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8:封印的魔能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19 6:03:00am

奇幻·玄幻


隔天,凯特趁着众人睡着的时候,擅自下了床,独自走出了民宿之外。

接着,他就在小镇的外头,找到了一个水质清澈的湖边。

这一带非常偏僻、空旷,作为训练场所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由于脉络的受损,导致他魔能的运作变得非常困难,凯特为了三天后的会谈,有必要确认自己目前能施展的魔法;对方还不晓得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彼此随时都有可能大打出手。

凯特从清晨开始,就一个人在这里练习了好几个小时,终于也试出了结果。

高阶的魔法几乎都无法施展,中阶的技能则有小部分无法施展,初阶的魔法倒是没有问题。

不过他背上的诅咒纹章却完全无法开启,漆黑怪手还能凑合使用。灵剑本身具有意识,因此也不需要太大的魔能驾驭。道家灵符在笔法上本身就有着一定的魔能架构功能,姑且还能发挥一定的效果,但如果要注入魔能来强化威力就完全不行。

作为杀手锏的削短式散弹枪本身也需要极大的魔能填充,方能扣下扳机,现在只能仰赖之前买下的两箱手雷了。

能用的底牌虽然看上去还很多,可是若以魔神作为对手的话,那还是远远不够的;该隐的强大,他也是亲身体会过的。

这可不是乐观的状况。

他现在反倒羡慕起白月的元素化体质了,由于元素化就是将肉身练成元素魔能,相等于没有形质的能量体。即便肉体哪处被破坏、撕碎,他都能凭借元素化的便利重组躯体,包括体内的脉络。

回想起昨天,白月那得意洋洋的猥琐笑容,凯特就禁不住捏紧了拳头。

“这位法师先生......”突然间,有人从后打扰了他。

谁?

现在的时间还早得很,这种偏僻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人经过才对,于是他马上回头观望。

究竟是何方神圣?

是一名修女,金发蓝眼的外国美人,虽然她身上穿着严谨的修道服,却遮掩不了她那魔鬼般的完美身材,尤其是那对壮硕的玉峰,堪称人间胸器。

在入境其他国家的时候,相关部门都会给入境者的护照施下【念语术】,避免造成沟通上的问题。

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语言,因此反而造成了交流上的问题。这魔法能直接略过语言的不便,将意念转化成谁都听得懂的念语,有效时间则是根据护照上的日期;晓雪的护照也是白月借用亚联的名望,临时给办上的。

“有什么事吗?”凯特也不明白对方为何叫住他,于是问道。

“努力用功是好事,但能不能别再练习魔法这种邪恶技术呢?”修女冲凯特笑了笑,然后慢慢走到了凯特的身边。

“魔法是邪恶的技术?怎么说呢?”凯特对这个论点挺有兴趣,反正也是闲着,不如就听听看对方的见解。

“那你相信有神吗?”修女突然莫名其妙地问。

呃......

这不会又要进入传教的模式了吧?凯特至今为止,也遇过不少这种为了信仰而疯狂的人,净说些没营养的话来强迫他人服从信仰,简直浪费时间。

“我不信这套,再见。”凯特直截了当地回答后,马上就要掉头离开。

“信奉神迹,方能得到救赎;信奉魔法,罪恶将会降临,求你相信神吧?迷途的羔羊。”这时,修女一把抱住了凯特的手,硬是将凯特的手臂陷进了双峰之间,妥善地活用了这对胸器的优势;色诱。

真够缠人!

“我都说了,不信这套,快点放手。”毕竟也不过是刚刚见面,对方又是个女孩,凯特也不想用太粗鲁的手段。

“就听听也无妨嘛,你也不会有损失。”修女死死抱着凯特的手,死活不肯松开,尽管凯特正试图挣脱。

“我的时间已经损失了。”凯特冷冷地回答。

“但我看到你这样的迷途羔羊,我无法坐视不理。求你,就五分钟,不,三分钟也好,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修女仍旧死缠烂打,凯特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草泥马的模样。

“关我屁事。”凯特索性不再墨迹,直接怒道。硬是用蛮力向前走,修女也只能被动地拖着走。

修女也没有放弃的意思,抱得很紧。

“妳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了。”凯特受够了她的缠人,打算直接用魔能逼走她。

“随便动用暴力的人,死后必定下地狱,你现在更需要听我把话说完了。”修女依旧顽固,手都有点勒疼了凯特。

我去!有完没完!

凯特也不欲再和对方废话,开始运起体内的魔能,打算手臂的汗孔发出,将修女给震开。

呃!?

就在最后关头的时候,凯特感到手臂里头一阵刺痛,眨了下眼;好不容易鼓起的魔能也顿然消散。

该死!是刚刚练习太多的缘故吗?脉络似乎伤得更重了......

“先生,你受伤了?”修女察觉到了凯特的异样。

“不关妳事,快放手。”凯特根本不屑对方关心,于是回答。

“众生之痛就是神之痛,众生之苦皆是神之苦,让我用神迹帮你治疗吧?”修女微笑道。

凯特倒要看看现在的神棍都玩些什么花样,姑且静观其变。

只见修女温柔地抚了抚凯特的手,然后开始默念着不知名的咒语。

?!

这是白魔法?好像又有点不一样。

凯特的手感受到一股非常温和的力量正渐渐渗入整支手臂,但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的力量,好奇心都被逗得痒痒了。

“已经好了。”修女见凯特也不再有抗拒的意思,总算松开了手。

凯特先是活动了一下手臂,伸手就试着聚集魔能......

能成!很顺畅。

于是凯特走到了前方,直接朝湖面抛出了落雷鞭,瞬间就炸得湖面水花四起。

“还真的治好了?”凯特还有点不敢相信,所谓的神迹看样子不是随口说说的。

“先生,魔法是邪门歪道,以后还是别再使用得好,不然这就等于背叛了善待你的神。”修女又再度来到了凯特旁边,皱起了眉头;对于刚刚凯特释放魔法的行为,她感到不悦。

“抱歉,我虽然还是不信这一套,但姑且谢了。”凯特说完,转过头来,又要离开。

尽管他身上的脉络还没治愈完全,不过他更怕和这种过度崇拜神的人纠缠。

?!

凯特突然感觉脚下一滑,导致他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倒。

“啊?!”修女一时没能反应,凯特的脸也埋在了她的双峰之间。

“对不起......”凯特才要爬起来。

‘咔嚓——’就在此时,一道刺眼的闪光亮起,那是照相机的声音。

“一大早就出来鬼混,真是坏透了呢。”来者不是别人,就是白月!他正用照相机从各个角度疯狂拍摄,这也搞得修女尴尬得远离凯特;此刻的她已是满脸羞红。

凯特下意识回头看了下地面,竟然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明明距离冬季还很远......

这个王八蛋!

凯特的杀意瞬间飙升到了极限。

“哈哈,真有一手呢?那边才搞定了小姑娘,这边又来勾搭修女,简直就是超级小白脸嘛。”白月惯性的口无遮拦,也激得凯特捏紧了拳头,就差曝出鬼怪的角。

若隐若现的雷系魔能正在具象、成型;他心中代表着愤怒的火山已然爆发。

“死吧!”凯特话一说完,马上就用治好的手臂朝白月丢出落雷鞭。

“哇!!”随即就是白月连串的惨叫,几乎响彻了整个郊外。

修女也只是痴痴地杵在原地,脑中不断重复着凯特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的脸是红得发烫,就连心跳也似乎加剧了。

要说痛苦吗?也不是?或者高兴?说不上来!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是好?是坏?

伟大、全能的神啊,能告诉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