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98:狼狈的英雄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1 10:26:28am

奇幻·玄幻


“嘎!!”

区区的冰壁,在源源不断的鸟群面前,竟显得脆弱无比,很快冰壁就被冲破了。

成群骨翼鸟也在转眼间,就把客机给包围得毫无缝隙,并用利爪和尖啄对客机进行大肆的解体。

“啊!!!这是什么?!”之前还在兴高采烈的乘客们,突然就被破墙而入的尖嘴和爪子给吓坏了。

“该死!”白月虽然已经将许多骨翼鸟给冻结、粉碎,可无奈的是数量太多了,他一时间也束手无策。

此时,客机里头的秩序已经彻底乱了套,大家都像盲头苍蝇似的乱窜,也不晓得该往哪儿逃,周围都被啄得裂痕四起。

“呿!”客机外头的凯特没有办法,只能先放一放狡猾的炫羽穹主,御剑飞回去清理骨翼鸟。

‘碰!!’没多久,就有几只骨翼鸟破坏了机舱的墙面和玻璃。

高空中的气流也瞬间涌进了机舱,一时间刮得各种杂志和假发乱飞。

“嘎!!”见到这么多肥美的人肉大餐摆在眼前,骨翼鸟们已经饥渴难耐,魔爪也步步逼近,充满杀戮的人肉盛宴也即将展开!

被其他人推挤而倒在地上的妙龄女乘客,她将会是骨翼鸟们的开胃菜。

弱小的女人,在乱世中本来就像零星碎火,稍纵即逝。

呐喊吧!恐惧吧!

绝望是最棒的调味料!

张开利齿的骨翼鸟也正步步逼近吓哭的女乘客。

咦?!

忽然间,泛黄的骨头支离破碎,腐臭的血浆更是溅撒到了机舱各处。

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正要对女乘客下手的骨翼鸟已经被道道鲜红的抓痕给肢解了。

那是一支漆黑色的怪手,把花容失色的女乘客从死亡边缘给拉了回来。

没错,凯特赶到了!

“嘎!?”其他的骨翼鸟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凯特拉出的道道残影给拧断了脖子,并且碎尸万段。

明明是如此阴狠毒辣的虐杀画面,但在被拯救的人们面前,简直就是神迹的降临。

谁也没有排斥或者反感,他们甚至都在心中默默地为这名带来曙光的英雄歌功颂德、崇拜他!

只不过危机尚未解除,其他地方仍有骨翼鸟在试图开洞。凯特也马上掏出了道家灵符,蹲下贴在地面。

“嘎?!”很快,聚在客机周围的骨翼鸟们,就被一股从内部扩张的力场给推了出去;凯特正在客机里架构着防护结界。

随后,白月随后也乘着风行车,驶入了机舱被打破的大洞。

直到球体结界完全包围了整架客机,凯特身上的血身战衣也立即崩裂、剥落。

他几乎把魔力都搭进去了,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疲态,摇摇欲坠的身子正不断冒着冷汗。

“嘎!!”任外头那帮骨翼鸟如何进攻,也无法撼动这固若金汤的结界分毫,就连炫羽穹主的能量攻击也一样。

这龟壳战法可以说是凯特最后的手段了,炫羽穹主也不亏是国内赫赫有名的天空霸者,难缠得可怕。

乘客们也从窗户见识到了结界的牢固,也终于是松了口气,全都不由瘫坐在地,总算安全了。

“公子!”灵剑马上变化成了人形,上前搀扶虚弱不堪的凯特。

“我没事......”凯特嘴上是这么说,但站得很勉强。

“叫你装逼,现在把自己搞坏了吧?”白月边用冰壁填补着客机上的破洞,边吐槽道。

“闭嘴!狗奴才!我家公子是何等尊贵?岂容你这奴才在此大放厥词?!”灵剑马上替凯特做出反驳。

“不好意思,小弟自小的兴趣就是大放厥词,尤其是对妳的主人。”白月用小指挖了挖鼻孔,露出了很猥琐的笑容。

“公子说得没错,像你这样的歹人,就应该杀之而后快。”灵剑说完,手也化作了剑刃。

“我去,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教妳的?”白月皱了皱眉,显然有点不爽。

“受死吧!”灵剑才要抡剑向前。

‘咚——’突然,凯特终于乏力地倒下了。

“公子!!”灵剑只得回头去搀扶凯特,否则他一定去撕烂白月的臭嘴。

乘客们见到凯特倒下,也很主动地上前关怀。他们都担心凯特的结界会因此解除。当然,事实上并没有。

外头的炫羽穹主和骨翼鸟已经持续攻击了有段时间,结界仍旧丝毫无损,客机也即将飞出华夏的空域。

无可奈何的炫羽穹主也只能领着鸟群,气急败坏地飞回自己统治的领空。

当凯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他被旁边的打闹声给吵醒,身子才要从斜放的座位爬起。

“哎呀,别这么小气嘛,我也很努力吔。”白月正被一把剑指着鼻子,嬉皮笑脸的欠扁模样依旧。

“这可是我家公子的食物!你要敢乱碰,就剁了你的手!”灵剑挡在载有高级料理的推车前面,和白月对峙着。

他们两个还真有精神......

大腿沉沉的,以致凯特无法顺利站起。

是晓雪?

她正趴在自己的大腿上,睡着了。

“公子!您醒啦!”灵剑这时才注意到凯特的苏醒。

“哟,没死真是可惜呢。”白月却开口便讨打,灵剑瞥了他一眼。

“水......”凯特情绪似乎没有太大的波动,喉咙有些干燥。

“是。”灵剑马上从推车上倒了杯冷水,递给凯特。

“宰了他。”凯特接过水后,便用剑指对向白月。

“遵命!”灵剑可是求之不得,马上化身为剑去追砍白月。

凯特也在旁静静地喝水。

“喂!不带这样玩儿的!”突然就来这一出,白月险些被灵剑砍中;也不晓得凯特是不是跟炫羽穹主学了两手,变得越来越阴险了。

“嗯......”周围打闹的动静也吵醒了晓雪。

“醒了吗?”凯特的脚都被晓雪睡麻了,他却不想去摇醒晓雪,她能自己醒来是最好不过了。

“呃!”晓雪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刻蹦起。

“哦?”在旁见状的白月禁不住目光一亮,识趣地领着灵剑跑出头等舱,好让两人独处一个空间。

“我身上的伤,谢谢了。”凯特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外伤被治好了。

“没什么。”晓雪别过了脸,表情上莫名浮起一抹羞红。

“妳还在生气吗?”凯特不知为何,从那天以后就特别纠结这个疑问。他还惦着晓雪之前刮在自己脸上的巴掌,以及她那悲愤离去时的背影......

晓雪一时间沉默了下来,从旁边的手推车倒了杯水。

凯特也只能静候她的回复。

“拿去。”晓雪将水递给了凯特,脸色有点阴沉。

“呃?”凯特有些错愕,他对晓雪的举动不明所以,但还是接过了水。

“我当然还无法原谅你,不过你现在最好多喝水,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晓雪的回答完全把凯特搞糊涂了。

她到底是在生气呢?还是在关心自己?

“是吗......”凯特遵照晓雪的指示,喝起了水。

“还有,其他的乘客很感谢你,希望你稍后告诉他们地址,他们会送上谢礼。”晓雪转达着乘客们的意思。

“不必了,小事而已。”凯特毫不在意,可是这反而激得晓雪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

呃!?

“大笨蛋。”

现在怎么又突然骂我了?这女孩真奇怪......

凯特其实能理解晓雪的情绪;那份被埋藏已久的心正被这个女孩给慢慢地解封。

曾几何时,他也有过这样的感觉,但他必须选择自我欺骗、强行压抑。

踏上修罗之道的他,早已失去了常人该有的权益,除了不断用鲜血沾染屠刀、无止境地自我堕落以外,又怎么可能存在所谓的幸福呢?更别说是赋予他人。

自觉和感性的煎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他变得不再是那个残酷无情的弑魔者。

望着眼前那个为自己哭泣的傻丫头,凯特也只能默默地在心中自我警惕:

‘我并没有爱人的资格。’

几个小时后,飞机也终于是抵达了目的地——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