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S chapter - Chapter11: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01-08 12:04:56pm

其他·同人


夏只知道自己停不下来,控制不了自己的理智和举动,一次又一次地朝黑龙打去。

阿库诺基亚一级反击打在他小腹,夏毫无防备地向后退了几步。

他实力大增,但也只是在攻击上,他压根没注意防备阿库诺基亚。

而后者是谁,他是鼎鼎大名的阿库诺基亚,而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任人摆布的。

他还是初次让人打得如此难堪,身上都有好几处明显的伤口了。

众人一见此,一下子便因为夏的举动而士气大发,又开始了他们的攻击。

但在阿库诺基亚眼中这些也就是小啰啰。

棘手的是END和那四位灭龙魔导士,虽然那几个人的实力和END的实力可说是天差地别,倘若他们使用了龙之力,也许打平都不在话下。

斯丁和罗格两人那熟练的合体魔法,还有温蒂的敏捷,葛吉尔的攻击。

在阿库诺基亚眼中都成了一种威胁。

他在高空中与END战斗,两人的速度都十分迅速,就连肉眼也捕捉不了的速度,只留下了虚影。

“你... ...”阿库诺基亚微微一愣,在闪过END攻击的那一刻他好像看见了他的眸子正缓缓改变颜色。

墨绿色的眸子居然变成了黑色,仿佛还能在黑眸中看见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嗜血红光。

阿库诺基亚暗道不妙,虽然他不清楚END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眼下情况一定不容小看。

在地面上的杰尔夫也着急地大喊不妙,担忧地注视着高空中的两人,握紧的拳头却又无法给予协助。

夏,失控了。

看来他还没掌握好他的END之魔法,所以才导致落入此田地。

阿库诺基亚看不清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他的心是空的,犹如傀儡一样只是个战斗傀儡一样攻击着自己。

倘若说他在想什么,在他心中重复上万遍的只有两个字。

那便是露西。

他当然不知道露西到底是谁,但是这样看来END好像很重视她。

在他失去理智的这一刻,他依然记得那位。

在他心中扔下了豌豆的种子,萌芽的幼苗,还有他那冷却了却不忘初心的的心。

从小到大,他的愿望只有两个。

很简单,一是找到在777年7月7日失踪的龙老爹伊格尼尔。

二是守护好妖精的尾巴的伙伴们。

潜意识告诉着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大家。

伊格尼尔和露西已经在他面前死了,他不能在失去重要的伙伴。

就是如魔咒一样的压力,在他心中扎下了根,成为了他心中唯一的心愿。

随着END的魔法,这心愿成了他的压力,成为了他加快觉醒的理由,成为了他再一次失控的原因。

他已经,阻止不了自己的举动了。

犹如在看着失控的自己不断伤害着阿库诺基亚,星星碎碎的攻击落到地面上,还是温蒂等人好不容易为大家挡下才平安无事的。

他不断呐喊着,卑微地希望自己可以快恢复理智,但奈何那面无表情的“自己”却还是不断攻击着阿库诺基亚。

END敏捷地闪过阿库诺基亚的攻击后,却没想到那黑龙的咆哮就会这样落入地面。

天知道黑龙的魔法究竟有多可怕,但奈何失去理智的END却不以为然,眉毛也不动一下完全无视了地面上遭殃的伙伴。

“大家!”在心中最真实的他不禁喊出了生,但自己却没有任何能守护大家的魔法,第几次再次厌恨自己的身份。

黑龙的咆哮就这样朝大家而去,众人匆忙地想逃走,但奈何黑龙攻击范围太大,不管逃哪都一样是死路一条。

“糟糕!快攻击咆哮抵消掉咆哮!”葛吉尔不禁着急大喊道,和其余三位一同发动攻击打算以咆哮对咆哮。

但奈何并无卵用,黑龙的威力实在是太强大,区区他们几个根本不能和黑龙对抗。

眼下夏又失控,没人为他们挡下攻击,难得就这样败北了吗?

难道真的就要死在这里吗?死在自己的家园之中,还有好多想做的事都未完成。

「想和蕾比一起去湖边。」

「想和大家一起在公会里开开心心的。」

「想把剑咬之虎建立成和妖精尾巴一样强大的公会!」

「总有一天一定会超越葛吉尔先生和夏先生!」

未完成的心愿,和在战斗后想做的事情。

难道,真的要死在此地,抱着未了的心愿就这样陷入地府吗?

葛吉尔咬紧牙根,注视着那朝着大家而来的咆哮攻击,忽然奔到最中间打算为大家挡下所有攻击。

“葛吉尔!!!!”身后传来的是那位熟悉的女孩的呐喊声,仔细一听还能听出隐藏在言语之中的抖音。

“我,在活下去和保护大家中选择了保护大家。”

“若要我逃走一辈子挂上背叛者的称号,还不如让我光荣的死去。”

语音落下,只听见哭喊声还有呐喊声,还有鼓起勇气站到他身旁的三位。

“为了大家的未来。”回荡在的耳畔的,是混合在一起的男女音。

回身一看,温蒂、斯丁和罗格都带着笑容看着他,坚毅的目光还有掉落在地的汗水。

都是少年少女们所期望的未来。

当鼓起勇气想守护人的那一刻,便是做强大的魔法,便是生命中的“光”。

“再”

“见”

盘旋在蕾比耳旁的,是最后看见他回头对她展露笑容的那一刻。

“葛吉尔!!!!!!”

不要,不要在离开她一次,不要再重复那种感觉啊!

试过一次的痛,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活下去的理由是因为有他,那么倘若战争结束没他。

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再大再美的地方,再温馨的地方没他,便和坟场无分别。

刻苦铭心的痛,烙印在心上的印记,此时此刻又渐渐疼了起来。

“光!”梅比斯那一刹间猛地睁开双眼,立马伸出右手指向黑龙的攻击。

下一秒钟被她创造出来的幻影魔物便迅速转移到葛吉尔等人前挡下黑龙的攻击。

“大家赶紧退后!”杰尔夫大喊道指挥,见身旁的梅比斯早已汗流浃背,却还是坚持不放下手,唇瓣早已被她咬得出血,她却还是独自忍耐着“创造”与“幻觉”魔法所带来的副作用。

在唇角旁的并非异物,而是她鲜红的血液。

“九十九光阵”,只见她咬紧唇瓣迅速做了好几个可疑的手势,见大家都退后了不少,手便在半空中画出法阵。

大怪头早已挡下黑龙攻击的冲击,奈何攻击依然存在,只是延后了落下的时间。

只见大怪头魔物也随着梅比斯的动作在半空中画出更大的金色魔法阵,迅速地画下复杂搞不懂的法阵后,梅比斯双眼暴睁。

金色双眸便直勾勾地注视着大怪头,一瞬间黑龙的攻击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高空的阿库诺基亚不禁大吃一惊,诧异的往地处一看,嘴巴都忘了合上。

“九十九光阵?不可能,那是失落的魔法,不可能会有人使用,更何况还是加注在创造魔物身上”阿库诺基亚不禁脱口而出的惊讶,还有无法移开的视线,落在了那位依然还是少女模样的梅比斯。

只见她脸色难看地合着十指操控着魔物的动作,下一秒钟她便一个劈掌给消去了黑龙的攻击。

阿库诺基亚微微一愣,却没注意到降临在他身上的攻击。

“黑炎龙的崩拳”,语音落下,未把注意力放在END身上的阿库诺基亚便被某男的攻击给从高空直直压倒在地面上,难过地吐出了一口血水,强大的攻击把他给伤得不轻,一转眼附近的地面都给摧毁得惨不忍睹。

背后通过神经线传来阵阵刺痛,碎石子刺破了阿库诺基亚的衣服在肌肤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疤。

END面无表情地又展开攻击,一击一击致命的攻击加在他身上。

再加上温蒂在远处为END施加治疗魔法,所以他也没什么伤口。

“夏!”

没反应。

“夏先生!”

依然没反应。

他已经失控了,连理智怎么写他都不清楚了,阿库诺基亚反抗他也无所谓。

深渊的黑眸反映出的只有眼前的敌人,仿佛昔日所许下的承诺与希望都只是过去。

嗜血的红光,还有沾满鲜血的黑爪,都在透露着他已失控的消息。

“不可能!”艾尔莎大喊道,想走前阻止已疯的夏,杰拉尔及时拉住艾尔莎的柔夷,才阻止了她的举动。

艾尔莎想挣脱杰拉尔的手,但奈何后者居然紧紧抱着她不让她挣脱,她所骄傲的魔法在那一瞬间居然无法起了作用。

梅比斯忍住口腔的血腥味,做出了一连串的可疑举动后,在短短的几秒钟里妖精尾巴的大伙还有其他人变被金色光环所包围,在圆形光环的庇佑下,他们安全地没受到阿库诺基亚和END的攻击。

“妖精之球,初代这是... ...”米拉皱紧眉心,狐疑地回身看向早已累得大口喘息的少女,不明白初代为何如此做。

就算夏再怎么疯了,他依然是妖尾的伙伴不是吗?

“夏,是END,倘若不这样做,大家都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