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5:异变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8-06 12:13:41am

奇幻·玄幻


东亚大道事件经各大媒体的报道后,免不了唤醒人类莫要因好奇心驱使而围观的的觉悟,更是提高了民众的危机意识。

虽说事情经已过去一星期,但警方和相关人员在被喝令关闭的东亚大道上所发现的骸骨已经高达两百八十五具,数量还在持续增加当中。绝大多数的人类为了替灾害的受害者哀悼而换上了一身的素服,在大街上几乎找不到艳色衣着。

由于此次事件怪异之处甚多,实在难以以科学的角度解释,加上外界关注度很高,不少的灵异节目电台纷纷以东亚大道的灾害事件为话题,请来了所谓的“灵异大师”讨论,过程中还加盐加醋,搞得原本一片悲云惨雾的人间界人心惶惶。

“有趣的关键来了,为什么死的都是些有生命的生物而桥车和大道却丝毫无损呢?据说是因为不久前在东亚大道的山上被挖掘出来的神像有关。”咖啡馆里后座那头,一位约莫二十有余的女孩正全神灌注地看着手机上视频,被送到桌上好一阵子的面条都没吃上几口,面条已经吸干了汤汁,膨胀成两碗的份量。

把注意力从后座移开,她拿起餐刀把盘中三分熟的牛排切出一小块送入口中,软嫩的口感还有带着温而不烫的肉汁在嘴里传开,耐心而缓慢地将那还在拉丝的牛排咬断,接着不知该气还是该笑地开口“危言耸听。”

原本无所事事的她无非想看看现今年轻人都喜欢关注什么类型的新闻话题,但是那灵异节目的说辞实在荒唐得让她听不下去,所以她才把注意力转走,专心地吃起牛排。对于东亚大道事件,警方早已以天灾结案但总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喜欢妄做揣测,还说得头头是道似的。

再说,天界那头哪还有闲情对人间界降天灾,人类会相信这说辞实在可笑至极。

把另一口牛排送入口中后,她的注意力猛然被落地窗外那失魂落魄的身影给吸引住,那垂下眼帘,脚步如系千斤,漫无目地走在人群中身影。

由于路上拥挤,走路也得侧着身走,所以像行尸般前进却不闪躲的那人被不少路人撞着了肩膀。

但是,丢了魂的面孔始终没有抬起,也没有回应路人道歉的打算。

不久,那人便推开了咖啡馆的大门,街上细微的吵杂声随着被推开的大门放大了好几倍,接着在大门自动关起的瞬间恢复原状。

“方小姐你来啦?这次一样是焦糖拿铁吗?”那人一踏进咖啡馆,原本还在擦杯子的咖啡师立即放下手上的工作,走过去热切地问道。

只是那热切只换来无声的回应。

方小姐似乎是这家咖啡馆的常客,几乎是从大街上一路东撞西撞地走到这里的她,居然快而顺畅地走到了店家最里端的位置坐下来。

后来咖啡师还是给方小姐端来了一杯温水。

“喂,妈。”握着手上的手机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方小姐终于拿起手机敲下了一组手机号,然后按下拨打键,“奶奶她,过世了。”传到话筒另一头的声音无比淡定,听不出丝毫的哀伤但紧握着手机的手早己激动得发抖。

方小姐黯然神伤地凝视着眼前的水杯,停顿片刻又道“警方,是在东亚大道上发现的。”

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回应声非常激动,是类似不会出席葬礼之类的话语,接着通话被无情地中断了,剩下空洞的“嘟——嘟——”声。

重重的放下手机,方小姐仅存的理智断了线,用双手捂着脸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以局外者的角度来理解,她是因为奶奶去世以及母亲拒绝出席丧礼而悲痛,但坐在方小姐后方的她深知,真正让她痛不欲绝的原因是——自责。

她能从她的负情绪中解读她的内心。

她的奶奶八十高龄,死前似乎已经预料到死亡即将降临,所以死活也不肯随家里的司机上山透透气。当时的方小姐因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专心完成自己手上的设计图,无视奶奶的意愿,硬是将她送上桥车。

过了不久,噩耗便传来了。

方小姐和自己的良心拉扯了数日,她勉强地安慰自己也许只是误认,毕竟被熏黑的骷髅早已特征全无,直到方才DNA鉴定报告出来,确认死亡后,她终于抵不过良心的谴责崩溃了。

方小姐后悔,遗憾,自责不已,要是当时她多关心奶奶,就会发现当时奶奶是带着不安向她求救,向她求饶,要她别让司机送她上东亚大道。而她,却自私地错过了她的求救。要是当时,她多留意奶奶,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不得不感慨,生命无常的道理人人都懂,但是能做到爱要及时的人确实不多。

人类啊,着实是不可理喻的存在。

终于,身为局内者的她在桌上留下了牛排的钱,走向方小姐留了一张字条给她后便离开了。

字条上写着【如今的遗憾虽无法改变,未来的生活还有权选择。要不想活了,在你身后虎视眈眈的魔可多着呢。】是要引以为戒,更积极地去爱在世的家人,还是心如槁木地过下半生就看方小姐如何选择,毕竟长期积累的负能量终有一天会变成黑暗,届时的下场并不会是方小姐想要的。

而她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例子。不,正确来说是墨卿云就是很好一个例子。

X X X

打从咖啡馆出来,她的肚子便难受得不行,好似有人在胸腔,肋骨,腹部等部位不留情地不停踢着、践踏着,让她只能转进无人的小巷里扣喉,希望能借此消除不适感。

只是扣了老半天却什么也没能吐出来,于是她烦躁地拍拍肚皮咒骂“都是你这家伙的错,明明已经五脏俱裂了还萌生吃的欲望,让我折腾得很!”魔不需要靠人间界的食物维生,可偏偏卿云这一星期来没有一天停止吃牛排的欲望。也罢怪她一时心软想满足那墨卿云的欲望,但她发誓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眼见疼痛感并没有好转,她心一横,原本人模人样的手掌开始扭曲变形,关节扭转的声音在小巷里扩散。再次回过神之际,手掌已是遍布皱纹,畸形而细长的手指长得惊人。她甚是满意的欣赏着自己高举的手掌,接着伸出那尖锐的指甲一把就往肚子捅去。

由于还没完全习惯人类的躯体,她一时没拿捏好力度手掌直接穿透背部露了出来仿佛只要愿意把头压低便可透过那血肉模糊的窟窿看见背后的景色。

她轻轻的拭去嘴角渗出的液体,咬紧牙关强忍撕裂的疼痛感,把肚子里未能消化的牛排都给掏出来。紧接着她舔了舔手上香甜的血,顺手把沾着唾液的手放在肚皮上,不一会儿肚皮竟开始迅速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