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7:血意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9 6:02:08am

奇幻·玄幻


凯特沉默地望着晓雪,随之只见他的左手破开了人类的表皮,露出了漆黑怪手。

?!

晓雪很是错愕,莫非凯特真的要......

也好,就这样死掉的话,或者就不需要再害怕自己去咬伤人了吧?

晓雪毅然闭上了双眼,做好受死的准备。

凯特也慢慢地将漆黑怪手移到了她的面前......

啊!

好疼!

凯特只是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这也令她顿然张开了眼。

“妳会闭上眼睛,就表示妳还有畏惧,不想死的话,勉强什么?”凯特一脸无奈地说道。

“我......”晓雪是无言以对,因为被凯特给说中了。

求死,她确实想过,脱口而出也容易,但那只是被情绪一时间给迷惑,求生的本能还是不争气地出卖了她。

没错,她惧怕死亡,她还想活着。

“哼。”随后,只见到凯特的用漆黑怪手的拇指锐爪,轻轻在脖子旁划出了一道血痕。

“你疯啦!?在幹什么?!”晓雪对他的自残行为感到错愕,急忙爬起来,强行挪开了他的漆黑怪手。

呃?!

晓雪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模糊,她的獠牙也似乎在蠢蠢欲动;伤口中传出的鲜血气味正勾引着她快要爆发的吸血欲望。

“不可以......”晓雪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本能,抱起脑袋就是一阵猛摇,希望能借此保持清醒。

咦?

这时,凯特突然给了她一个拥抱,更将她的脸搭在了自己的肩膀,贴近那条刚刚划出的血痕。

“来吧,别勉强自己。”凯特也只是在她的耳边温柔道。

“不要......”晓雪试图挣脱凯特的搂抱,但无奈的并不是凯特的力气,而是她本身的意志薄弱。

近距离下的诱惑更加刺激了她吸血的本能,她就快要失控了,持续的磨牙行为和滑落的泪水,也只是她在做的最后挣扎。

随后,凯特把手慢慢移上了她的后脑,轻按了下去,一口气将晓雪给推到血欲的深渊中、无法自拔;晓雪也终于将獠牙给刺了进去,贪婪地吸食起来。

凯特沉默地看着那个明明在享受着吸血,却又崩溃大哭的可怜女孩,也只是沉默地将她给抱紧。

他无法狠下心来杀死晓雪,放纵她的欲望、并包容她的一切,这也是凯特目前能做到的赎罪方式。

为了不令她再露出这种表情、再受到伤害,凯特也暗暗下了决心。三天之后,势必要让这件事给画下句点!

很快,晓雪便吸饱了,吸血鬼獠牙也总算是缩了回去。

凯特这才松开了双手,但晓雪似乎还对他的拥抱依依不舍,徐徐将身子退开了一段距离。

凯特双唇泛白、脸上或多或少展露着疲倦,他也用手抹去了晓雪嘴边的血。

他平常有那么温柔吗?

双眼哭红的晓雪也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然后用白魔法给他脖子上被咬出的伤口治疗;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一方面她有些暗暗窃喜,却又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厌恶,更憎恨那个伤害凯特的自己......

“以后只要妳肚子饿的话,只管找我。我的身体素质是常人的好几倍,所以不必担心我身体的状况。”凯特话才说完,晓雪已经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

“你又再说这种话了,你真当自己是铁打的吗?昨天明明好不容易才替你输了血,结果你又乱来,你这个笨蛋!大笨蛋......”晓雪激动得很,甚至挥起了小手,轻轻捶打着凯特的胸口、飙着泪。

“我答应妳,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死掉的。但妳也要答应我,不能再勉强自己,或责怪自己了。”凯特也把手搭在了晓雪的脑袋、抚摸了起来,令她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挥打凯特的双手。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晓雪的脸上不免抹起一丝羞红,含蓄又好奇地问。

“因为我......是妳的师傅。”凯特在回答的时候,中间斟酌了一下,才说完了整句话。有些心里话,他还是无法说出口。

晓雪的表情似乎有点失望,气嘟嘟地鼓起双颊、别过了脸。

呃......

凯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话了。

“我去!都这种节骨眼了!你怂个蛋啊!?”此时,躲在房间橱柜内中的白月破门而出,瞬间打断了两人尴尬的气氛。

这家伙的串场方式依旧那么突然,一时间让两人惊呆了。

“啊!”有了第三者出现,晓雪才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失态,难为情的她马上被吓得从凯特身上跳下来。

“你这个人渣,什么时候就躲在那里了?”凯特用盯着垃圾般的眼神瞪住白月,本能反应地握紧了拳头;上头也正聚集着若隐若现的雷系魔能,这是准备要丢落雷鞭的节奏。

“打从一开始。”白月想也不想,笑呵呵地秒答,他这种摆了明就是来讨打的态度,是最令凯特不爽的。

“死吧!”凯特也是难得温柔对待一个人,却好巧不巧被最讨厌的家伙看光了,难掩心中的恼羞成怒,一记狠辣的落雷鞭果断轰了过去。

?!

可落雷鞭还没打中白月,就自行销毁了。

“这是......”凯特这才察觉到自己的魔能运转似乎不太顺畅。

莫非是之前被该隐的绝招打中的时候,所留下的后遗症?

“你还真是喜欢见面就用魔法招呼人,不过昨天的蛛网血刀似乎存在着伤及脉络的效果。你虽然仗着血身战衣的保护,或多或少能抵御大部分的威力,但是你的脉络已经受损了,至少得过两个星期才能复原。”白月说着说着,人也慢慢走了过来。

凯特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然后试图聚集其他属性的魔能,但都维持不了多久便自行消散。

“这连我的白魔法都探测不到,你为什么知道?”晓雪怎么说都是负责治疗的人,她都没察觉到凯特的脉络受损。

“你别忘了,是谁输血给他的?元素化体质本身就是和精神相互连接,然后再让肉体转化成为魔能的一种形式。我的血是活性的,相对也具备魔能的性质,所以要探测他体内的脉络流动并不难。”白月一本正经的解释,让晓雪有些无法适从。毕竟白月在他的印象中,就是吊儿郎当的欠扁家伙。

“等等,你刚刚说输血......”凯特在听完后,忽然感到一阵头晕,但为求确认,他还是战兢地问。

“哎呀,讨厌啦,现在你的身体里面已经有我了......”白月见状,立刻摆出了风骚的媚态,就连口吻也刻意娘化了,当场就恶心得凯特差点石化。

咦?!

突然,凯特双手搭住了晓雪的肩膀。

“哦?!”白月似乎很感兴趣,这是意料之外的好戏。

“呃!?”晓雪在错愕之余,也感到相当尴尬,羞臊瞬间便染红了她整张表情。

现在怎么说都是在白月面前,就不能收敛一下吗!?

“妳应该还很饿吧?”凯特认真地质问道。

“啊!?”晓雪一时间不明所以。

“妳很饿对吧?!”凯特瞪大的眼神都曝出了血丝,有些怪可怕的。

晓雪是被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来!把我的血全吸干吧!别客气!”凯特正试图用气魄强行逼着晓雪屈服,他已经有种精神崩溃而自暴自弃的感觉,漆黑怪手的锐爪就要再度划开自己的脖子。

即便死!他也不想自己体内流淌白月的臭血!这还不如叫他下地狱!

“你冷静点!!”晓雪赶紧阻止了他的自残行为,慌忙的呐喊顿时响彻整间房子。

白月也只是默默地在旁看着好戏,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