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殺意修行篇 - 五十五黑章 黑之條件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8-08-12 9:13:11pm

奇幻·玄幻


亞晴她們大概猜到隊長會這麼說所以當聽見【修行】這兩個字似乎沒感到驚訝。大概他們知道必須變強就需要這個吧?

「我想知道你們弱到什麼程度,給我快點發動你們的能力。當然別忘了【殺意】和【幻影迷彩】。」

隊長說得蠻狠的,鐵布拉差不多要忍到極限了。

為了變強,我們都按照隊長說的話召喚了各自的武器出來。還盡可能照著隊長的話硬是擠出所有殺意強化武器。

先不提我的殺意,鐵布拉和亞晴所放出的殺氣連我都感到了無比壓力。

有著這麼強烈的殺意這下隊長他該滿意了吧?

「不合格。」隊長再次直說

聽見隊長這麼說,鐵布拉終於按壓不住自己暴躁不已的心情二話不說直接攻擊隊長!

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隊長光靠一拳就將他的武器擊碎。不止鐵布拉,連我和亞晴的武器也一起順便被破壞。亞晴和鐵布拉的至少還留著些許殘骸。我的武器已經連個碎片都找不到了化成粉末。

這一現象的確讓我有了我非常弱小的實感。

「如果連我的拳頭都擋不下,更別提和那個男人戰鬥了。」

這次隊長以行動證明了我們的弱點,即使再不服也無法反駁了

我們連武器的耐久度都做不完美,一直以來能消滅幻魔難道只是僥倖嗎?那麼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做到一定程度的持久與耐久?

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但很快隊長已經開始解答了我的疑問。

「武器的耐久是靠產生的【殺意時間】來決定時間長久、而力量則是靠【殺意】的強烈來達到攻擊性。而我剛剛不過是用比你們還要強烈的【殺意】來破壞你們的能力罷了。也就是說殺意就是【全部】。」隊長簡潔地解釋了何為黑魔使的能力條件

原來如如此,這麼說只要我們有足夠的殺意的話基本上很多問題都能一次性解決。但這裡又產生了一個問題。

「通常怎麼可能會對人產生殺意啊?」我說的是事實,通常在生活中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感?有的話大概都是些變態殺人狂之類的人。畢竟想殺死人這種事情我根本壓根無法想象在日常中隨時出現。

等等,那樣說的話亞晴和鐵布拉一直以來是如何與幻魔【戰鬥】?而且還能一直提升自己的殺意的?

「滅你說的沒錯,平常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但黑魔使卻能比任何人還要簡單激發殺意。比如……亞晴你說。」隊長讓亞晴說說平常是如何簡單使用殺意的

「我嗎?……可以不說嗎?」亞晴似乎想對自己那一套方法保密

「…隨妳,鐵布拉你說。」

「哈?為什麼我要告訴你們啊!?」鐵布拉也很抗拒!

說的也是,畢竟那可是隨便讓自己激發出殺意的方法。

可以隨意控制自己產生殺意真的有點惡心。

「好,那麼就開始。」隊長尊重(?)他們的決定,宣佈修行開始

「等等!我還搞不清楚控制殺意的方法啊!」

「是呢,差點忘了。」隊長轉向了我說

是嘛,我就說怎麼可能會忘了教我嘛。

「滅,我不會教你任何關於那方面的事情。你在一旁自己看著領悟就好。」

「為…為什麼?」

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這樣放置一旁,明明我的黑魔使能力那麼強大。

「剛剛的測試就已經證明你不止比那兩個人還弱,還證明了你連操控殺意都不會,這樣還需要解釋嗎?即使會了那些,缺乏戰鬥經驗的你完全不可能會派上任何用場。結果只會礙手礙腳罷了。你也清楚我不是瞎說,我可是考量各種因素之后才下這最佳的判斷。」隊長說完便殺意暴增,以此讓我感到了恐懼進而不敢反抗

如果我就此放棄的話,心裡總有著某種情感扎著的感覺很不自在。

那種明明有了力量卻派不上用場被人晾在一邊的感覺非常不好受。

我討厭那樣!

「無論是幻魔也好對人也好,你完全沒有實戰的經驗更不用提連殺意都不會操控的你。就憑這樣的你也想幹出什麼來?我不會再說第二遍,再繼續廢話浪費我們的時間的話……」隊長繼續一針見血地說

「……所以只要我展現那份實力就行了嗎?」我召喚幻牙輪刀以證明我的認真

「好啊,如果你有那份實力的話……」隊長邊說邊扭了扭自己的手做做輕微的熱身看起來真打算和我打起來。他更有可能打算殺了我省去一切麻煩一了百了。

反正無論怎樣就是要我拿出渾身上下所有實力就對了!

就在亞晴見我們兩就快打起來打算制止之時,一道人影插入我和隊長之間。

「誒誒,你們在做什麼好玩的事情嗎?也算我一份嘛,哈哈哈。」

那隨性的語氣。那吊兒郎當的樣子。還有那不停笑得瞇瞇眼的獨特標誌性表情。

這樣獨特的種種特征很快就讓我明白了他到底是何人。

他就是黑魔使清除部隊的一員【利亞多】。

不過這次倒是有些不同。一直以來見到他都是身穿黑魔使的制服而現在卻是潔白又鬆垮的白色T-shirt。今天沒穿黑魔使的制服難道他放假嗎?

不管怎樣我還真覺得他這個人好像怎麼樣都無所謂似的。

「哼……」隊長貌似興致全無,無視了利亞多和我轉向亞晴和鐵布拉準備開始殺意的修煉

「鐵布拉,我先對你一對一的指導。亞晴妳先自學。就這樣……」說完隊長就帶著鐵布拉進入了幻界中修行。雖然鐵布拉看起來有些抗拒和人學習,但為了變強他不得不丟棄那種感覺。只能咬緊牙關按壓自己的情緒和隊長進入幻界中。

這下真的完完全全將我這黑魔使的菜鳥丟下來。

「哈哈哈,滅你被拋棄了呢。」利亞多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事實就如利亞多所說,這下子就沒人教我了。

「什麼都不用做把這件事交給他們解決的話不是挺好的嗎?什麼功夫都不用下~什麼~~危~~~~~險都沒有的話簡直就是太幸運了不是嗎?小滅滅~哈哈。」利亞多像勸誘我別理這次【男子】的事情。全交給那些有經驗的黑魔使去解決就好

雖然那樣聽起來很合理又輕鬆但我可不想要那樣!

「哎呀?看小滅滅你的眼神就像剛剛我說的話你不認同那樣呢~~。」利亞多也觀察到我肯定不會就這樣罷手

「利亞多我記得你是【清掃組】的人吧?」

我心中有個想法,那就是……

「難不成小滅滅你想要我教你操控殺意的方法嗎?」利亞多果然已經猜透了我的想法

「沒錯。」我想確認利亞多肯不肯教我…不,是肯定要利亞多他教導我。因為就像隊長所說的那樣已經沒時間了。三天后就要和男子戰鬥、交手并結束這次城市毀滅的危機

「……」利亞多沉默

「不行嗎……?」果然我是在強人所難。仔細想想這也是當然的。憑我這種才剛覺醒能力不久的菜鳥怎麼可能……不,明明答應了亞晴以後發生的問題要一起去解決不要獨自承擔。這樣想的話我剛剛不就是在違背當時的約定嗎?

「可以哦~。」

正當我放棄的時候,利亞多答應了我的請求。

「真的嗎?!」我再次確認以防聽錯

「噹噹~對啊,我剛剛的確是答應了小滅滅你可是有個條件……」

果然不會平白教我嗎?

「那就是……」

「等一下,滅你找這種人學的話不如我教你。誰知道他會開出什麼條件。」利亞多還來不及提出條件亞晴就插話阻止

「好過分哦,小亞晴妳這麼說的話人家可是會哭的哦。」

利亞多嘴上雖這麼說但表情完全沒有沮喪之意反而還將自己的笑容發揮得淋漓致敬

「那我就坐在這看好戲吧。如果小亞晴做不到的話我再來好了。如果做不到的話那之前的約定就……哈哈哈哈。」利亞多選了一個好位置橫躺下來。看起來像是準備看好戲

面對利亞多這種態度,亞晴更加堅決要教會我如何掌控自己的殺意。

不過貌似亞晴和利亞多之間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秘密。看這氣氛還是不問好了。

「滅,無論怎樣你一定要學會。我不想被那個傢伙小看了!聽清楚了是【無論怎樣】!!」亞晴的口氣很可怕,萬一我還是學不會控制的話說不定會被亞晴萬刀斬死

雖然發生點事情,但終算能開始殺意的修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