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94:天空的霸者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08 8:19:39pm

奇幻·玄幻


客机被魔物攻击的事件其实并不算偶然,毕竟人类没有办法连高空地带都设置防御结界。不过现在的客机大部分都会在飞行的时候,张开简易的防御结界,来抵御魔物的侵袭,机组的战斗法师也成了必须的配备。

通常若是一两只的魔物来袭,客机大可直接凭着结界的力量来突破,但这一次却偏偏遇上了数量庞大的魔物群,这倒是挺罕见的。

驾驶舱内设置的探魔石已经亮起了耀眼的蓝色警戒——是成群的魔鬼级生物!

机长从窗户往外一望,这群飞行魔物外壳就是一副惊悚的骨架,而骨架的内部则是借由漆黑色的能量体来维持飞禽的姿态,包括羽翼。

“骨翼鸟!?”所有在场的机组人员都惊呆了,那可是相当危险的物种。

据闻骨翼鸟具有非常强的侵略性,时常都会成群结队地进犯边疆长城,令军方很是头疼。由于本身属于亡灵系的魔物,通常的魔法对它们伤害不大,军方也只得年年拨出预算来聘请道家子弟对付这帮魔物。

在国内,还真没有其他法师比道家更擅长应付亡灵,炼尸化道或者焚魂锻剑也是他们素来精研的项目。

边疆在古时总是不断地制造着各种血腥和战争,因此也成为了孕育亡灵的温床。亡灵们憎恶着世界的所有活物和朝气,所以总会对活物的领地展开侵略;只要亡者的哀怨没有得到救赎的一天,亡灵的力量便会生生不息。

本来应该在边疆栖息的亡灵魔物,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与此同时,在头等舱的众人也见到了眼下的情况,这群亡灵生物正试图突破飞机周围的结界,而机组上的战斗法师团也都乘上了特殊的载具,对进犯的骨翼鸟们展开迎击。

风行车——这是空战法师所使用的载具,形体上就像摩托车一样,可乘坐两人,唯有不同的是,驱使这东西移动的原理是魔能。由于这载具都会在启动引擎的时候,张开特殊的保护结界,可避免高空的气流影响法师,也多多少少能替法师们抵御伤害。

尽管风系的高阶魔法——飓风步也能做到在空中飞行,但高空中的强大气流往往会让凝聚起来的风力被吹散,因此这个载具成了必要的存在。

落雷鞭、炎龙印、旋流斩、蛟龙杀,各种高阶修为的元素正在客机外头疯狂地轰炸着骨翼鸟群。

要成为机组的空战法师,也必须经历艰难的考试和训练,才能获取相关执照,有这种程度的实力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凯特所使的同款招式,杀伤力可是外头这些法师的好几倍。

凯特观察着客机周围的战斗,沉思了起来。

边疆的亡灵魔物为什么会来到这种高空地方呢?怎么想也不合理。

“喂,快把东西还来。”另一边,晓雪和白月起了争执。

外头战况虽然还算稳定,不过他们也未免太悠哉了吧?

“妳不是说不要了吗?”白月已经换好了平常的冬装,和晓雪拌嘴。

“我要亲手还给那家伙,你这人不老实,我信不过。”晓雪伸出手讨东西,眼睛也不自觉地瞄了凯特一眼。

东西?还给我?

莫非是醒魔石?!没错,凯特这几天给她的就这样东西,凯特赋予的醒魔石中,可是包含着极强的天然魔能,也难怪会引来外头这帮魔物的垂涎。

咦!?

此时,凯特感应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正从不远处,锁定客机而来。

位于驾驶舱的探魔石也赫然进阶为了红色警戒,强大的力量反应甚至令探魔石产生了崩裂。

这是————魔王级!?

有魔王级的生物正朝着客机的所在位置过来!

此时,在客机外迎战骨翼鸟的法师们也察觉到了不对,尽管他们如何用高阶魔法对鸟群进行轰炸,鸟群们非但没有减少的迹象,反而还越聚越多。

“那是什么?!”这时,其中一名风系的法师也从风的动向中读到了异状,众人禁不住把视线全集中在了机尾的后方。

那是被一群骨翼鸟拥护的庞然大物;是只长着六翼的巨大飞禽,和骨翼鸟有些相似,骨头是外壳,内部却是色彩鲜艳的能量体......

?!

众法师见状,脸上已经写满了惊恐和绝望,因为来者可是在国内的危险名单中,赫赫有名的象征性灾害,叱咤边疆领空的最强霸者——炫羽穹主?!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魔王级了!听说它上一次的出现,就令边疆的军方死了不下百名的法师,长城的结界甚至也因此出现了损伤;炫羽穹主虽然得以逃脱,但也因此元气大伤,所以在这些年来都没有什么动作。

好死不死,偏偏是这种级数的家伙!与亚巴顿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空战机组的备战舱在哪里?快带我去。”头等舱的凯特也是坐不住了,立马质问起在旁的空姐,毕竟要在高空战斗,还是必须依赖风行车这样的载具。

若他估计的没错,炫羽穹主是打算抢夺醒魔石中的天然魔能,以让自己的身体能快点痊愈,到时边疆可又是一片生灵涂炭了。

“呃......”空姐也不知所措。

“快点!不然整个客机会被击落的!”凯特焦躁了起来。

“我是亚联的S级法师,冰帝--白月,这件事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我们亚联会一力承担后果。”白月很少见地正经起来,并掏出了自己在亚联的身份证件。

亚联的证件,在亚洲地带可是最通用的准证,亚联代表的就是亚洲法师的权柄和秩序。不论是要会见高官、参与国事会议还是进入国家禁区,都能通行无阻,更何况一个小小的机组单位呢?

“你打算幹什么?”凯特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如此主动,于是问;也不晓得有什么不良的企图。

“这次的家伙并不简单,我可是答应了老崔,要好好照料你这个不可爱的小子,心怀感激吧。”白月正经起来,嘴贫的尿性还是不变。

“去死,我不稀罕。”凯特说完,就让空姐给自己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