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97、9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08 8:14:54pm

奇幻·玄幻


2-97

「慈,在想什麼?」鳴電很焦躁,非常非常的焦躁。「我現在很煩,你一定知道為什麼。」鳴電不是在故意找碴,他現在真的很煩,而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煩什麼,但他知道,打小跟他一起長大,說不上溫柔但絕對的善解人意甚至到能看透他人的心的慈絕對知道他在煩什麼,這句話外人聽來很像是特意的刁難,但其實是一個朋友再無奈的情況下與另一個求饒,拜託他幫忙。

「你喔…」慈無奈的看著鳴電,發出無奈的長嘆。

「慈大主教。」黑暗同盟的人不知何時來到了他們身旁不遠處。「能說明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嗎?」自從到這裡以後,就偶爾聽見厄臨在口中念著靈魂風暴,還有各種根靈魂有關的事物,提到靈魂就不得不想到亡靈法師,提起亡靈法師就一定會想到不久之前黑暗同盟與光明教會的衝突。

當他們收到神諭趕到的時候,就看見光明教會的人已經開始忙碌,若說光明教會沒有提前得到什麼消息,恐怕只有不知世事的孩童才有可能相信,而身為陰謀詭計的代言,黑暗同盟中若有人相信這件事情,那只能證明他是間諜,基於以上的推測,黑暗同盟的人非常自然的找上了慈。

「嚴格說起來,我並不清楚。」聽見慈這樣說,黑暗同盟的人眉頭都皺起來了,好歹他們也有來幫忙,還很辛苦的大老遠帶了一大堆的物資,跟他們的宿敵一起工作,忙了半天就是在瞎忙,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什麼都做就是不做白工,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這口氣怎麼嚥的下去!「因為我也只是從典籍上大概知道這件事情而已,確切情況還是要問闇夜聖者,他最清楚。」

聽慈這樣說,那人臉色才好看了些,但他立刻接著問:「這位闇夜聖者是誰?你們光明教會請來的,別說你不知道。」

「事實上,我真的不知道。」這是十足十的大謊話,慈在心中向光明神懺悔。「這並不是我們請來的,而是我們所侍奉的神找來的,我們只是接到命令要求我們無條件支持並協助這位闇夜聖者直到他不再需要我們為止,我相信你們接收到的消息也是一樣的。」

黑暗同盟的那位先生不甘心的看著慈,最後煩躁的嘖了一聲,換個問題繼續問:「既然不是你們找來的,而這個人身上又都是黑暗氣息,那就是我們的人了,別事情一結束就在背後給我們捅刀子,恩,其實要捅也不錯,要不然我們的人集合起來卻一場也沒打就散會,實在太無趣了。」

「誰告訴你,他是你們的人?」慈悠然一笑,對他露出了神祕的氣味,讓慣於挖掘秘密的他心癢難耐。「闇夜聖者,好歹也有個聖字啊!」

見慈明明知道些什麼,但自己就是挖不出秘密來,讓他快氣炸了,就在這時候,另一個聲音從慈的耳邊響起,再這麼近的距離之下聽見另一個人的聲音,這無疑代表著一個可怕的事實,這個人有隨時刺殺自己的能力!但只是略微慌亂過後辭馬上冷靜下來,笑瞇瞇的開口:「戮血歌閣下,看來您很疼愛你的弟子啊!連這點委屈也受不得,這樣對孩子的教育可不好呢。」

2-98

「那把虛偽的權杖還真厲害,敎出來的人各個尖牙利嘴。」全身在黑色緊身衣之中,只露出兩個昏暗的眼睛,在慈的背後現身後用他那緩慢且帶著虛弱氣音的聲音皮笑肉不笑的回話,佝僂的身影走向黑暗同盟的位子。

「老師。」黑暗同盟負責人臉色脹紅,因為他害老師被一個晚輩嘲笑,這下子他肯定回去會被帶去特訓了啦!

「小子,該說什麼就給老頭老實說,要不然我是不介意去你們聖殿坐坐。」老人的弟子立刻取出一張椅子,而他在弟子的服侍之下在一張椅子上坐下,能夠再這種時候還能這麼迅速的變出一張寬大而舒適的椅子,上面還有軟綿綿的靠墊,可見老人身分。

「聖殿隨時歡迎虔誠的信徒前來祝禱。」慈還是笑著說,但他心中已經開始思量,戮血歌,真實姓名不詳,自他出道之後沒人見過他的樣貌,對外要求所有人稱呼他為戮血歌,職業是頂級刺客,手下培育了三名頂尖殺手,對令人忌憚的就是他只挑有身分地位的人殺,貴族爵位公侯伯子男,對他來說侯爵以下都不看在眼裡,各國公爵、國王,各教派教宗、紅衣大主教才是他的目標,甚至連修道院也敢闖進去。

自他出道以來,由他的刺殺所造成的腥風血雨至少持續了二十年,雖然它只在開始的三年出手就被黑暗同盟吸收成為客卿,但政治的不穩造成的風波持續延燒,危險程度高達頂級,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危險。

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他有殺手的自覺,除非收到委託,否則不會任意動手,而慈雖然貴為教宗候選,但他還不是教宗,也尚未正式接下任何職位,絕對不在他的獵捕名單之中,所以慈才敢這樣光明正大的嘲諷,真的撕破臉,他需要面對的只是他那幾個徒弟,而不是他手中可怕的戮血刀,看著那乾枯的手中的黑暗,慈願意拿人頭擔保,裡面絕對有一把黑色的匕首。

光是站在那裡,氣氛就不停的下降,即使到達冰點也無法停止,不少人下意識的聚集在一起,像在取暖一般,戮血歌死死的盯著慈,慈怡然自得的「享受」著這冰冷如刀的目光,然後才開口:「闇夜聖者,這只是他的名號,正式的職業被稱為亡靈聖者,而他的名為闇夜,按照記載,亡靈聖者是我們光明教會的同業,所以我說我們兩者很有關係並非無稽之談,在這世上能夠影響到靈魂的只有我們光明教會的祭司以及亡靈聖者……還有亡靈法師。」

「光的祭司服務活在光之下的人,而夜的聖者憐憫死亡吞噬的靈魂。」厄臨的聲音響起。「有空閑聊,就來幫忙,沒用的東西就給我滾遠點!殺手,去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東西躲起來,要是有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在祭壇裡害我們工作量增加,我一定會把在場所有人都做成會走路的屍體!」厄臨的殺氣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