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6:洪逸灵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8-14 11:05:35pm

奇幻·玄幻


伤口才刚愈合,街道尾那头便白光一闪,一位身穿黑衣白鞋的少年以转圈的方式骤然出现,在原地转了半圈掀起了一阵微风吹入巷内,手持的铁扇在胸前轻轻扇着。

巷里靠墙的竹子因微风而略移动了位置,正好遮住了她的视线。

她只看见少年鼻子以下的五官及衣着,但这足以让她辩清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

“洪逸灵,玩得还愉快吧。”那人一手插着口袋信步走来,走动间把手上的铁扇轻松抛至上空,接着铁扇消失了,而它亦走到了她的面前。

接着艳红的视线停留在她腹部衣着上的大片血迹再往不远处那被咀嚼过,有些不成型的肉类忍不住说教起来“温柔些嘛,这可是人类的躯体。”

“你少管。” 洪逸灵嘟起嘴,一副不服气的模样。颜无天猜想此时她内心的对白应该是【人家已经痛得不行了,你还责怪人家】。

刚苏醒的黑魔就像孩子,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亦暂时无害。一星期前要不是墨卿云在颜无天可触及的地方成魔,这黑魔怕是因为好玩而跑得不知所踪了。

而洪逸灵便是颜无天为她取的名字,毕竟此时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墨卿云了。

“对了,无天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方才在路上遇见你苏醒当天的星探,似乎正在找你,怕你出什么愣子所以过来看看。” 说完,颜无天腾出另一只手恶意在洪逸灵的脸上用力捏捏,又道“你可记好了,得把握机会,要在人间界有立足之地才能成就后来要完成的事。”

“用不着你说,我清楚得很!撒手!” 不耐烦的洪逸灵从中推开捏着脸颊的两只手,屈起扭曲的手指就向颜无天攻击。

所幸颜无天及时察觉,左右摊开双手做为平衡,把身躯往后倾去同时身轻如燕地与洪逸灵来开一段距离。

“唉,现在的年轻人居然是这样报答恩人的。”虽说这点攻击对颜无天来说不算什么,可它居然该死地装出一副伤透心暗自擦泪的模样,似乎还自搭效果音乐......

“洪小姐原来你在这儿。”没来得及反驳,星探大叔毫无预警的出现让洪逸灵只好搁置吐槽一事,连忙把双手藏在衣内直到双手回复人型。

“我先行离开,不奉陪。” 当洪逸灵再次把视线定在方才颜无天的所在位置,那头已经空空如也。

“洪小姐?”见洪逸灵恍神,星探先生再次唤着。

“是,星探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 努力装出一副欢迎的笑容,洪逸灵转身之际不偏不倚地踩着地上那自己浓稠的血,不但弄脏了凉鞋还弄脏了双脚。

后知后觉的星探大叔这才发现洪逸灵满身血迹,吓得脸色灰白“你这是......” 也许再继续下去说不定还吓尿呢。

“这个吗?”指了指身上的鲜血,洪逸灵赶紧解释“刚刚有位老爷爷不小心跌倒,跌穿了脑袋,我是因为帮忙所以身上也沾上了血。对了我们不是还得谈合约吗” 说罢,洪逸灵推着星探大叔走出巷子,好让星探大叔不再纠结于那些血迹。

而这一切也正被说好离开的颜无天在一旁默默关注着。

怎么办,望着眼前有些天真的洪逸灵,他真想尽快让这魔性未完全醒觉的家伙在人间界大开杀戒呢。

至于天界那头。

仙婢的性命对某些身候而言也许根本不值一提,但他们毕竟也是曾在天界为服侍主子而尽心尽力,所以天神大人特许让牺牲的仙婢们参与仙葬。

那是仅次于神葬,为壮烈牺牲的士兵或阶品较低的神明所举行一个仪式。

只见天界的某院子内,一个又一个的藤筏上铺满了各种鲜花,躺在鲜花上的正是已逝的兵士们与仙婢。

院子里,一众神明观礼,望着那黯然失色的苍白脸孔,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声,没有生离死别的哀伤,只有淡淡的惆怅。也许是因为众神都知道他们已经尽了毕生最大的能力来履行职责,也或许是因为躺在那藤筏上的早是孑然一身的存在。

没有人会为他们落下心疼的泪水,这让宋恒不禁想起了墨卿云。

天神站在院子里的较高的地段凝望远方那漂浮的浮岛。

岛屿的底部就像是一座倒立的山,被五彩缤纷的薄雾所包围,看不清岛上一草一物,只能隐约看见耸立的松树,极为梦幻,是一个神明也到不了的地方。

天神朝众神明点点头,紧接着白发真者拿起手上的鹤杖朝藤筏比划“愿汝安息于九霄云之中。”

与同时,天神也伸出了手上那风信子,直到白发真者余音落下之际,一阵奇妙的风从后方吹起,带着些许芬芳。原本还是一束的风信子随即变成无数片花瓣,带领着牺牲者缓缓地飘向那无法抵达的岛屿。

当遥远的那方出现互相辉映的巨大霓虹,仙葬才告一段落。

很快地,大殿上又挤满了等待上奏的神侯,或者说等待看戏这词应该更加贴切。

“启禀天神大人,方才接到东侯岳佟来报,人间界出像异像受牵连的人类数以百计。”好不容易等到了天神上殿,任何一位神侯皆没来得及上奏便让一路慢跑而来的守卫兵给抢了对白。

天神面露难色,挥挥手示意守卫兵退下。

此时,南侯桦陵首当其冲地从大殿的一旁站了出来,开门见山问道“天神大人,恕桦陵斗胆,有闻夜郇将护执行神务向来十拿九稳,可此次将黑魔之主归于虚无一事败于垂成,天神大人可否于个中原因,告知一二?”他铁了心要追问到底,一举一动看起来依旧毕恭毕敬的,可众神皆知桦陵的本意是——逼问。

天神眉头紧锁,面无悦色,紧握着扶椅的双手微微颤动,仔细一看脸色居然还涨红了不少。

夜郇见状,也从大殿一旁走了出来,打算下跪请。罪毕竟如今南侯桦陵紧紧咬住的是他而不是宋恒,倘若他坦然把责任给担下那么黑魔苏醒一事也就无人会追究到宋恒身上。

只是万万没想到,夜郇单膝还停留在半空中,宋恒已捷足先登,于众目睽睽下跪在大殿上,“天神大人,是宋恒有负重望。。”

“宋武神,此话怎讲?执行神务的是夜郇将护,而将重任委于夜郇将护的则是天神大人,又怎会与宋武神扯上干系?”别说是南侯桦陵,这下连白发真人也猜不透。

“不要......”被宋恒所作所为给震惊到的夜郇一时间也不晓得该如何是好。他知道宋恒已做好将责任全揽上身的准备。他内心激动得很,可从喉咙吐出的话语却柔弱得几乎听不见,因为他害怕,害怕宋恒会继续说下去。

“宋武神,究竟何罪之有?”这次开口的是闭月羞花的天神。

【别再说下去了......你可以反驳......】夜郇用眼神,无声乞求。

可宋恒望了夜郇一眼,不单没改变主意,意识反而变得更加坚定“宋恒于心不忍,便命夜郇将黑魔之主给放了。”

宋恒语音刚下,大殿上的其他神侯开始对宋恒指指点点,咬耳间还有意无意地把刺耳的话给泄露出来。

此时原本还半跪在殿上的夜郇像泄了气的气球软坐在地上,被锥子扎心般疼痛,含泪呆望着宋恒,他不理解为何宋恒不反驳,杀死黑魔之主并将其灵魂与意识囚禁在无极之地方可阻止黑魔一谈本就毫无根据,更无先例可言,岂能把责任怪罪于任何一方呢?

桦陵抿嘴,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白发真人对桦陵的虚假感到厌恶,怒容满面,但是碍于桦陵老树扎根,心腹众多,他也不擅自轻举妄动。

但他在心里已将桦陵绑起来抽了无数次鞭子。

天神亦是一股怒火在胸前翻腾,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才不至于爆发但大殿上那无数只等待将宋恒定罪的眼神从未间断。

良久,天神才开口“宋武神私放黑魔之主,以致人间界与天界大乱,实为重罪,即使过往功绩显赫,亦难辞其咎,即日起押送至寒冰之地服刑七七四十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