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7:觉醒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8-22 6:20:19pm

奇幻·玄幻


“宋恒武神,有请。”当夜郇回过神之际,数位专门押送犯罪之神前往服刑的天兵早已来到了宋恒身边。

着急的夜郇忘了思考,本能地赶紧站起来挡住天兵“天神大人,此事皆因夜郇将护的疏忽,是夜郇将护办事不力,请天神大人收会成命。”

“夜郇将护,既是成命岂能说收便收,要改便改?抑或者夜郇将护想随宋恒一同受刑?” 方才一踏入大殿,各种程咬金的出现早已把桦陵的耐性给消耗殆尽。桦陵原本要趁此次大作文章,借机动摇天神在诸神侯心中的地位,不料先是半路杀出一个来报的天兵,随后就是宋恒。宋恒在天界的地位等同于天神大人的其中一只臂弯,宋恒服刑便是断了天神的左臂,这还勉强纾解了桦陵心中不满,但这夜郇却一再试图阻拦,实在让他耿耿于怀,就像心头刺一天不除不快。

“既然如此......”夜郇原本打算开口回应,一个充满伤疤却温暖的大手突然搭上了他紧紧握住的拳头,打断了他。

把视线往那只手的主人移去,只见宋恒一脸担忧的表情,微微张合着双唇。

【别做傻事】夜郇解读得出他的唇语,便没有继续下去了。

“天神大人,先前黑魔被盗,紫霞仙子曾把白魔一同遗留在人间界至今下落不明。老夫认为,让夜郇将护一同服刑毫无意义,不妨让夜郇将护下凡寻白魔,也许能解救人间界于水深火热中。”在旁静候多时白发真者终于开口,言下之意是要提醒夜郇切勿鲁莽。

天神大人点点头,而大殿上的其他神侯亦无异议,毕竟只要寻获白魔意味着事情还有转机。

“有劳了。”见大殿上的局面总算稳定了下来,宋恒礼貌地朝天兵点点头,跟着对方的步伐前往寒冰之地。

X          X           X

依白发真人的卦象,白魔在人间界经已认主。

【此人名中带“君”】便是夜郇下凡前白发真人告知的唯一线索。

坐在路边的摊子,夜郇大口大口地喝着手上的开水冰,面无表情,眼神寒气逼人,路过的路人察觉到当中的杀气,皆纷纷低头绕道而行,不敢把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就怕自己一不小心触及,那人便会如火山爆发般,暴跳如雷。

从下凡至今已过去了大半日,夜郇在心里暗暗咒骂了无数遍。人间界那么大,名中带君的人实在数不胜数例如妍君,子君,丽君,严君等等,而白发真人偏偏只给了他既不明不白,亦派不上用场的线索。更糟糕的是,白魔之主是男是女他也一概不知,至少白发真人也该为他卜一卜对方的性别吧。

但是一想到如今宋恒还在寒冰之地受苦,宋恒的眼神顿时放软许多。

即使有千百个不愿意,他也必须保持冷静,认真想想当中的可能性。

自古有云物以类聚,黑魔之主心生黑暗招来黑魔,而白魔与黑魔的不同之处便是白魔浑身散发灵气亦是正义之气,那么此魔认同之主必是个心无歪念之人。而人间界自古重男轻女的想法一直流传,虽说随着时代的变迁封建想法日渐减少,但还是造就了人间界男多女少的局面。

“那么,我就大胆猜想黑魔之主是个正直的男生吧。”既然是男多女少,黑魔之主是男儿身可能性更高。

也许是因为短短的时间内夜郇的脸部表情变化诸多,一直坐在隔壁桌的小哥骤然开口“大哥,我看你近来压力挺大的,附近有个游戏大赛,要不你去看看解解压吧。”哭笑不得,堂堂夜郇将护居然被认为因压力太大而有些神经质。

不过最终夜郇还是决定往那里走一趟,毕竟他曾听说电玩是人间界男生挚爱之一。

依方才小哥的指点,夜郇来到了游戏大赛的现场。那里其实是个规模不算小的摄影城,除了游戏大赛,其他摄影棚里同时还有各种节目正在录制当中。只可惜,因为很多年前的一场爆破意外,自此许多观众便会在每个节目里看到类似魅影的存在。

而后更流传见魅影者,非死即伤。

虽说只是谣言,可这确实重创了每个在这个摄影城录制的节目或电视剧所以录制的节目即使再好,卖点再热,收视力也依旧不温不火。

大赛才开始大约十五分钟,夜郇就离开了现场因为他在里头全然不见疑似白魔之主的人。

或许他遇见了,但是没能察觉,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实在不能理解凡人对着一台方方的东西全神关注地敲打着另外许多方方的东西。

走出了摄影棚,他看见走廊上许许多多不一样妆容,服装标新立异的凡人不论男女都脚步匆忙地在走廊上各个休息间进进出出,有的甚至一心三用,边走边交代着同伴待会演出的注意事项,同时手上未曾停止贴弄假睫毛的动作。

往休息间外的门旁瞄去,不乏手上高举着牌版,等候自己偶像从休息间出来的迷妹子。

期间最吸引他注意的莫过于那一号休息间,一位迷妹子为了给自己的偶像送上一瓶梅子茶而硬闯休息室,眼神呆滞。当带来的爱心梅子汤被拒收时她甚至扬言要掏出自己的真心给偶像看,吓坏了偶像还惊动了其经纪人与警卫。

当惊叫声传出时,让他忍不住多看几眼的并不是那长得秀气的偶像,而是休息间里右臂上竟纹有缠绕着藤蔓的玫瑰“纹身”的女孩。

难不成是黑魔之主?

正想在看仔细些,闹事的迷妹子被警卫拖了出来,而负责人则赶紧赶走围观者“不好意思,这里是闲人免进的。”

“砰-”一号休息室的门被重重关上了。

透过门缝,隐约可以听见里头那偶像的经纪人正训诉着。

带着疑惑离开,夜郇不解,方才女孩确实长得和黑魔之主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犀利的一双凤眼,可印记的位置不对,论及神韵却有天壤之别。

难不成只是巧合?看起来不想同一人,可......

当他再次伺机,趁虚以凡人肉眼无法捕抓的速度进入一号休息室时,那女孩早已离开了。

回到摄影棚的某洗手间里。

洪逸灵正对着身前的镜子一丝不苟地涂着口红,期间不时来个侧身照,甚是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新躯体。

她在手臂上用那尖而利的食指划出一道长而深的伤痕,看着镜子里手上的那道伤疤渐渐愈合。

自从与这肉体融为一起,灵活度提升了不少,除了可以自由活动发言外,无聊时还可以伸伸筋骨。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这毕竟是人类的躯体,虽成魔后伤口可以加速愈合可还是不如魔体那般硬朗,轻轻一划便是一道伤痕。

洪逸灵才刚踏出洗手间,就察觉周围弥漫着黑暗的气息,她不禁闭上眼睛,微微抽动的鼻子贪婪地吸着那接近血腥的气味

嫉妒,不满,报复心。

当凡人的这些负情绪累积得精神再也无法负荷时 ,会以另一种形态表现出来,飘在那人所走过的地方,久久不能褪去。

那是形态是常人肉眼所不能看见的黑色雾体,亦是魔的最爱。

洪逸灵陶醉在这种黑暗,丝毫没有察觉身后有一个修长的身影正悄无声息的靠近,那人竖起手刀重重地朝她颈项赏了一记手刀劈。

区区凡人的招数,岂能伤洪逸灵分毫。颈项那头只有蔓延开的痛楚感,洪逸灵不觉得意识模糊。

不过她倒是挺好奇来者想玩什么把戏,于是她很配合的“晕”了过去。

【都是因为方小娴,我的小轩轩才会和我断绝关系。】

【还有因为你。】

偏偏是在这几乎无人会踏进的领域里行动,看来来者有备而来。

把洪逸灵打“晕”后,对反并没有急于下一步行动,而是拿起了手机盯着银幕看了好一阵子,确保银幕上的女生还在原本的位置上昏睡,这才安心地收起手机。

片刻后洪逸灵被对方扯着头发,连拉带拖地进了附近那荒废的录影棚。

洪逸灵感觉到无数发根因此被硬生地扯断,转角间额头还重重撞上了门框上的棱角,破损流血,接着伤口处的组织以丝状的形态和另一头的组织结合,一点一点愈合,不留一丝伤疤。

只是把她拖走的那方红了眼,盲了心,丝毫没有察觉异样。

当对方把洪逸灵拖到了目的地后,先是稍使力将她重重地甩到椅子旁,接着她徐徐拉下了口罩,褪下了遮去大半张脸的帽子。

呵,居然是方才闹事的迷妹子,双眸间透出的是压抑不住的失控。

迷妹子若有所思地走到了一张椅子前,只见椅上有一女生披头散发,微微垂下的脸颊上有不少紫青色的瘀青,双手则被反捆在椅背后。

眼前的女生便是方才迷妹子口中的方小娴。

见方小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迷妹子脸上从面无表情转成目露凶光“小轩轩说过他喜欢你那双灵动的双眼,仿佛可以勾走男人的灵魂。”她边说边缓缓地,小心翼翼地用指背从方小娴的眼角滑过“那么,我便毁你双眼。”

唉,疯狂的粉丝果然可怕!洪逸灵不禁在心里感叹着。

接着迷妹子狠狠地掌掴方小娴,想借此唤醒昏睡的她。

这招果然凑效,刚苏醒的方小娴原本还有些不清醒,一见眼前那凶神恶煞的女生,先是惊讶接着恐慌地拼命摇头。

方小娴想呐喊,想求救,无奈对方早已用布紧紧裹住了她的嘴巴以致她只能发出弱弱的“呃,呃。”声

“小轩轩也说过你那仿佛欲滴出血樱桃红唇,让他萌起掠夺的欲望,那我便要让他人见着你就双唇便心生恐惧。不过最让我耿耿于怀莫过于小轩轩说过,你对他的真心可昭日月。那么我呢?我自中学开始便每日守着他,每天熬粥送汤的,即使我抛弃家人,抛弃学业,抛弃前途也要守着他,我的真心究竟是哪里比不上你了?”

说罢,迷妹子从包里掏出了一把刀子,她如痴如醉地望着那闪着光芒的刀锋,嘴角微微上扬“要不我把我们的心脏掏都出来,看看谁的真心更具重量,就证明谁更爱小轩轩。据说只要大锋够利,下手够快,掏出后还可以意识清醒好一阵子。你敢奉陪吗?”

此时的方小娴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无数颗滚烫的泪水接二连三地滑了下来。

其实洪逸灵着实猜不透凡人可笑的想法,据她所知方小娴才是正牌女友,而迷妹子不过就是疯狂粉丝,可迷妹子却闹得像正牌与小三的斗争似的。这究竟是哪门子的逻辑?

终于洪逸灵按奈不住,打算起身结束这闹剧,忽然一股温热以喷溅的方式溅到了她的脸上,那血因怨恨而异常腥香。

分不清是方小娴的怨恨作怪还是怨恨之血让她启动了某种模式,她感觉体内一股力量在胸口翻滚,似惊涛骇浪让她招架不住以致后背部至脸颊的皮肤微微破裂,暗红色一丝丝地从裂处透出,形成纹路的既视感。

“你,有罪。”洪逸灵的理智一点一点地被力量支配无法思考,更不知为何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语,她只知道如今脑子里满是杀戮的欲望。

“嘎啦——嘎啦——”因骨头扭曲变大,扭动碰撞的声音在房里回响,洪逸灵的双手开始扭曲,指节开始放大,手指和指甲亦开始渐渐变长,一切都不在被她思绪控制下异变。

她想看看恶人的恐慌,想看看恶人面对恶魔的存在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完全离不开这想法的洪逸灵双眼开始充血,从眼白到瞳孔。

终于察觉到异样的迷妹子这才把视线移到洪逸灵的身上。

不看还好,当迷妹子瞧见洪逸灵那非人的模样时吓了一跳,手上握住的刀子因此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可握着方小娴血淋淋心脏的手依旧不肯松开。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无视迷妹子的疑问,洪逸灵用那艳红双眼,目光凌厉的盯住她,嘴角上扬的弧度让人不寒而栗。“你和方小娴的心脏,看看哪方更具重量。较重的那方我便让她堕入无尽的痛苦,日日轮回于剜心之痛。”

“我凭什么要参与?”

“呵。”洪逸灵轻蔑的笑了,她只是说出了自己想做的事,未曾想过要得到迷妹子的同意“你觉得,你有得选择吗?”说罢,洪逸灵一步步逼近,早前带着些许天真稚气的面孔已不复存在。

说罢,洪逸灵用那尖而长的黑色指甲快速地在迷妹子左胸划了一下,可这动作却换来了迷妹子瞧不起的笑容。

“哈哈哈,我还以为会有多厉害,不过是虚张声势,我依旧毫发无伤呀!傻子!”

“哦,你确定?”洪逸灵单挑眉反问。

余音刚刚落下,方才还在轻松谈笑的迷妹子忽然面露恐慌,瞳孔瞬间放大了。被划过的左胸出现了一条大大的裂痕,血流如注。

洪逸灵先是从虚无幻化出一个天枰秤,不慌不忙的走近迷妹子,拿起了方小娴的心脏放在其中一端的秤盘上,那一头的秤盘以极快的速度坠到了最底端。

此时的迷妹子虽已无法说话,可嘴角微微抽动,似乎觉得自己必胜无疑。

接着洪逸灵很快地竖起了食指,缓缓地深入迷妹子胸前的那道列痕。不一会儿,她感觉指甲戳进了那还在跳动的心脏,然后用力往外一扯。

一颗强而有力的心脏就这么被扯出了体外,洪逸灵又把心脏放在了天枰秤的另一端秤盘上。

那一刻,迷妹子的原本抽动的嘴角僵住了。

原来放上了迷妹子的心脏后,装有方小娴心脏的那个秤盘居然升起了不少,而她的秤盘的位置则比方小娴的秤盘低了许多。

其实凡人本是善恶同体的存在,即使是圣人亦无列外可言。

随着时间、境遇,善与恶互相成长的速度会有所不同,最终其中一方必占上风。自古有云万念皆由心生,人心便是承载善与恶的载体,每做恶一分,心脏便会更重一分。

由于迷妹子的心脏更具重量,所以比起方小娴,迷妹子的罪恶更胜于一筹。

“你,恶贯满盈,所做的恶事比方小娴还多,所以你罪该万死。”说罢,洪逸灵竖起了双瞳,眼前的迷妹子在一道刺眼的亮光后消失,只留下微微的尖叫声回荡在废弃的摄影棚里。

她将永远停留在那神秘的空间,反复重复着被洪逸灵剜心之痛,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会感觉到该有的疼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