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四.拼凑 - 二十、回想

柠檬≪青花红草≫  - 发布于2018-08-10 7:51:54pm

其他·同人


基于赶时间的关系,晓古连忙召集大家告诉这重要事件。梓彭倒是没有反应,反而是白澄像小鸟般叽喳说不停。

“这种事做么不找我!真是的,我有那么烦吗!”白澄碎碎念着,把悦欣听烦了。

“你就是那么烦。刚才好清净呢!”悦欣闭上眼睛,一脸陶醉的讨人厌模样。

“什么?要是我出马,还不等那静彤的家伙说话,我早就把它解出来了!没我这个天才,是你们的损失!”厚脸皮的白澄简直把自己捧上天。

“不要吵,你也没有比那女人好。”梓彭淡淡的说道,似乎在为静彤打抱不平。

“梓彭英明!”悦欣做出崇拜的模样。

“什么?你宁愿捧那冷冰块也不要支持我?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啊!”白澄气得跺脚。

“说到静彤,不知她约我有什么事呢……”也不等悦欣回答,晓古就插嘴道。

“呵呵,待会儿就知道了呗。”悦欣刚才的神经质一扫而空,拍拍晓古的肩膀笑道。

“那家伙约你啊?我也要去!”白澄大叫。

“现在我们来看看有什么变化吧。”晓古直接忽略掉某人的话题,拿起打火机点燃蜡烛。她朝其他两人点头后,把纸张放在火上。过了几分钟,纸张上的字迹果然显现出来。

“啊,有了,有字体!等下……咦?”悦欣发出一连串奇怪的叫声。晓古定睛一看,自己紧握的纸张上的不是字迹,而是一副画。她见画显现的差不多了,便从火上移走。

纸张虽烫,但也不至于烫伤手指。晓古抱怨几句后,便开始研究纸张。

纸张上画着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简笔画盒子,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如果仔细观看盒子的话,盒子上好像还画着水迹,就像是……血?

“呜哇——!你外公是搞恐怖片的吗!”白澄惊叫。

“别这么快下定论啦!那不一定是血迹,可能只是普通的液体罢了!”悦欣安慰道。

“对……对啦!外公哪里可能弄这种东西吓我们!我想这只是线索的外貌,这盒子的地点可能在小葱那边啦!”晓古自己也感到害怕,这么说只不过安慰自己罢了。

“晓古说的对,地点确实可能在小葱那里。要找到它,就得靠晓古了。”梓彭从晓古那里夺过纸张,把纸张折四分之一后放进口袋里。三人惊讶的看着他,白澄下巴更是要掉到了地上。

“你就这样把这恐怖纸张收进口袋里了?不怕晚上……做噩梦吗……”白澄吓得说话都结巴了。

“真是胆小。”梓彭翻了个白眼,若无其事的走进房间里。两人露出害怕的表情,巴不得马上开溜。

诶,该害怕的人是她吧!?等下哪天梓彭突然发神经把纸张贴在客厅的墙壁上岂不是令人毛骨悚然。晓古暗自祈祷着,希望这一天不要发生。

×

晓古急忙的走到图书馆旁的公园。公园一个人也没有,晓古也松了一口气。她往前走去,脚步却莫名停下来。

咦?是纸张碎片。晓古捡起来,第六感告诉她这纸张和之前收集的另三张纸片是一样的。晓古手脚利落的把纸片捡起,快速放进口袋中。

这纸片的主人仿佛与她有约定似的,很有默契的定时出现在她面前。晓古好奇最后拼出来的到底是怎样的呢,也期待纸片的主人到底想表达什么。

可是,随便接下一个陌生人的东西,不好吧?晓古才不管呢,既然能出现在她家中,肯定是熟人。再说,这或许是外公派来的天使也说不定吧。

十分钟后,静彤终于抵达。静彤笑着招手,晓古也礼貌的朝她点头。

“对不起啊,其实我来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我早上看见你,只是想起往事而已。既然让我想起的人是你,那么告诉你也无妨吧。”静彤愧疚的笑道。

“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哦,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呢。”晓古说道。

“我看见你,只是……我想起了双胞胎妹妹。”静彤勉强笑道:“哈哈,这家伙也不陪我,这样就离开了。她有和我一样的长相,凭什么先比我离开呀?真是的,真让人不愉快呢。那时候我竟然为她哭了好久,搞什么啊,那么坏蛋有什么好哭的。我明明讨厌她,却为她必须度过我人生中第一个低潮期。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好像母老虎一样,大家都怕我,都认为我疯了。这种滋味不好受啊,他们试了话或许能了解我吧。”

静彤深呼吸,又继续说:“直到那天,我遇见改变我人生的朋友们。我以为他们也会像其他人讨厌我的,可是他们却把我的冰山融化了。我终于有了勇气,主动结交失去妹妹后的第一个朋友。你知不知道,我妹妹和她好像啊。要是她还在的话,大概和我一样高吧……”

说道这,静彤突然哽咽了:“自己明明装作不在乎的样子,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她的重要。曾经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姐姐,现在才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

“啊……”晓古不懂得安慰别人,只能继续听着她说话。

“听说时间能淡化过去,是吧?可是,这件事好像昨天才发生罢了……她好喜欢看绘本,图书馆里全都是她的背影……我以为自己经过这件事后长大了,能保护别人了,却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微不足道。连一个朋友都保护不到,我算什么朋友啊?哈哈。”静彤干笑两声,说:“对了对了,我这坏蛋喜欢揉她的头发,弄得她好生气呢。”

晓古正想要开嘴,静彤突然唐突的问道:“让我揉揉你的头发,好吗?”

“什么?”晓古没反应过来,静彤就走上前来,大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她站起来好阳光,晓古刚才的慌乱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怀念。

这动作,怎么那么熟悉呢……又那么怀念呢……

或许只是外公喜欢揉她的头发的关系吧。这只是……巧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