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3-1 冒險啟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08 5:55:01pm

奇幻·玄幻


經驗值。

是無法看見卻又實際存在的東西。

比如,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小伙子,夢想成為一名鑄劍工匠。經過長年累月的學習和操作,從一開始連錘子都不會用,到後來僅用一小時便鑄造好一把劍,繼而成為工匠界數一數二的名工匠。在那段學習如何鑄劍的過程,經過無數的失敗,從錯誤中吸收一次又一次的寶貴經驗,便是所謂的經驗值。

世上所有領域的專家,都不是一開始便是如此厲害。他們也有過懵懂、不知所措的少年時期,經過時間洗滌並在其領域中不斷學習成長,最後爬上了專家、達人的位置。

但以上所說的,和我接下來想說的完全不一樣,卻又有些許相似之處。

在我們的視界裡,能夠以意識操作並看見自身的基礎能力值,如天命的數值、力量值、防禦值等。透過不斷與魔物戰鬥、取得勝利,從中累積一定的經驗後,基礎能力值便會上升,也就是俗稱的“升級”。

簡單舉個例子好了。

據說,每個人的基礎能力值在出生時都大同小異。後來因為生活環境、成長過程和學習專業等各不相同的因素,於是能力值在後天便朝不同的方向發展。

神武的天命最大值是430,等級10,速度比等級11的我還要高。身為弓箭手,命中值當然也比我高,唯一的缺點是力量值普通,防禦值更是少我一大截。

他在五歲之前原本立志要和我一樣成為一名劍士。但不知怎地,某天他突然說他想當一名弓箭手。自那天起,他勤加練習弓術,每天傍晚繞著村子跑上十圈,以增強體力與速度。

持續不懈的努力漸漸有了成果。

神武的命中值和速度有了飛躍性的上升,但相對的防禦值和力量值則以緩慢的速度增加。

高命中、速度快、防禦低,這就是標準弓箭手的能力值。

在我到處打聽之下,標準劍士在等級11的能力值應該是每項能力處於20~25左右,防禦值更是不可能高達48。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標準劍士的天命在等級11時,絕對超過500。

我的情況則有點……不,不是有點,是非常奇怪!

等級11,天命最大值只有2,力量值35,防禦值48,速度32,就連其他數值都比正常劍士來得高。這也是我被熙月村年齡相近的孩子稱為怪人並疏離我的主要原因。

因為我和別人不一樣。

我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也沒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我想,是上天可憐初生嬰兒的天命都比我高,因此才讓我的其他數值都比正常來得高一些吧。順帶一提,初生嬰兒的天命多在30~45之間。

我真悲哀,嗚嗚嗚。

沙沙……沙沙……

不遠處傳來某種東西踩到枯葉而發出的摩擦聲把我從思緒中拉回來。

我和神武不約而同停下腳步,將背包放在一旁,各自拿出武器進入戰鬥狀態。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組隊。

自我倆混熟後就經常結伴到起始之森狩獵,彼此間可說是默契十足。

小時候我們的合作模式是背靠背互相守護對方。當敵人接近神武時,我便和他互換位置,幫他解決近處的敵人;在遠處或高處的敵人,如鳥獸猴子等,就全部交給神武百發百中的弓術。

可是數年前,當我等級升上5時,防禦值突飛猛進地升高,接著發現起始之森的小魔物都傷害不了我,於是我們就換了個打獵模式。神武在視野良好的制高點射殺遠處的魔物,而我則清空地面靠近的敵人。

『全都是野豬,數量是我們平常狩獵的三倍。』身後大樹上方傳來神武的報告。

『果然沒那麼輕易抵達目的地。』我將夜行者架在身體中央,下盤微蹲,集中精神聆聽周遭不尋常的動靜。

一頭野豬冷不防從前方草叢中跳出直向我衝來。我身子靈巧一跳往左邊閃開,迅速轉身對突然失去目標的魔物使出交叉二連擊,隨即野豬便化成碎片往四周爆散開來。

爾後,野豬群陸陸續續從草叢中竄出,不知不覺中把我包圍起來。

『啟人,可以嗎?』神武擔心地問。

『沒問題,你專心解決遠處的野豬。』

我把劍舉至齊肩,猛地原地迴轉使出【旋風斬】,隨即我的周圍捲起一陣狂風,耳邊不斷迴繞野豬受到風圈撕裂所發出的哀嚎,緊接著便是接連不斷的碎片爆開聲。

【旋風斬】的攻擊範圍比起上次擴大了許多。我推測可能是上次在河裡使出的緣故,水流的阻力無形間阻擾了我旋轉的力道,因此這次在沒有任何阻力的情況下,斬擊範圍才會比上次大上許多。

『噢?這劍技什麼時候學會的?』在哀嚎遍野的混亂中,上方傳來神武的疑問。

『昨天被天空魚纏著時,無意中學會的。』

『真巧,我昨天也研發了新技能,你看。』

神武熟練地從箭筒抽出一支鐵箭架在弦上,發射。

沒什麼特別。

忽然,射出的箭矢在空中閃爍藍白色光芒,周遭的溫度似乎下降了少許,涼颼颼的。

『嗚…………!』

藍白箭矢射中目標的同時,目標瞬間結成冰塊,接著“砰”的一聲爆裂。碎裂的冰塊以壓縮後的超高速往四處飛散,在碎塊射擊範圍中的野豬連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就這麼死了。

『帥斃了!』我驚呼。

我倆你一句我一句的閒話家常,不知不覺已把來襲的野豬消滅完畢。

對起始之森的魔物來說,我們的等級算偏高。除了首領級,剩下的野豬、狂暴兔、大嘴鳥、天空魚等,都是等級1至3的魔物,可想而知其經驗值對我們來說是相對地少。因此狩獵這麼多年,我們才得以升到現在這等級。

今天共有七批魔物襲擊我們,其中五批都是野豬、兩批狂暴兔。在應付狂暴兔時,我發現有一小群野豬混在裡邊,嘗試給我來個偷襲。

托強力防禦值的福,我的天命沒有在戰鬥中因偷襲而削減。不過由此可見,我殺了野豬王的行為,真的激怒了野豬一族。無論犧牲多少同伴,它們依然拼命向我們發起攻勢。

直至夜幕低垂,我們在河邊撿了一些乾柴,簡單起個篝火,將戰鬥中得到的野豬肉塊插在火邊慢烤當晚餐,這才結束了今天的旅程。

我和神武猜拳,輸的守夜,贏的先睡,三小時候再換班。

然後,我輸了。

幹。

۞ ۞ ۞

在神武呼呼大睡時,我百無聊賴坐在河邊,撿起身旁的小石子,一顆一顆丟進河裡。兩眼無神看著濺起的水花打呵欠,腦袋則正經思考該怎麼做,纓牛才會饒恕我不小心把野豬王變成“天國的野豬王”,還因此讓我升了一個等級的事道歉。

『那個,不好意思,我無意中殺了你起始之森的一個幹部,可以原諒我嗎?』

『對不起,升了一個等級,都是我的錯。』

『嘿,兄弟,我帶了你最喜歡的【美味乾草】,吃不?』

………………

好像不管怎麼說都不對。

『啊~~~好煩啊~~』

滋……

嗯?什麼聲音?

周遭頓時暗了下來。我狐疑地往回看,朦朦朧朧中只見篝火不知怎的熄滅了,冒出陣陣白煙。

『吼……』

一聲低吼猛地從我身後傳來。

下一秒,背部傳來彷彿骨頭碎裂的劇痛。在我意識到時,身體已經懸空並往右邊的樹林飛去。

我以雙手護頭,做好準備減輕撞上樹幹的衝擊力。

這時背部再度傳來比剛才更強力的打擊把我打至地面,身體因過度用力撞擊地面而反彈至低空,再度落下。

一股鐵鏽味湧上喉嚨,受不了的噁心感,我迫不得已將口中的東西吐出來……是血。

我勉強翻過身體,一個龐然大物毅然聳立在我面前。由於篝火熄滅而光線不足,我沒辦法看清這怪物的模樣。

上天像是為了讓我知道襲擊自己的究竟是什麼怪物,夜空的雲層逐漸散開,月光徐徐灑落在怪物臉上,漸漸露出其面貌。

怪物露出牙齦的大嘴頻頻發出低吼,左眼有道觸目驚心的疤痕,身高至少比我高出一倍,漆黑的尾巴不時敲打地面發出咚咚的駭人聲響——刀疤猿王。

我急忙伸手欲抽出身後的夜行者,卻摸不著任何東西。這才想起夜行者放在神武旁邊的睡袋中。

該死!這是什麼低級失誤!就連新手劍士也不會守夜而不帶武器啊!

咒罵自己愚蠢的同時,刀疤猿王舉起強壯的右手,握成拳狀,往我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