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2:血神,该隐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4 4:19:04am

奇幻·玄幻


“真是厉害的一枪呢,光是余劲就把我的手下给全灭了,他们的实力明明都在魔王级的水平。”该隐稍稍打量了下被燃为焦灰的随从,故作惊叹地赞道。

“呿......”被他掐着的凯特仍旧没有丧失战意,因为后座力而受伤的漆黑怪手尽管颤抖不已,还是在努力举着枪。

“得了吧,我承认你有很强的力量,但若是无法妥善控制的话,顶多也不过是个储存魔能的水槽而已。”该隐另手一个弹指,就将凯特的散弹枪给弹落在地。

万事皆休?

就在此时,灵剑终于冲破了凯特的收纳空间,在该隐的脸上划出了血痕。

“笨蛋......”从最开始,凯特就明白对方那压倒性的实力,所以才封闭了收纳空间,不让灵剑出来作战,因为这战斗说不定会导致她魂飞魄散。

“哦?真是挺稀奇的武器呢?简直就跟活的一样。”该隐斜视了着正要飞回来再攻击自己的灵剑,脸上刚刚被划伤的地方也自我愈合了起来。

“放开公子!!”灵剑带着怒吼破风而来。

不要回来!这白痴的剑!

凯特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只得在心中暗骂。

该隐才要有所行动。

?!

他的下半身突然就被冰霜给冻结、攀爬。当然,能做到这种事的就只有白月。

由于对手实力强劲,他唯有攻其不备,灵剑的突袭正好给他制造了一个机会。

晓雪本身在战斗上就是个外行,光是看着这场高等级的战斗,就已经让她忘了怎么反应。

“想不到人类里头,还有这样的强者。”该隐话才说完,就完全被冻成了冰雕,灵剑也伺机捅穿了他的心窝。

成了!

灵剑怎么说都有直接伤害灵魂的特性;这么一刺,相信就连魔王级的生物都会当场毙命,但......

此时,包覆着该隐的冰层出现了裂痕,灵剑也慢慢被逼出了他的体外。

对手可是魔神!

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该隐身上的冰膜也一鼓作气炸开了,灵剑更是被这股力量给弹去了远方。

当白月回过神来的时候,该隐已经放下了凯特,闪现到他的面前。

?!

充满邪气的眼神正与他四目交对,进而将一种名为恐惧的印象深深烙在了他的心理层面。

糟糕!

“蛛网血刀。”随着该隐的话语一落,他的掌心也放出了血红的丝线,并且迅速编织成蛛网的形状;猛地砸在了白月的身上。

“呃!!”白月虽说具有元素化的体质,肉体在平常就算粉身碎骨,也都能安然无恙地活着,可是这一招却让他感觉到了久违的疼痛。根据蛛网刀的切割、四分五裂的身体也赫然曝出了鲜血。

自从练成元素化以来,白月早就告别了这种大量的出血;如此的重逢真是悲壮。

随即,白月倒下了。尽管该隐给他留了一口气,可是他已经玩不出任何花样了。

“啊!!!”眼前的画面太过惊悚,吓得晓雪当场尖叫起来。

“抱歉,让你碍手碍脚的话似乎会很麻烦,只能先请你躺下了。”该隐舔了舔自己脸上被溅到的鲜血,邪邪笑道。

“为什么给我留口气呢,难不成是看我太帅......”死到临头,白月仍是惯性地耍嘴皮子。

晓雪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哈哈,你还真风趣。我不会杀死你们任何人,这样已经能展现我的诚意了吧?弑魔者先生,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听我把话说完。”该隐回头对才要爬起来的凯特说话。

“不,这家伙你只管打死,感激不尽。”岂料,凯特竟如此回答,他的眼神中是满满针对白月的藐视。

本来严谨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就欠一阵寒风和鸦鸣。

该隐都懵逼了,彻底无语。

晓雪也完全傻了眼。

“我去!卖兄弟敢再快点?!”白月是气得炸毛;早知道就不出手救他了!

“我不记得有你这样的兄弟。”凯特反驳道。

“喂,喂,现在吵架真的好吗?”该隐有些头疼,建立起来的主导权都快被这两人给完全破坏了。

咦!?

突然间,该隐后方的地面窜出了一道黑影,斜斜朝他后脑刺来。

没错,那正是刚刚被弹飞的灵剑。

原来如此,借用谈话转移注意吗?是相当不错的手段,只不过.......

该隐马上就侧移了脑袋,躲过灵剑的偷袭,当灵剑要回锋砍他时,他就用双唇接住了剑刃。

雕虫小技在魔神的面前,根本无法卖弄,即便过程只占用了一瞬间。

但这一瞬间争取来的空隙已经足够!

?!

该隐察觉时,凯特已经裹上了血身战衣,并拉出道道残影冲进了他的怀中,手臂借由旋转来增加力度、漆黑怪手贯穿了他的胸膛。

死吧!

凯特在捅穿该隐的心脏后也没有半点松懈,将炎武罩体的魔法全压缩到了漆黑怪手之上,灼热的火焰也顿时令该隐的上半身炸得支离破碎;滚烫的鲜血溅撒四周,却不见半点肉块或骨头,灵剑也趁机摆脱了束缚。

随即,只剩下半身的该隐也总算倒下了,凯特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可是他却不敢马上解除血身战衣,深怕对方死灰复燃。

“蛛网血刀。”忽然,他的背后轻轻传来一把声音。

?!

当他要回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蛛网状的血刀断然轰在了他的背上,硬生生将血身战衣给切碎、剥落。

“呃......”若非血身战衣的保护,凯特现在早被蛛网血刀给大卸八块了,但他体内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当场就咳出了鲜血、倒地不起。

血身战衣这招本来就有着极大的反噬风险,甚至还会引起贫血的症状,他现在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挺硬朗的嘛,你的战衣。不过操控血的话,我貌似更胜一筹。”这时,他的身后走来了一双脚步。

没错,那是身体完好无损的该隐。

刚刚在凯特的面前,那个被轰剩的下半身也自行溶为了一滩血浆,并且和被剥落的血身战衣,一同让该隐吸入了口中。

该隐既然身为吸血鬼的始祖,血液自然正是他的本体、或者分身,刚刚溅出去的鲜血又让他迅速再生了新的个体。

这就是掌控血腥的魔神--该隐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