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蓝暗玄 - 蓝暗玄

虞荏≪卿尽天下≫  - 发布于2018-08-31 10:07:44pm

奇幻·玄幻


  我是蓝暗玄。

  

  我的母妃在我三岁时便逝去,仅留下一些关于上界以及灵力修炼方式的书籍,年幼的我对于这些都很是惊奇。于是我努力地学习这些知识,我要为母亲报仇。

  

  母亲的死,让本就年幼的我变的沉稳,我收住了对于皇后和太子的恨意,若无其事的继续活下去,母亲死前最后一句便是让我好好活下去,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坚持走下去。

  

  我的天赋很好,仅仅七岁便达到了黄阶,但是这远远不够,还是不够,于是我每日努力修炼,也努力的抵挡那些妃子的伤害。

  

  皇后似乎还是不肯放过我,都已经杀了母妃了,竟然还想要给我下毒,幸得我总是巧妙的躲过,方才活了下去。

  

  在我八岁之时,宫中进入了一批给皇子公主配置的贴身护卫,年龄与皇子公主们相仿。

  

  而不知为何,总是有个叫王蛋的傻子屁颠的跟在我身后,最后也不知为何,父皇竟然把这个傻子派与我,我只能无奈接受。

  

  但是,这个傻子真的好烦,不管走到哪儿,他都一个劲的跟,不仅如此,还用一种花痴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很不耐烦。

  

  于是,我试图劝说他离我远点,可不善言语的我一开口便脱口而出:“滚!”

  

  那一次,他愣住了,我以为他是害怕了,对自己表达意愿的方式颇为满意,便转身继续处理事情。

  

  却不想,第二天,他缠我缠得比之前更甚,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听不懂人话,终于在一次的极度不耐中,我凝聚了灵力,把所有怒气和隐忍聚于掌下,狠狠地把他拍飞。

  

  似乎挺有用的,至少,我有那么一点时间是不被他烦的。

  

  带了十三岁时,我记得他问我一个问题:“你为啥不跟我说你是男的?”我听了后愣了愣,感情自己被人当成女的了?摸了摸妖孽的脸,难得对他说到:“你没问。”

  

  在我脑海里的确如此,的确是王蛋没有问,并非我的错。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以为我的人生便是日防夜防,然后在达到目标后给予敌人致命一击,让她们永远无法再呼吸。

  

  但是,有一天却发现自己的膳食似乎特别奇怪,这种感觉很特别,但是又道不出哪儿奇怪了,所以我便强压下心中的特别,正打算令人来查看,那个王蛋却忽然跑了进来,然后让我不要用膳。

  

  我觉得奇怪,难不成他知道什么?

  

  “殿下,我发觉刚刚送膳食的宫女有点问题,严加询问一番那个小宫女就露馅了。”

  

  “里面有毒啊殿下。但是,那名宫女不肯说是谁人指示的。”王蛋唠唠叨叨的道。

  

  至此之后,我便把王蛋收为心腹,观察几个月,然后把我的修炼方式教于他,他的天赋不错,在修炼中有了质的飞跃。

  

  而我的实力已经足够到达上界了,我在蓝域国甚至于其他国家都有了一些势力,我一直让人收拢关于上界的消息,也终于查到了蛛丝马迹。

  

  沿着线索上了所谓上界,一开始真的举步维艰,那个地方有很多强者,一遍遍的被人打败,一遍遍的努力生活下去,我终于突破了紫阶,也在上界培养了自己的势力,予名弑杀阁。

  

  而我联系了母亲的家族,雍家。我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实力,雍家绝对会承认自己,于是,我接受了他们的援手,继而壮大我的势力。

  

  再遇见那个女孩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笑,我没有童年,也不认为有这个的必要。

  

  我从来不让自己受制于人,即便雍家也无法控制我,但是在看到那个偷钱包的女孩后,看到她的窃笑,我确实如此的向往,似乎甘愿受制于她。

  

  跟着她回到了她的府上,姚家。却不想她的经历跟自己如此相似,也不知为何,忽然就起了保护欲,向她求婚。

  

  我以为自己只是一时起意,并不会真的把自己陷下去,但是就算在修炼,脑海里也奔涌出她的身影,会常想,他过得好不好?

  

  于是我总是找机会接触她,越是接触心便陷越深。

  

  幸好,堕入深渊的人不只有我,她亦是如此。于是,宠她疼她,给她铺好前路,是我一生的责任。

  

  我知道她想要变强,也知道自己不该长在她左右,于是,我逐渐放开她,给她一片天去闯。

  但我很心疼,怎么这个小女人总是受伤?

  

  于是,我让弑杀阁中排名第四的弑水,也是唯一的女性,保护她。让她无生命之优。

  

  而知晓她为了自己而拼了命的攻击他国,除了心疼和感动,我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姚紫卿,你是我蓝暗玄这一生唯一的劫,只要余生有你在身边,不论风雨雷电,我都抱着期待的前行。

  

  马来西亚国庆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