虚弱地趴在了晓雪身边,四眼欲闭。

“呜——”回观土龙鼠那边,它的四颗眼珠子在打转着泪水,看得出它非但担心孩子。

“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晓雪安抚道。

她好歹也是个白魔法师,就算在战斗方面没什么优势,但对于治疗方面,可是她的拿手强项。

按照晓雪的诊断,估计是上头施工的关系,在打地基的时候影响到了地底,才导致小土龙鼠产生了不适吗?毕竟小土龙鼠可没有成年的土龙鼠那么强壮,抵抗不了打地基时产生的震动和地鸣很正常;也难怪素来温驯著称的土龙鼠会捣乱工地。

晓雪马上将治疗术导入了小土龙鼠的脑瓜里头。

“哔!”很快,小土龙鼠猛然撑开眼皮,恢复了精神。

“呵呵,治好了。”晓雪得意洋洋,她现在挺希望凯特就在旁边,好让他知道自己并非一无是处。

“哔!哔!”小土龙鼠一下就扑倒了晓雪,然后用舌头狂舔晓雪的脸,似足一只被驯养的小狗。

“可以了,好痒!乖。”晓雪虽然有点受不了小土龙鼠的热情,不过她一点也不反感,甚至伸手抚摸了它的小脑瓜。

就在她们相处融洽之际。

土龙鼠微微抽动了下钻锥鼻,仿佛嗅到了什么味道;土龙鼠的嗅觉非常敏锐,能够从地底闻到外头的气味,甚至也能借此分辨出对象的魔能素质,来判断其威胁性。

刚刚它们就是在地底嗅到了晓雪身上的治愈系魔能,才将她带到此处。

可是这次不同,它那本来止住的泪水也爆发出来。

“吼!!!!!”土龙鼠突然一声激动地嘶吼,是震得整个巢穴震动了起来,顶部甚至塌落了些小岩石。

发生了什么事?!

晓雪和小土龙鼠都被吓了一跳,相互依偎在了块儿。

随后,只见土龙鼠边哭边奔出了巢穴的入口。

此时,凯特则是杵在了空间比较大的地窟,他利用风系魔能把身上沾染的血味传入各个通道,想借此引出土龙鼠。

因为他很清楚土龙鼠的嗅觉非常敏锐,而土龙鼠明显有两只以上,可以借此判断它们是配偶的关系,倘若他猜得没错,另一只肯定会为了报仇前来;最开始,土龙鼠也是嗅到凯特身上那充满邪恶的魔能,才会将他当成敌人。

‘嗡——’果不其然,土龙鼠如他所料想的,用钻鼻破开了岩壁现身。

凯特不敢怠慢,漆黑怪手紧握成拳,凝聚了魔能就朝地面捶下。

地牙狱!

接着,只见凯特前方的地面正不断化作尖锥隆起,直直朝着土龙鼠逼来。

“吼!!!”区区的地锥,土龙鼠又怎么会放在眼里?此时的它已经被仇恨给完全支配了,钻鼻旋转就是一个猛烈的冲刺,不断摧毁前方的地锥,同时朝凯特迈进。

由于这里可是对方的主场,凯特能施展的元素魔法很有限,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把自己给活埋在此,于是他只能以地系魔法作为遮掩,漆黑怪手已经攀上了【瘟疫】之纹。

就在土龙鼠破开最后一道地锥的时候,凯特那迅猛的锐爪也从它的身旁刮了过去。

“疾痛蔓延。”凯特毫不怜悯地使出杀招,很快土龙鼠身上的抓痕也展延开来。

“吼!!!”就和地面上的土龙鼠一样,道道抓痕不断在它的躯体上炸着血花,眼看就要把它的皮完全剥下。

由于土龙鼠相当顽强已有前车之鉴,所以凯特这次果断补了刀,反手再对土龙鼠打来落雷鞭,直接把它的躯体给轰得焦黑。

“吼!!!!!”尽管如此,土龙鼠却还没死透,它甚至鼓起了最后的气力,用利爪和钻鼻开始胡乱地破坏四周;这也大大影响了整个地窟的平衡,顶部正在塌陷。

“呿!”凯特紧锁眉头,因为土龙鼠的垂死挣扎对他而言非常糟糕。

土龙鼠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打算和凯特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