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92:残忍的弑魔者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06 7:38:07am

奇幻·玄幻


眼下情况危急,凯特也只能试着赌一把了,从收纳空间中取出了新武器——削短式散弹枪。

凯特一个闪现就来到了抓狂的土龙鼠下方,把枪口对准了土龙鼠。

‘嗞。’他往枪里注入了强大的魔能,枪身甚至都具象化出了电弧,并聚集到了枪口,形成一颗黑色的雷电能量球,整个过程也就只有一瞬间。

随即,他扣下了扳机。

‘砰——!’那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枪响,余震甚至还传到附近的巢穴,晓雪和小土龙鼠尽管不明所以,还是相互紧靠在了一起,博着哪怕只有一丝的安全感。

同一时间,在附近的地窟之中。

顶上已经被强大的力量给轰穿了,外头的月光也投射了进来,照在了浑身浴血的凯特身上。

这一枪毁掉的不单单只有塌陷的地层,就连土龙鼠的上半身也是连带被轰没了。

‘咚。’失去动静的下半身也在之后倒下了。

没错,这就是新武器的破坏力;一发便足以媲美龙种魔物的吐息攻击,蛮横得没有天理。

呃?!

不过这东西存在了很大的缺陷,凯特也是在打出子弹的刹那才有所察觉。

即使他用来开枪的是漆黑怪手,但也因为过于强大后坐力而导致外皮烧伤、泛起了滚烫的热烟,长长的衣袖甚至都被烧毁到了肩膀,关节也有些隐隐作痛。

虽然漆黑怪手的自我恢复能力很强,只是这种程度的伤害,估计也得等到几个小时后才能痊愈,更不用说是以右手驱使了,恐怕整支手会彻底报废。

如此强力的武器,却不能连续使用吗?这还真是麻烦......

那个丫头应该没事吧?

凯特也不予多加理会死无全尸的土龙鼠,继续按着玄光符的指示,从刚刚土龙鼠掘开的洞窟里前进,以搜寻晓雪。

很快,凯特便来到了土龙鼠的巢穴。

“呃?!师傅。”晓雪一时间很错愕,毕竟凯特身上全是鲜血。

“妳没事吗?太好了......”凯特似乎松了口气。

“哔?”小土龙鼠很好奇凯特的到来,从晓雪的身后探出头来。

?!

凯特见状,眼神顿时就冷漠起来,举起尚且附伤的漆黑怪手指向了前方。

“等等!这个孩子没有恶意!”晓雪知道凯特的眼神是认真的,急忙解释道。

“给我让开!”凯特完全听不进晓雪的解释,漆黑怪手也五指成爪、慢步走来。

“不要!你想对这孩子做什么?!”晓雪自然不从,刚刚她才和小土龙鼠玩在了一块儿,明白了它的可爱和天真,又怎么肯让凯特动手呢?

“妳想袒护恶魔吗?别开玩笑了!”凯特非常顽固,脚步也越来越近。

说起来,凯特会背负上【弑魔者】的名号,也不正是他对恶魔赶尽杀绝的极端作风吗?

曾经,他也在晓雪的面前杀死过矮人—梅隆特,甚至消灭掉了小绿人们,明明它们都拯救过自己;非常善良。

最近时常受凯特恩惠的关系,晓雪都差点忘了他的本性和天职。

他是个绝对不会放过恶魔的疯狂屠夫!

“它还是个孩子!你疯啦?!”晓雪毅然上前抓住了凯特的漆黑怪手,她清楚现在的凯特绝对会动手,怎样都必须阻止他。

“恶魔就是恶魔!妳不是明白恶魔的危害吗?!给我让开!”凯特的语气非常激动,打算甩开晓雪的手。

凯特确实说到了晓雪的心坎里头,恶魔有多可怕?她也是体会过的。

神父被恶魔附身时的扭曲面孔,她至今仍是历历在目......

但这次不一样!

“难道恶魔就没有善良的吗?!为什么非杀不可?冷静点!”晓雪索性擒抱住了凯特,不给他继续向前。

土龙鼠明明为了救孩子,都特地从地上把她给掳了下来,她又怎么可能把土龙鼠当成邪恶的恶魔呢?

“恶魔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邪恶,必须统统消灭!”凯特强行向前移动脚步,只凭晓雪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挡下?

“快逃!!”情况不妙,晓雪也顾不上身后的小土龙鼠是否听懂,转头对它喝道。

“哔?”小土龙鼠只是歪了歪脑袋不明所以。

随着凯特的逐渐逼近,小土龙鼠那尚未发育的嗅觉也总算是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没错,凯特身上沾染着它父母的血味!

“叽!!!”小土龙鼠的眼神顿时变了,那泪水里头尽是悲愤交加,它的钻鼻也转动了起来;动了杀意。

不好!

千钧一发之际,凯特让全身的汗孔并发出魔能,将晓雪给强行弹开。

“叽!”小土龙鼠也飞扑了过来。

!!

当晓雪回过神来才发现,凯特的胸口已经被小土龙鼠的钻鼻给刺穿了,鲜血也随着它钻鼻的转动不断炸出。

凯特的目光也落在了胸前的小土龙鼠上,只见他举起了漆黑怪手。

“住手!”晓雪清楚凯特打算做什么;虽然小土龙鼠突然发狂也是不争的事实,但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

任晓雪如何呐喊或阻止,也难以动摇凯特的决意,只见他爪子挥落,一滩温热的鲜血也泼上了他毫无表情的面具。

“不要!!!!”眼前的画面太过惊悚和震撼,晓雪甚至都崩溃得大哭起来,声音也在整个巢穴中回响。

凯特利用火系魔能焊上了自己胸前的伤口,强行止了血,就走向了晓雪。

“好了,一起回地上吧。”凯特仿佛若无其事,向晓雪说道。

?!

‘啪!’突然,晓雪伸手就打了凯特一记耳光,打得凯特的面具都裂开了。

“你这个笨蛋!拜你为师是我最大的耻辱!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晓雪双眼泛泪地怒吼道;他是救了晓雪一命,但晓雪还是无法原谅他的所作所为!

话一说完,晓雪并气冲冲地从通道离开。

杵在原地的凯特也只是呆呆观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拆下了面具。

这一掌很用力呢。

凯特望着被拍裂的面具,嘴角也流出了血来。

逼走晓雪,让她打消拜师的念头,应该是凯特最初的目地才是。

不过这股莫名的失落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胸前的伤口还在泛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