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3:神之血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4 5:01:42pm

奇幻·玄幻


血身战衣,素来是凯特战无不胜的杀手锏,像这样被外力强行剥下的情况还是头一次。

“呃......”凯特顿感五脏沸腾、就地呕着血。

这不单单是血身战衣本来的副作用,其中更包括了蛛网血刀的余劲,所造就的内伤。

“你的计划并没有差错,想法也很好,但你仍然没有办法打赢我,因为这只是纯粹的实力差距而已。”该隐蹲了下来,配合凯特此刻的视线说道。

这时,灵剑又从该隐的后方刺了过来。

“碍事。”该隐斜眼一瞪,后背便张开了一道血蛛网,将灵剑给缠缚包裹,完完全全将它给封印了起来。

凯特逞强的表情中隐隐流露着不甘,微微抖动的身子是再起不能,他已经束手无策。

?!

突然间,该隐的身旁飞来了几颗火球,但威力不强,他连闪躲都不需要;这火球还没打到他的脸,就自行在他周身的魔能力场中销毁。

“哦?”该隐把注意力转到了火球飞来的方向。

那是掏出短法杖的晓雪,面对实力强大的该隐,她当然也是怕得瑟瑟发抖,甚至都快哭了出来,但凯特正面临着大危机,她也一时情急就出了手。

“大姐,拜托妳别添乱了,快走啊!”迟迟无法恢复身姿的白月无奈地骂道,毕竟对手可是魔神,修为低下的晓雪又岂能和他匹敌?简直就是自杀!

该隐瞧她那故作坚强的模样,邪恶的笑容顿时浓郁到了极点,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笨蛋!快逃!”凯特见状,急忙鼓起剩余不多的气力,咯着血喝道。

“我不要......”晓雪的心底纵然没有半点计划,但她还是凭着那丝无谋的勇气,耍起了固执。即使没半点力量都好,她也不愿就这样抛下凯特离开。

“呃......”也不晓得是不是刚刚过于激动的缘故,凯特一时间无法攒积肺活量来发声,体内的损伤比他预想得严重。

“哈哈,看来你挺在乎她的嘛。”该隐站了起来,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才准备要向着晓雪踏步......

嗯?

该隐感觉到自己的脚被什么抓住了;那赫然是凯特的漆黑怪手。

“别对她出手......”凯特昂首怒瞪该隐,他正用着最后的气力和执念,紧紧握住了该隐的脚,不肯让他接近晓雪。

尽管这只是毫无功用的垂死挣扎,但凯特别无选择。

“你果然很在乎呢,那样的话.....”该隐说着的时候,他被凯特掐住的脚就液化为血,挣脱了凯特的掌握。

?!

“可恶......”凯特目前连站起来的气力也不够,只能勉勉强强,像只蠕虫一样徐徐爬行,他已经无法阻挡该隐的脚步。

快逃!傻瓜!

无能为力的凯特,现在也只能在心中如此渴望。当然,这是一个不可能的奇迹;就算晓雪现在肯开窍,也绝对无有能耐从该隐的手中逃脱。

明明只要不多管闲事,该隐就不会察觉到她的存在,这个蠢丫头......

白月虽然近在咫尺,不过他的身体伤得太重,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进击的该隐。

“别过来!”晓雪眼见该隐步步逼近,慌张地运起魔能,朝着前方的该隐连发数十颗火球。

“哈哈,妳的魔法还真弱呢,就这样也敢对我出手,看来妳也很在乎弑魔者先生呢,你们是情侣吗?”该隐甚至还有调侃晓雪的闲情逸致,低水平的攻击即便再来个整百发,他都没有闪躲或格挡的必要,凭着周身固有的魔能力场便足以应付。

“别瞎说......”虽然该隐的揣测并不属实,但这质疑却问到了晓雪的心坎里头,她脸上不由自主地抹起一丝羞红。没错,她也在这几天的过程中慢慢察觉到了,自己那颗情窦初开的心......

咦?

在晓雪瞬间的晃神之际,该隐已经闪现到了她的身后。

“混蛋!”凯特仍在努力地试着爬起。

快动啊!我的身体!哪怕一秒都好......

可气力的耗尽依旧是不争的事实,等待着他的也只有充满不甘的绝望。

“有人说,恋爱中的少女是最美的。仔细一瞧,妳也挺美的嘛。”该隐从后嗅着晓雪的秀发,然后轻轻舔了舔她白皙的脖子。

强敌就在身后,晓雪的反应马上就被恐惧给麻痹了,不知所措的她也只能任着该隐宰割。

难不成?!

凯特似乎察觉到了该隐的意图,更加激动地动着身子,硬是要勉强自己站起来。

白月也在尽力组合着破碎的身体,但很不顺利。

?!

忽然,晓雪感到脖子一阵刺痛,温热的鲜血也泼上她的脸颊;该隐露出了吸血鬼的獠牙、咬了她。

那个瞬间,凯特的大脑一片空白,因为这是比他预想中还要糟糕的结果,震撼得他无法思考。

“晓雪!!!”几秒之后,他才终于在所有情绪的爆发下,喊出了一直以来不曾出口的名字。

被吸血鬼咬伤,最坏的情况便是被同化成吸血鬼,再者咬伤晓雪的还是吸血鬼的始祖,更加没有治愈的可能性。

在该隐贪婪的吸食下,晓雪的瞳孔也渐显灰暗,她的意识正变得模糊。

咦?!

就在该隐快要吸干晓雪的鲜血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赶忙松开了口,放下晓雪。

“这血是......”该隐的脸色很难看,就连站也站不稳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凯特和白月都不明所以,不过该隐似乎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吼!!!”该隐冲着黑夜就是一声咆哮,他的胸口正闪着一道正欲破体而出的金光;并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更是令周围的花草树木都枯萎了,就连飞鸟虫子都被震得当场毙命。

凯特和白月也只是勉强撑了下来,维持住意识。

这便是魔神的力量吗?

“竟然是神之血吗?有趣!哈哈,太有趣了!”随后,该隐才消化了那道金光。他用手掌托住了脸,遍布冷汗的表情又再次撑起了那抹邪笑。

神之血?那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