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14:瀑流烈刀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8-31 1:40:09am

奇幻·玄幻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凯特对该隐的突然到访很是戒备,站起来后,漆黑怪手就破皮而出。

“哎呀,别紧张,我又不是来找架打的。”该隐故作态地举起双手,苦笑道。

“那你来幹什么?”他可是该隐,凯特一点不敢松懈,继续质问。

白月也暗暗在囤积着魔能,随时做好开打的准备。

面对这个将自己变成吸血鬼的始祖,晓雪的身体也本能地颤抖起来;那是因为她体内的血液对该隐的到来起了反应,正在鼓噪。

“就是看你们好像遇到麻烦了,才好心过来帮忙的。”该隐说完,也缓步走了进来,一点都没在畏惧凯特的威吓。

难不成外头的骑士团......

凯特的鼻子微微抽动,嗅到了外头传来的血腥味,异常浓烈。

恐怕外头已经是一副惨绝人寰的凶案现场了吧?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认真打的话,凯特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索性问个明白。

“就是稍微展示一下我的诚意而已,好让你明白,我跟你是同一阵线的。”

?!

该隐话才说完,凯特便挥爪而来;仅仅因为这句话触碰了他的底线。

他坚决不与恶魔为伍!

“这个白痴。”白月也不欲阻止,毕竟对方根本没有杀意,也确实替他们解围了。

“唉,你还是那么火爆啊。”该隐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见他稍微一个简单的侧躲,就避开了凯特从后而来的抓击。

随即只见他一个回身,食指便弹在了凯特的额头上。

‘砰!!’

这一弹非同小可,凯特直接被连人带墙地轰了出去。

“凯特!!”晓雪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上前去查探凯特的情况。

“呃......”凯特倒在砖砾之中,难以动弹。

由于先前才被晓雪吸了不少血,他那疲倦的身子已经是再起不能。

此时,该隐闪现到了凯特的身边,蹲了下来问:“我真是不懂你呢?你明明都和我的后辈处得挺欢的,不是吗?”

他所指的后辈,自然是晓雪。

“你......”咬牙切齿的凯特似乎还不肯屈服,还在努力地试图爬起。

“呵呵,她的身上可都是你的味道哦?为什么你能容忍她的存在,却不能接纳我呢?你可是弑魔者啊。”该隐脸上的邪笑浓郁,这话也深深刺痛了凯特那临近崩塌的信念。

经过该隐这么一说,凯特也陷入了沉思。

没错,他是弑魔者,永远与恶魔对立的存在。

对于晓雪的包容;没错,他已经是在背道而驰,又有什么资格再去担起这个信条呢?

“凯特!”这时候,晓雪才要赶到了凯特的身边。

?!

该隐突然闪现到了她的面前。

晓雪很是惊愕,甚至吓得无法反应。

“可恶......”凯特见状,赶忙逼着自己爬起,只不过身体的无力却令他无可奈何。

快点动啊!我的身体!

“嗯,看来他对妳的照顾不错嘛,把妳养得这么好......”该隐并没对晓雪做什么,只是上下打量着晓雪的身体。

迟钝的晓雪,这才掏出短法杖,打算和该隐拼了,可是她却止不住浑身的颤抖。

“放心吧,我不会对妳怎样的。”该隐对视着晓雪,露出了一抹意义不明的怪笑;就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给我离开她!!”随即,凯特终于站了起来,他右手已经放出了蛛网水刃,正欲直接轰在该隐的后背。

“哦?你把这招学下来了吗?”该隐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手中也跟着放出了蛛网状的血--蛛网血刀。

随即,该隐也转过了身子。

‘砰!!!’

双方的技能猛然碰撞在了一块儿,其中掀起的力场更是不断造成地面的崩碎。

不过,似乎是该隐略胜一筹,眼看就要瓦解蛛网水刃之势。

“呿!”凯特也清楚,自己这招也不过依样画葫芦学来的小伎俩。论威力自然是比不过原装版的蛛网血刀。

但是......

?!

该隐那略显得意的眼神突然瞪大了几分,他在惊讶。

定睛一瞧,凯特的蛛网水刃开始旋转了起来,并且借由回旋之力,逐渐削开蛛网血刀的架构。

进阶技—旋流水刃!

回过神时,伴随着瓦解四散的蛛网血刀,该隐发招的手臂也硬是被这招给轰得破碎。

这个瞬间,是属于凯特的胜利时刻。

“这,真了不起呢!”该隐都忍不住要称赞凯特了,但他脸上的那份轻松自得却没丝毫的影响;他尚且游刃有余。

“哼!”凯特很是不屑,而且他手中的旋流水刃似乎还有其他的变化。

具象化的电流正攀附在上头......

咦?!

没错,这技能还有更深一层的蜕变。

三段技--瀑流烈刀!

该隐的身体也立时被炸得粉碎,化作腥红的血浆溅撒在了周围。

赢了吗?

凯特不禁对自己投以疑问,这蛛网水刃两段的进阶,也是他突发奇想才形成的产物。他也是抱着殊死一搏的心态,才胆敢释放出来。毕竟对手可是魔神,使用以往惯用的固有伎俩,是绝对行不通的。

蛛网水刃本身就具有伤及脉络的特性,旋转也只是稍微增加了打击威力,最主要还是最后混入电流的步骤。以电流的分解特性,加上水能导电的相性,除了大大提升了全面性的破坏力,针对脉络更是有着麻痹与摧毁效果。

按照理论的话,即便是元素化的老手法师,直接吃下这招的话,也很有可能当场毙命。

凯特当初没对海德使用,纯粹就是担心这招会把他给杀了。

该隐是恶魔,某种层面上,真是太好了;这样他就没有手下留情的必要。

“呃?!”凯特感到右臂是一阵酥麻,内部的神经甚至还有些隐隐作痛。

强行催动两种性质不同的魔能结合并用,也同时造成了身体的负担吗?

这三段技看样子也不能持续使用的样子。

‘啪,啪,啪。’

?!

是拍手声,从身后传来的。

凯特禁不住回头一望。

身体正被血浆逐渐组合起来的该隐,正在对他鼓掌。

“哈哈,你真的很厉害呢,单单是这种在魔法上的见解和创意,要说你是天才也不为过。只可惜,还是不够火候呢。”该隐笑得非常愉悦,对于凯特的成长,他似乎感到非常开心。

在该隐的面前,这终究还是雕虫小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