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12:莎圣的实力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31 1:37:38am

奇幻·玄幻


眼下分秒必争,凯特在击破海德之后,右手又马上聚起了雷系魔能。

落雷鞭!

只见他反手一挥,鞭子般柔韧的雷电也随着他转身的动作,硬生生扫在了处刑台的支柱,继而令整个处刑台失去了平衡、开始塌陷。

在台上的莎圣无可奈何,也只能让先行撤离,只见她的后背瞬间展开了六支的光之羽翼,飞离了台面。

凯特也趁着处刑台崩解之际,从收纳空间中叫出了灵剑,以御剑飞行的方式掠走了不省人事的晓雪。

“休想得逞!”莎圣见状,在空中隔着好段距离,朝凯特刺了一剑。

?!

凯特的风读在感应到的时候,他的左肩已经被剑锋给刺穿了,愕然蹦出的鲜血也溅上了他的面具。

风读没办法第一时间感应,就证明了双方有一定的距离,西洋剑的突刺范围也绝对不可能这么远,她到底是怎么做到这迅猛又准确的刺击?

当凯特定睛一瞧,他才恍然大悟,是西洋剑本身在伸长!借由一瞬间的爆发性生长来狙击目标,简直就和狙击枪一样。不!狙击枪的子弹都没那么快,不然以凯特敏锐的风读能力怎会反应不及?

咦?!

莎圣的攻击似乎还没完结,只见她沿着西洋剑的收缩飞驰而来,很快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与此同时,她身上挂着的布条也顺势飘了过来,并且缠缚在了凯特的身上;不知名的力量犹如电流般,不断导入凯特的神经、麻痹着他,企图封住他的行动。

“公子?!”尽管灵剑没有停止前进,可是对方利用西洋剑的收缩紧追在后,这也令她无可奈何,载着两人的她更无暇抽身去反击。

该说不愧为十贤人之一吗?虽然她的年龄和晓雪相去不远,却已经有这种程度的实力了,当真了不起。

凯特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夸赞了,但现在可不是恋战的时候,得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他必须治疗晓雪的伤势......

随后,只见他强行绷紧了伤口附近的肌肉,硬是折断了持续收缩的西洋剑,由于他双手正抱着晓雪,暂且顾不上那烦人的布条。

怎么可能?!

莎圣懵逼了,她万万料不到对方竟然尚有此一着。她还是首次见到这种单凭肉体的拆招手法。毕竟在这法师遍地的世界中,绝不可能有人会特地去锻炼肉体,更不用说绷紧肌肉就能折断武器,这已经大大超越了人体的极限。

灵剑也趁莎圣尚且茫然之际,赶忙加快了飞行速度,一鼓作气就拉远了彼此的距离。

莎圣的飞行速度可没灵剑来得快,无奈的她也只能杵在空中,眼巴巴看着凯特等人渐行渐远。

凯特眼见甩没了莎圣,也暗暗松了口气。

咦?

忽然间,被凯特抱在怀中的晓雪似乎也醒了,她伸出灼伤的双手、环住凯特的脖子。

“妳......”凯特才要开口寒暄,晓雪的上半身就借着凯特的脖子,徐徐攀了起来。

呃?!

随即迎来的,是一息冷不防的刺痛。

凯特定睛一瞧,晓雪正被吸血鬼的本能所支配,双瞳已经完全染成了癫狂的血红色。饥渴难耐的獠牙也戳穿了凯特的脖子、疯狂地吸吮起来。

这贪吃鬼,就不会挑时候吗?

凯特望着晓雪那吸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他面具下的隐藏表情也禁不住会心笑了笑,右手更是悄悄顺上了她的后脑,给予温柔的轻抚。

没事就好......

身上缠着的布条仍在持续发挥着效力,加上晓雪贪婪的榨取,他已经差不多失去了大半的气力,若非凭借顽强的意志,他也难以维持意识。

明明是个糟透的情况,凯特却莫名地享受当下;仅仅因为陪他过渡的人是晓雪吧?

至于他脚下的灵剑呢?她正默默地吃着干醋,她也明白凯特的心有所属,但她却无法压抑这份复杂的心情。尽管主仆有别,灵剑还是希望那个被凯特呵护、疼爱的会是自己......

她目前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尽快找回去落脚处,好让疲倦不堪的凯特能够稍作歇息。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民宿。

为了避免小镇居民有所发现,他们很匆忙地进到了屋内,然后拉上了所有的窗帘。

随后,灵剑也替凯特割断了那烦人的布条,以减少凯特的负担,晓雪已经持续吸了他好段时间,甚至令他不得不从收纳空间取出造血剂,并且注射。

坐在床上,凯特也摘掉了面具,然后抠出了左肩中的断剑。

任由晓雪吸食的他也渐渐腰骨一软、倒卧下去。晓雪也配合地跟着俯卧,獠牙始终不肯离开凯特的脖子,她的身体正需要大量的鲜血来疗愈烧伤。凯特也因此给自己打了三支造血剂,但也不免双唇泛白;造血剂虽然效果显著,但也伴随着相当的副作用,凯特再继续下去,无疑是自取灭亡。

灵剑当然很想阻止凯特这般的自我伤害,却无奈地被凯特给强行遣返,关回了收纳空间,任凭她如何在里头哭喊、劝阻,凯特也无动于衷。

直到凯特注射完了第五支造血剂后,晓雪才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的手脚也在摄取了足够的血液后、痊愈了。

只是凯特已经疲倦得很,躺在床上喘着大气,不过他还是勉强撑住了意识。

“呃......”晓雪呆呆地望着那满脸疲态的凯特,她一时间还没能反应眼前的状况。

凯特就怕她会感到自责,试图说话安慰,但干凅的喉咙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当晓雪见到那被血腥染红的脖子,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本能又犯了冲动,泪水也默默地从眼眶滑落。

“晓......”凯特还没有放弃说话,无法如愿的他却是很无奈的。

“不要......”晓雪瞧着那说话都显得困难的凯特,她不由自主地双手抱脑,并且摇晃了起来。她的潜意识或者希望能借此甩去当下的惶恐不安,只不过这份情绪早已占据了她的表情,沉重的罪恶感也差点没压垮她那脆弱不堪的精神。

只要一回想起之前在钟塔内所发生的事,她更是接受不了那被绑在灵魂深处的疯狂欲望,无时不刻地追求着血腥、丑陋不堪的自己。

凯特无怨无悔的宽恕反倒是一种折磨,夹杂在自我厌恶与包容中间的她已然不知所措。

她明明就不想见到凯特再去逞强或者受伤,偏偏伤害他、逼他逞强的却又是那个不争气的自己,总是被本能愚弄的自己!

为什么,自己总是如此没用......

这份讽刺和自嘲仿佛化作了数以万计的利刀,接连不断地扎入了她的心,导致遍体鳞伤、甚至临近崩溃,她却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