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4:血毒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5 8:04:20am

奇幻·玄幻


该隐得意的笑容还没有持续多久。

呃?!

他的表情突然有变,然后就倒胃地呕出才喝下不久的鲜血;并不是这血的味道太差,而是他根本无法消受这血中蕴含的纯净之力。

堂堂的血族之神,竟然无法将血给占为己有?这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神的力量,果然不可侵犯吗......”该隐用衣袖抹了抹嘴边的血,摇摇欲坠的站姿正显露着他此刻的虚弱。

该隐的身体反应是大大震撼了凯特与白月,令他们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落在昏迷的晓雪身上。

哪怕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联手作战,都无法伤到强大的该隐半分,而晓雪仅是鲜血就把这逆天的魔神给搞得如此狼狈。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两人对她的印象,也不过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都市女孩,只是曾经有段悲惨的经历,才会以驱魔师做为目标而努力奋斗。如此看来,这女孩的过去似乎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看来这肉体的时限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该隐瞧了瞧自己手臂,正慢慢地灰化崩裂。

?!

此时,凯特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魔能威压,正朝着这个地方逼近。

在上面?!

凯特抬头一看,皓白的满月中央似乎有个黑影,而且还在逐渐放大着......

‘咻!’周遭顿时狂风大作,任何稍微轻点的东西都被刮得在空中乱舞,一时间也令两人的眼睛难以睁开。

直到风势平息之后,两人才定睛一瞧。

那是————龙?!

没错,从天而降的正是货真价实的龙。

长着一对巨大的龙翼,全身覆盖着黑色的鳞片,尖锐的爪子和象征着威严的龙角,这都是龙族固有的版刻形象。不过那似鱼似龙的头型,以及它身上长着的鱼鳍和尖刺来看......

这家伙不是随处可见的混种龙!而是为数不多的真龙!这世上广泛流传着它的传说,各大典籍或者网络都有它的资料记载,这家伙是传说中的魔物——巴哈姆特!

据闻它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魔神的门栏,并在世界各地的海域帮助人类击退进犯的海洋魔物,故此被民间誉为善龙之神,联合国更是将其列为一级保护的对象。

为什么传说中的魔物会来到这里呢?

只见巴哈姆特趴在该隐的面前、俯下首来。

“顺便介绍一下,这是我上个月收服的宠物,小巴巴。它现在已经受过我初拥的洗礼,成为了血族的一份子。”该隐就像个在炫耀自己多有钱的高富帅、得意洋洋,然后就攀上了巴哈姆特的脑袋。

所谓的初拥,是吸血鬼增加新成员的一种美称。就是吸血鬼平常的咬伤对象,再借由獠牙上的血毒使其感染,最终将被咬者给吸血鬼化。靠这种方式造就的吸血鬼,会本能地服从当初咬伤他的上级。

想不到这血毒对魔物也能起到相应作用,凯特与白月算长见识了。

这或者只有该隐能办到吧?不然这魔物遍地的世界早成了吸血鬼一族的天下。

“三天后,我会派遣使者过来,邀你再度会谈。你当然没有拒绝的权利,如果你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永远当个魔物的话,哈哈———”该隐说完,便乘着巴哈姆特高飞离去,那临别时的讪笑声也深深刺痛了凯特的心,久久挥之不去。

在刚刚的过程中,凯特已经恢复了些许气力。

“呿!”只见他不屑地用拳头捶了下地面。

此刻的他,正在心中暗暗地自责:“为什么?我如此地弱!就连一个女孩都没有办法保护!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恶魔伤害......”

随后,他又将脑袋狠狠地撞在了地上、反反复复,导致额头破皮流血。

可恶!这样还算什么弑魔者?!根本就是个废物!笑话!

“你就别再这样搞自残了,又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而且你这样子,那女孩会难过的哦?”白月见状,不忍劝道;他的上半身才总算组合完成,下半身仍在努力复原。

“公子!拜托别这样!”该隐走了之后,束缚着灵剑的血蛛网也终于解开了。灵剑也马上就化为了人形,上前阻止凯特的自我惩罚。

?!

刹那间,灵剑还以为自己眼花,但她真的没看错。

凯特哭了,他眼睛流下的是悔恨与不甘,还有无法保护晓雪的愧疚。

素来冷酷的凯特竟然也有这般软弱的一面,灵剑既意外又感慨。

她虽然想好好安抚凯特此刻的心情,但她却没办法做到。毕竟凯特在乎的是那个女孩......

灵剑下意识望向了不远处的晓雪;她仍在昏迷。

尽管灵剑本身已经不再具备人类的肉身,但她的情绪还是不由自主地揪了一下,那是酸溜溜的醋意和妒忌。

倘若自己能再晚生个几千年就好,或者能与她公平地竞争?

灵剑何尝不想独占凯特的牵挂呢?但她对于主仆关系尚有自觉,更何况她只是个剑魂;这份倾慕,打从一开始就不会有结果......

“呃。”这时,晓雪似乎要醒过来了。

凯特见状,立刻就要勉强自己站起来,好过去查探晓雪的情况。

“公子,我扶你。”灵剑心里或多或少存在着不情愿,不过眼下能安抚凯特的,就只有晓雪了。

于是,灵剑就这样搀扶着凯特,来到了晓雪身边。

晓雪似乎很难受,合着眼的表情有些扭曲,就连她的手脚也在微微颤动,就像是在挣扎着什么;她已经长出了吸血鬼的獠牙。

突然间,她猛然撑开了眼皮,曝出血色的双瞳。

“吼!!”只见她发出了一种野兽般的咆哮,挺身就要朝凯特的脖子咬去。

?!

凯特本能地用手托住她的下巴。

“快住手!妳想对公子做什么?!”灵剑也从后抓住了晓雪,以阻止她的行为。

晓雪就像只发了疯的狗般,不断地重复着咬牙的动作。

凯特大致明白她的症状,通常人在初次变成吸血鬼的时候,会产生一种非常饥饿的感觉,导致吸血鬼的本能占据思考,拼命地想抓附近的人来吸血,以填饱肚子。

平常的她虽然有些口是心非,也总爱和凯特拌嘴,但她每次都会在凯特受伤的时候,二话不说地替他治疗,并温柔地照料着他......

那样的她,如今却变成了这般丑陋的模样,凯特又于心何忍?

她若是不吸食鲜血的话,很快就会被本能给永久支配,最后完全丧失理智,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可吸食鲜血的话,不也是多制造一个吸血鬼吗?

凯特也不认为该隐的话可信,毕竟目前的医学界中,治好吸血鬼化的案例是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是始祖级的血毒呢?

想到这里,凯特也只能忍痛地亮出漆黑怪手。

现在给她个痛快?或者才是一种最大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