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1:实力悬殊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4 1:06:18am

奇幻·玄幻


凯特进入酒店之后,迟迟没有更多的动静。

“喂,你不进去帮忙可以吗?”晓雪不免担心了起来,于是对白月说道。

“他交代我保妳周全,如果妳出了什么差错,那个护妻狂魔会砍死我的。”白月的嘴还是一样毫无遮拦。

“什么护妻?!”尽管白月只是开个小玩笑,晓雪的脸上还是不自觉地浮现了一抹羞红。

“哈哈,妳难道不觉得那家伙最近很在乎妳吗?简直都把妳当成老婆了。”白月趁凯特人在里面,大肆地添油加醋起来,企图制造给他点意外的惊喜。

“你......”晓雪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白月在某种程度上点到了她心中的敏感之处;她很尴尬。

“嘛,一个护妻狂魔,一个夫唱妇随,真是好甜蜜呢。”白月见到晓雪的反应,马上就乐在其中,用嘟嘴接吻的表情继续调侃起来;反正那阴暗的臭脸男还在里面。

“闭嘴!”极度的羞臊冲昏了晓雪的脑袋,令她直接地赏了白月的脸一拳,以阻止他喋喋不休的言语攻击。

好冰!

晓雪定睛一瞧,拳头都结上了薄薄的寒霜。

“哈哈,妳还真好玩,就跟妳老公一样。”白月脸上顶着一脸裂痕,依然嬉皮笑脸的;晓雪开始有点明白,凯特平时针对白月的厌烦态度。

“什么老公!?别瞎说!”晓雪立刻又补了白月一记上钩拳,白月的下巴还真的被打碎了。

“好啦,我就去关照一下妳的丈夫吧?哈哈。”白月还真是不讨打就不自在,说完就马上前往酒店大门查看;他已经确认周围没其他危险的魔物,因此很放心地抛下晓雪。

“这个王八蛋......”晓雪都忍不住骂出了粗鄙的字眼,心中已经在暗暗盘算,把这件事告诉凯特好了。

只不过,这样不就好像自己受了委屈,要找男人出头了一样吗?!

晓雪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挣扎,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头皮抓下来了。

“呃!”突然间,白月整个人被弹飞回来,身体撞碎在酒店庭院的大树。

!?

晓雪隔了好段时间才反应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她唯有询问道。

“酒店好像被什么强大的力量给覆盖了,外界无法入侵。”白月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严肃,破碎的身体正迅速地重组回人形。

“咦?!”晓雪很是错愕。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强的力量,里面似乎有比魔王更加可怕的东西......”白月说着的同时,眉头不由紧锁了起来,身体都在打着寒颤;就连他这般的高手,都在本能地畏惧那股未知力量。

凯特!

这也让晓雪心中的担忧瞬间升到了极点,因为凯特还在里头。

回到酒店的大厅。

“你有什么企图?”凯特也不啰嗦,直接对面前的该隐提问。

“呵呵,放松点,我可是很有诚意地过来找你,当然不会让你吃亏。”该隐说完,他身旁的随从也递来了红酒和酒杯,摆在凯特的前面,并替他倒了酒。

“有话快说。”凯特的语气很沉,他最讨厌拐弯抹角的家伙,更何况对方还是恶魔呢?

“呵呵,那我就开门见山吧,和我联手吧?”该隐邪邪地笑道。

“你什么意思?!”凯特勃然大怒,浓烈的杀气也被点燃了导线,彻底炸开了;这也弄得随从们就要出手制止。

他断然不可能与吸血鬼为伍!因为他追寻已久的仇人早和它们联成了一气,更何况他可是弑魔者,又怎么可能与恶魔同流合污?对方是在开自己玩笑吗?

凯特也没在怂,正欲大幹一场。

“不好意思,我教导无方。”该隐见状,也只是无奈地笑道。

随后,他冷冷使了个眼色:“都给我退下!”

在魔神的威压面前,凯特的杀气转眼便被碾压,等级上的差异显而易见。

随从们就算有一万个不甘心,也只能停下动作,退到更远去待命。对他们而言,该隐的命令才是优先的选项。

“弑魔者先生,可以冷静下来了吧?您若是不满意,我还可以当场把他们全杀了哦?”该隐虽然脸上和颜悦色,却语出惊人。

咦?

凯特已经曝出了漆黑怪手,并把削短式散弹枪掏了出来、对准了该隐的脑袋,魔能的填充也已经抵达了饱和的状态。

没有商量的余地,这就是凯特的回答。尽管他知道实力悬殊,但他就算是死,也不愿意继续这场谈判;又臭又长、没有营养,简直浪费时间!

“唉,我明明最讨厌暴力的说。”该隐话才说完。

‘砰——’凯特就扣下了扳机;刺眼的光炮便白压压地迎面而来,这一发子弹更是在周围掀起一阵乱流,硬是将玻璃都给震碎,就连周遭的墙面也被刮得崩裂开来,随从们也只能将手挡在眼前,遮掩那伤害眼睛的强光。

外头的白月和晓雪更是被酒店中传出的骚动给惊呆了。

而该隐呢?他似乎不以为然,继续坐在沙发上,直到光炮即将命中之际,他才突然抬腿一踢......

‘轰!!!’刹那间,酒店的所有楼层统统遭到了破坏,当中曝出的光柱更是冲破了云霄、直通天际。

楼层爆破的过程中,白月更是赶忙地造出了厚厚的冰罩子,将晓雪也一同保护在内,避免散落的瓦砾堆砸中她。

直到外头的动静消失,白月才慢慢撤去了冰罩子,一探外头究竟。

在浓浓的尘雾之中,仿佛见到了好几道身影。

随后,白月也操控寒风拨开了尘雾。

?!

“凯特!”晓雪见状,不由自主地呼唤道;白月则是吓得无法说话,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悬赏12亿的强大罪犯——弑魔者,竟然也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凯特的脖子正被一支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给掐着,并且被举了起来。当然,他作为杀手锏的漆黑怪手和新枪,明明都祭了出来,又是哪路高手有此能耐?

定睛一瞧,那也不过是个看似柔弱的外国美男,也不晓得他是哪来的力量,将凯特给高高举起,更令两人惊讶的是,他几乎毫发无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