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当白赴美摊上高宥帅 - 第三章

姚籍诗≪听说爱情回来过≫  - 发布于2018-08-12 9:52:40am

都市·爱情


天气明朗,白赴美的心情亦如是。

昨晚的那个告白根本不算数!

她经历了通宵的左思右想,才发现告白失败的主要问题。

那就是,司徒诺诺的声音太霸气!如果是她用了自己天籁般的声音表白,没准早就成功了。

“算了,还是别想了……”一直以来,都是她欺负司徒诺诺来着。不知曾几何时,她居然从S转去了无敌M。

这件事情想来都令她不解。

司徒诺诺曾经拍着她的肩膀,同情地说:“赴美,你真的有M的气质啊!”

一想到损友的诅咒成真,她气得甩甩头。眼下的黑眼圈更是让人无法直视。

“白赴美!”

一听见司徒诺诺的河东狮吼,她跑着进校门。

今天,绝对绝对不能让司徒诺诺找到她!就算丢脸,她也绝对不要被司徒诺诺抹去了她小小的尊严!

“白赴美!有种别跑!”

“你有种别追!”

“啊!”

只顾着看后方的白赴美,不小心撞到了一位男同学的背后。

冒失的白赴美揉着通红的鼻子,弯腰并道歉了三次。

看都没看是谁,就继续她的逃亡之旅。

“没关系。”迟来的回答,随着空气消失。

男同学看了不远处的司徒诺诺一眼,马上移开了视线。

而司徒诺诺全然懊恼地看着跑似笨鸭子的白赴美。

这个白痴肯定不知道,她在她家男神面前出丑了……

.

量白赴美的智商,司徒诺诺一下就能解决她了。

“嘿嘿,诺诺……好巧哦!”

“是啊,真巧。在男厕所都能遇见你呢!”

司徒诺诺打量着空无一人的男厕,“白赴美,你的脑子里都是直线吗?!躲的地方百年不换。”

白赴美咬牙切齿地看着某人,“我这不是让你节省劳力么。”

“说不说?给你一次眨眼睛的时间!”

白赴美较真地屏住呼吸,死活也不眨眼睛。

就在她双眼就被挤出来的时候,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是他。

乘着司徒诺诺转身之际,白赴美迅速眨了眼睛。

“我们进来才发现,走错地方了。呵呵……”司徒诺诺拉着白赴美的手,尴尬地笑着离开。

白赴美定睛地看着他,发现他憔悴多了。

果然,失恋是一种病。

“原来和我一样。”他的声音轻似羽毛,和他阴柔美的五官匹配。

这句话,只有白赴美领悟其中的含义。

离了五米以外,司徒诺诺给了白赴美一个暴栗,“你看啥?人都不在了!”

“已经是矮子了,别再打我的头,行吗?!”

这个司徒诺诺,三天两头就来一次强暴。

哦,不是,是家暴。

“你在为失恋找替身啊?啧啧,口味偏差太大了吧?”

“怎么着?”

“他的挑战性也太高了……据说,他不近女色。”

“人家都谈恋爱了,哪轮到我?”

“和谁啊?那位烈女把他给制服了?”司徒诺诺眯着双眼幻想,“我看他啊,根本是受的的气质!他那女友,肯定是每晚把他折磨得……”

司徒诺诺意味深长地看着白赴美,满满都是YY的笑容。

白赴美幻想着两个男人躺在床上的情景,浑身抖了几下。

要是这壮观场面被她亲眼所见,肯定是满地鼻血……

她吞了一口口水,“诺诺,他的男友是你家元帅。”

司徒诺诺不解地看着她,抬起右手背摸摸白赴美的额头,“赴美,你发烧啦?”

白赴美气嘟嘟地甩开她的手,“我没有。”

这厮一直都认为她是疯子。

“赴美,你肯定是告白失败才想把我一起拖下水。希望我陪你一起失恋,是吧?”

“我没有必要骗你……那天,我在商场看见他和元帅抱在一起。”

“你就扯淡吧你。”

说曹操,曹操就到。

这时,白赴美看见一抹身影就在前方不远处。

她灵机一动,拉着司徒诺诺,躲在路边的草丛里。 他拿着手机,狗血般地站在她们的正前面。

“帅,我好想你。”他的声音带点哭腔。

白赴美想,这么中性的声音,该迷倒了多少的女人、男人……呃,和人妖。

“说好的各走各路。”

电话那头的人依旧冷静得令人心慌。

萧晨忽视他的冷言冷语,“让我去找你,见你一眼,好不好?”

“永远不见。”丢下了这句话,他把手机给挂了。

他低着头,刘海随着风遮住他的细眉大眼,“帅,我爱你。”

此时此景,两位旁观者只听见了萧晨单方面的说辞。

司徒诺诺全身瘫坐在草地上,却迟迟哭不出来。

万万没想到,她心目中的元帅竟然拥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咱们都是天涯沦落人。”白赴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懂你。”

司徒诺诺站起身来,拍掉屁股上的灰尘,“去你的沦落,姐只是心里不痛快!”

“你就别想了,弯男也有被扳直的可能。”

白赴美在幻想,元帅会在男人和女人之间会为自己选择哪一个性别呢?

“那你去扳直他,我以后任你差遣,任劳任怨!”

白赴美惊恐地看着她,恶心了一阵,“我可不想你每天跟着我,我们换个比较好玩儿的赌注。”

如果真的能差遣司徒诺诺这位大小姐,她的下场只有受气、受气,再受气。

“说说看。”

“我去扳直元帅……你呢,把我的高冷男神变成暖男。怎样?

“你脑子进水了?”

“哎哟,我这是为了我们的美好未来计划嘛。”

“我为什么必须答应你?”

“难道你怕吗?”

“怕你到时反悔呢!尽管放马过来。”

“嘿嘿。”白赴美的脸上出现了皎洁的笑容。

“只要他们谁先谈了恋爱,谁就算赢了。”司徒诺诺想了想,“惩罚的事由我决定。”

“一言为定。”

白赴美相信,她们的平淡无奇的高中生涯,得开始变得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