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95、9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07 6:08:34pm

奇幻·玄幻


2-95

「大家都沒事吧?這事情怎麼會這樣呢。」卡薩佩提無奈的看著天上的靈魂風暴。「尤其是他們三個,怎麼被這東西捲進去。」光想到剛才的經歷,就能想像如果離開了保護他們靈魂的聖器,三人現在會變成怎樣。

剛才在靈魂風暴之中,他們也看到很多原本還完整,充滿了執念的靈魂被活生生絞碎,成為靈魂風暴的一部份,他們冥神使者,說實在話除了比其他靈魂堅韌紮實,還多了個保護他們的聖器以外,其實也沒什麼差別。

這世界變了。打自今天凌晨開始,所有人就明白這件事,光明教會與黑暗同盟自遠古的戰爭後第一次如此合諧的一起努力,他們也接收到世界各地傳來的消息,當各地的民眾醒來後,發現太陽竟然沒升起,恐慌開始蔓延,萬幸各地教會已經得到消息,準備已久的人員立刻出動開始安撫民眾,政府也從旁協助,但這只是城市才有的服務,其他的荒野地區就沒有這些人出面,恐慌、暴動正在悄悄蔓延,有能力的人收拾家當,帶著全家大小逃出居所,往城市逃竄,但他們不管怎麼走天永遠是暗的,前方永遠壟罩著一層灰暗迷霧。

各地的魔獸、動物也陷入恐慌,在他們的生理時鐘中的白天,放眼望去卻是一片黑暗,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讓他們驚慌失措,夜行性的生物趁機擴大他們的獵食時間,甚至有魔獸兇性大發,對某些人來說,這確實是世界的毀滅。

亡靈法師的攻擊已經完全停下來了。因為他們發現他們連最普通的亡靈魔法都沒辦法使用,一使用就會讓自身靈魂的消散加速,在荒原之中的他們不能使用任何力量,卻要承受越來越瘋狂的攻擊,死亡陰影加速前進,步步進逼直到無路可退,天空中一道道巨大的身影呼嘯而過,留下了攪亂了氣息後的灰濛天空。

遙遠的另一塊土地上,巨龍們不停的降落,各自的族群,各自的家庭,用著低啞的咆哮互相詢問、討論,幼龍集中在中間,不明白發生什麼的與平日難得一見的同伴打鬧著,成年龍族在盡量不影響到孩子的情況下焦躁的討論,直到一頭在巨龍之中算侏儒體型,老態畢現的龍走出來,牠那溫和而安定人心的低吟在這塊土地上陣陣響起。

終年常綠,月光永遠注視的精靈國度,自夜晚起也不在寧靜,當月光逐漸昏黃,最終被濃濃的灰霧取代的同時,所有精靈自發的集中到精靈古樹下的月淚湖旁,以往這裡的夜晚總是閃爍著月光,就像是月亮流淚到這裡一般,從他們小時候開始,上百年上千年的歲月,沒見過這湖如此漆黑,聽著湖水波濤聲,沒有人說話,呼吸似乎也與這波濤重合,冰冷冷的。

這世界正在等待黎明。

2-96

祭壇。若是自空中往下望,就會發現這是一個詭異的祭壇,由十個大大小小的圓圈組成;地點,詭異的地點,應當充滿人潮的廣場上沒有半個正常平民,只有零星人影晃動。

慈與鳴電還有那可憐的米薩主教等人就在在廣場的邊緣,身旁只有幾位護衛,距離他們不到百步,全身裹在黑袍之下的黑暗同盟負責人以及其手下人員,兩邊出奇的沒有互相攻擊,上百雙眼睛都盯著廣場邊緣那瘦小的身影。

慈臉色很凝重,他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看厄臨在身體不舒服的時候還必須去工作。事實上,他很惶恐。離開聖殿前,他就有預感了,之前爲了淒演的事情他查閱了很多絕密資料,裡面說了很多東西,包含當年那場戰爭,也詳細的記載了當年的光明教會是如何強橫無理,無論外界如何變化,聖殿中的苦修者永遠都那樣的平靜,才能平實、詳盡的記載下一切,保留下那些貴重的資料,而那裡面更敘述著一個光明教會所犯下的錯,因為懷疑淒演所查的資料,最後卻是用在厄臨身上,這讓慈很不是滋味,難道,他以前所堅持的錯了?

想到以前見過的亡靈法師所犯下的罪行,慈實在無法對於這種黑暗勢力放鬆戒心,但自從看過那些檔案後,慈開始思考,而當看到厄臨,或者說是闇夜聖者用他瘦小的身子奔波時,他終於真的認真開始思考,這種小心謹慎是錯誤的?他可以相信並不是所有黑暗勢力都會犯下罪行?

他當然知道黑暗勢力不只是犯罪,他一直都清楚,但身為光明教會的人員,遇到黑暗勢力時唯一的機會就是被當成目標,讓他即使想要替對方想,到最後也會變成殘酷的社會課程,直到他心死了、冰冷了,不再多做猜測的舉起刀。

慈認真思索的一個重大原因,就是艾雅家非常注重親人之間的合樂,若是他對於黑暗勢力的戒備會讓厄臨疏遠他,那慈並不介意將他的戒備範圍縮的更小,只要證明這是正確的,事實上,慈曾經堅持過很長的一段時間,想要找到一點點的支持,只要黑暗勢力中的人有一點點的行為是符合他的希望,那樣他就不可能那樣順利的舉起冰冷的刀鋒。

苦澀的微笑後,暫時拋去那些複雜的思索,還是先想想該如何處理跟厄臨之間的問題吧!很明顯的,在馬車上時厄臨並沒有發現自己已經發現他的身份了,他可愛的外甥啊!竟不知道艾雅家族之間都有著複雜的印記,那是自刃存在時就留下的遠古契約,提醒著所有的後代子孫不能忘記他們的使命,守護著旋靈國,也守護著那即使到現在他還是無權知道的秘密,這經由血液所流傳下的牽引,怎麼可能透過外在的事物而隱藏?

小厄臨阿!你舅舅我現在頭痛的要命了!我突然懂爲什麼老爸看到我去當牧師時那錯愕、傻眼,最後腦袋昏的要命的拿劍跑到光明教會聖殿打算威脅當代教皇讓他兒子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