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6:自责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9 6:01:22am

奇幻·玄幻


经过昨夜的折腾,凯特是完全累趴了,一直睡到中午才从床上爬起。

由于白月向杰拉克的下属陈述了敌袭的经过,本来入住的酒店也遭到了破坏,杰拉克也只能另外安排他们到都市的外围,一个比较复古的小镇上落脚,他们也入住到了杰拉克旗下所经营的民宿。

凯特尚觉得脑袋昏沉,贫血的症状似乎还未缓和过来。

他的体质由于长期使用各种剧烈的药物的缘故,累积在体内的药性也令血毒无从入侵。

咦?

凯特看了看自己的手,已经被插入了点滴;这里的环境也不像是医院,怎么会有这种医疗服务呢?

‘嘚——’这时,房门朝里打开了。

是晓雪,她手中正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个附带盖子的碗和汤匙。

“你醒了?!”晓雪见到才爬起上半身的凯特,匆匆走了过来,先将锅子安置在床头柜上。

“这里是......”凯特从昨晚倒下之后就睡到了现在,如何来到这里的过程全然不知。

“是你雇主安排的地方,我们先量个血压吧?”晓雪边回答,边从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了血量测量器。

“这些东西妳是从哪儿搞来的?”凯特好奇地问,毕竟这样的地方不可能提供这种医疗上的配备,最多也只是急救箱那种治治外伤的东西。

“昨天我吸了你很多血,所以才让你失血过多,我只能跟你雇主要了......”晓雪的语气顿时变得低落,那表情都快要哭出来了,她还在为昨晚的事耿耿于怀。

他当然能理解晓雪的感受,要论自责的话,他又何尝不是呢?无能为力的自己非但没能保护她,还害她变成了嗜血的魔物。

这傻丫头。

“我都说了,这不是妳的错,是我自己要让妳吸的。”凯特只得安抚道。

“嗯,没事。我们来量血压吧......”晓雪勉强破涕为笑,她似乎不想让凯特过度操心。

凯特虽然还是对她很挂心,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随后,他伸出了手来,让晓雪给自己测量血压;收缩压为83,舒张压为56。

这对成年人来说,还是偏低的数值。

“比昨天的情况好了很多......”晓雪看完数值后,虽然泪光还在眼珠子中打转,却隐隐有些开心。接着她就撤下了血压仪,收回了床头柜的抽屉。

“妳真的不考虑去当医师吗?”凯特始终认为这一行才是她的天职,也希望能让她尽早放弃驱魔师这个目标。

“先别说这个了,你现在得好好补充营养才行。我刚刚熬了碗粥,赶紧趁热吃吧。”晓雪说完,就掀开了碗上的盖子。

“这好像不是普通的粥......”虽然碗中的粥看上去是白粥,但嗅觉敏锐的凯特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膻味。

“嗯,专门补血的羊骨粥。”晓雪就这一强项,而且粥的表面非常清澈,恐怕她在熬这碗粥的时候,很细心地捞着浮渣。吸食鲜血的罪恶感已经深深种在了她的心底,所以才打算尽自己所能来补偿吗?

凯特当然看出了她那点小心思,晓雪隐藏的自我挣扎也让他很不是滋味,因为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要她这么做,于是他说:“其实,我的大衣里头有些药......”

“驳回!那些药现在开始,要统统没收!”晓雪斩钉截铁地打断凯特,她对凯特随身携带的药物看来很有意见。

“里面有造血剂。”凯特再说。

“那种强制促进新陈代谢来造血的东西,完全不健康,也会让你的器官增加负担,我要全部丢掉。”晓雪别过头来,鼓起脸颊;她对凯特很不爱惜自己身体这点感到生气。

“没关系,我的收纳空间还有。”凯特不解风情地回答,同时从收纳空间掏出了一支注射笔。

“不可以!”晓雪马上出手跟凯特抢注射笔,凯特也是死活不肯松手。

“妳不必再想着补偿我什么了,因为错的是我,都是我太弱了,所以才......”凯特见到晓雪那尽心尽力为自己着想的模样,他不免愧疚了起来,这也令他忍不住说出了心底话。

“才不是这样!是我吸了你的血才......”晓雪的眼眶终究还是抵不住泪水的沉重、开始崩堤。她话还没说完,凯特就用双手搭住了她的肩膀。

“真的够了,我根本不值得让妳这么做,我本来就是一个亡命之徒,也总是拼上自己的性命去消灭恶魔,我更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活着,我就是这么烂命一条,就算妳昨晚当场把我的血吸干,我也......”凯特纯粹想让晓雪的罪恶感得以释然,尽可能地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糟糕的家伙。可话才说到一半,晓雪就直接给了他一记耳光。

“别再说这种傻话了,什么烂命一条?你知不知道,我很在乎!你这个笨蛋!”晓雪已然泪流不止,随后便一把抱住了凯特。

如晓雪所言,凯特确实是个笨蛋,他即便能察言观色,看透一个人的心思,他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人、说服人。

现在反而让晓雪彻底哭了,他也只能轻轻地说声:“对不起。”

?!

突然间,晓雪就像感应到了什么,马上止住了哭泣,同时放开了凯特。

“我突然想到有些东西忘了买,我先出去一下。”晓雪说得很僵硬,似乎在隐瞒着什么,转身就要匆匆离开的时候。

凯特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妳哪来的钱在这里消费?妳真的很不会骗人,其实妳饿了吧?”凯特明白她的意图,当场就拆穿了她的谎言。

“才没有......”晓雪反驳的时候很弱气,看样子是被说中了。

“刚刚我已经看见妳的牙齿了。”凯特说完,晓雪也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上排牙齿。

吸血鬼的獠牙确实曝了出来,这也令晓雪不敢回头,她深怕凯特再见到自己的丑陋模样,只得背对着凯特,试图甩开他的手。

咦?!

凯特瞬间一个用力,强行将晓雪整个人给拉倒了,并且让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晓雪虽然想立刻爬起来,不过却被凯特用双手搂住了。

“放开......”比起尴尬,晓雪更在乎自己那快要暴走的吸血欲望,奋力挣扎了起来,她深怕自己又会像昨晚一样,伤害凯特。

“放开了妳,妳又能怎样?去吸别人的血吗?”凯特严肃地问。

说到这里,晓雪顿时沉默了下来。

如凯特所说的一样,现在就算逃避也不是办法,其他人呢?以后呢?

吸血已经取代了她的进食本能,她若是过度饥渴的话,又如何抵抗这本能的摆布呢?于是,她终于有了结论。

“现在杀了我吧。”随后,晓雪坚定地说。

“说什么傻话?”凯特果断地反问,他显然在抗拒这项建议。

“你既然是弑魔者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看清楚我的牙,我现在可是吸血鬼!是魔物......”晓雪好不容易压住的情绪又要爆发了,带着抽泣声对凯特发出了质问。

她实在恨不得凯特就在昨晚杀了她,她或者就不必像现在这样,痛苦、挣扎了吧?

这疑问也一下刺到了凯特的心坎里,令他沉默了下来。没错,逢魔必杀才是弑魔者必须坚守的信条,这也是凯特在很早之前就立下的誓约。

在过去的工作中,他曾经宰杀过各式各样的恶魔,当中更是不乏一些友善的家伙,或是未成年的幼崽,也包括还在怀胎状态中的雌性魔物。辣手无情正是他素来的行事作风,为什么偏偏就无法对这女孩下手?

因为自私、因为在乎、因为喜爱,所以才造就了如此丑陋的自己吗?自己到底还有什么资格去挂上弑魔者的名号?甚至去屠戮其他的恶魔呢?

‘我也不过是个可笑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