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8:亦正亦邪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9-02 11:42:05pm

奇幻·玄幻


何为正,何为邪......

若世间真要有正邪之分,那么正邪的界定究竟源自于谁?

洪逸收起来了尖长的指尖,跌坐在地上久久才恢复意识。

体内溢出的暗红光芒随着愈合的撕裂口有了减少的迹象,而体力抑被吸得一点也不剩那般。

她尝试着靠自己的能力站起来,可惜都徒劳无功。

任务完成的天枰秤早已雾化,连同那身为驱动的祭品,也就是迷妹子那充满罪恶的心脏一同消失。

方才她其实无意对迷妹子下杀手,可任她如何反抗,身躯却违抗她意识动了起来。

迷妹子的黑暗加上方小娴怨恨的血让她体内未完全觉醒的力量暴走,以致身躯完全被力量支配。

虽不是本意,但是洪逸灵事后并没有萌生一丝愧疚,因为迷妹子先前蓄意弑父,伪装成自卫杀人、为权益装神弄鬼一步一步把亲姐推向绝路的恶行皆透过天枰秤一览无遗,无处匿藏。

“可我以往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洪逸灵疑惑的皱起眉头,瞧着椅子上那被掏心的尸首发愣。她只知道自己为魔,被困在一个黑暗的地方好多个年头,不得翻身,也暗无天日,一心想摆脱这样的束缚。期间发生过何事,遇过何人,因何被束缚她浑然忆不起来。

良久,她借着附近那看起来不太稳当的桌椅为支撑点,吃力地站了起来。待稳住脚步后,扶住墙走一了段路,不经意抬头往那墙上的镜面照去之际,她讶异了。

墙上的镜子爬满裂痕,失去了光亮表面,就像表层被黏上了磨砂贴纸一样模糊不清,带着日月累积的污渍。她勉强看见镜中的自己脸上那干固血迹开始龟裂,可一双因艳红色而透出丝丝杀气的凤眼却清晰可见。

她眼眸里的艳红色竟持久不褪。

随手拿起方小娴落在门边的外套披在头顶,洪逸灵将外套领口拉低,她几乎是贴着墙壁缓缓走开。

走出了废弃的摄影棚,必须穿过人龙聚集的地点才能走到摄影城出口。洪逸灵虽已尽量低头避开与人眼神交接,身穿暗色衣物也看不出血迹,可总有些鼻子较灵敏的人察觉到异样。

“我说小丽,你今天是不是来M?” 一位中性打扮的女子抽动着鼻子在小丽的身上乱闻一通。

“你有病吗?我不是前几天才刚停?”

“不是你的话那会是谁?不过,其实也不像来M,那味道就是某种颇像血腥可仔细闻闻又发现不太像的异味。”说完,中性打扮的女子像灵犬般开始四周探索,最后她抽动的鼻子停留在离洪逸灵不远的地方更加卖力地在闻,似乎在确认异味是否由她身上发出。

洪逸灵此刻的打扮也算鬼祟可疑,若那中性打扮的女子好奇心大发,决定把头探向她披着外套下的芳容瞧瞧,就那微微发亮的艳红双眼而言,必然会引起凡间界轰动于是她把外套拉德更低,接着提高声量说道:“不好意思,麻烦前面的美女让一让。”侧身加快脚步避开人流,洪逸灵和中性打扮的女子拉开距离。

所幸中性打扮的女子只是一脸茫然并无追上的打算。

“墨卿云!”走出人群,一把熟悉的嗓音在身后骤然响起。奇怪的是,在人间界居然还会有人称她为墨卿云。墨卿云这名字应该在她苏醒的那一刻就被抹杀掉才对。

也许是因为事出突然,也许是因为躯体属于墨卿云的关系,洪逸灵反射性转身,和身后叫住她的“人”对上视线。

“我没看错,果然是你!”见【墨卿云】回头,加上那双凤眼和印记,身后的“人”更加确定眼前的便是黑魔。

那“人”竖起浓眉,便从虚无唤出一把长枪横于胸前,双手从抢柄的中端左右两开滑到长枪的两端,原本长直的长枪竟一瞬间变成了钢鞭子。

那鞭子由七个钢节连接鞭把和鞭头,每节由三个圆环连接而成,称之为九节鞭。

那“人”将鞭头置于两指之间举至肩上的部位,另一只手握住鞭把往下拉紧九节鞭,将鞭把往前一推,两指同时松开,鞭头直朝洪逸灵的胸口飞去。洪逸灵见状赶紧闪躲,并且抛出披在头上的外套阻挡一二。

被那“人”甩出的鞭头速度快而有力,划过外套底部之际将往下坠的外套再次掀于半空中,接着箭头落于洪逸灵身后那粗大的树干上,树干立即穿出一个大洞。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少装傻,我便是先前领命将你归于虚无的夜郇将护!”说罢,夜郇将鞭把随后一拉,收回被卡于树干中的鞭头,接着再次使出抽鞭的招数。

犹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洪逸灵思考片刻才想明白对方应该是先前天界派来阻止她苏醒的将护。

慌神之际洪逸灵丝毫没有察觉九节鞭的鞭头再次朝她飞来,当她发现时,只落得唯有避开要害的局面。

被击中右肩骨的洪逸灵骨头折裂,可鞭头依旧紧紧缠着骨头,当夜郇收回九节鞭之际,洪逸灵亦随之被拉至半空中,往夜郇的方向飞去。

挣扎不果,洪逸灵毅然用扭曲变大的手掌将折裂的骨头弄断抽出,顺利脱身。

不久前才暴走的洪逸灵本就元气大伤,加上此次自断骨头的举动让她更加虚弱,单凭目前的身体状况她压根儿不是夜郇的对手。

洪逸灵疼痛地压住右肩,着落在夜郇数步的距离外喘息,面色苍白得很。她弱弱地问了一句:“难不成......只要是魔便是邪道,不论其善恶便认定必诛之......”她不解,夜郇的每一击都是以她的要害为出发点。“我并没有滥杀无辜。”

虽然不清楚过去有没有,但是至少在她有记忆以来并不曾。

“并没有滥杀无辜,便是承认你杀过人。江山易改魔性难除,现在不做恶不代表过去没有更不代表往后不会。”多年前还未苏醒的黑魔便以其自身气场渐渐将人引入黑暗,让人变得暴力,更别说是苏醒后。

况且因为她,宋恒才会被带入无极之地受刑,所以她不应该存在。

接着夜郇使出一招胯下横扫让洪逸灵避得开旋转而来的飞踢,也躲不过横扫的九节鞭。

眼看来势汹汹的九节鞭就快击中自己,洪逸灵横起手臂打算抵挡。

千钧一发之际,向来神龙见尾不见首的颜无天突然现身于洪逸灵身前,朝路旁的路人曲起手掌然后一个往回拉的动作,其中一个路人被一股力量高举接着吸了过去洪逸灵所在的位置。

颜无天随即扶起洪逸灵风驰电掣地离开,速度快得只来得及捕抓他留下的残影。

才发现眼前的人早已不是洪逸灵的夜郇显得措手不及,下意识让九节鞭变回长枪让其减速,只可惜似乎不怎么凑效。

夜郇只能朝那头跃去,努力伸长手希望可以抓住长枪。

“锵——”没来得及抓住,似乎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击上了枪头,将长枪打回夜郇的手上。由于冲击力不小,夜郇接住长枪时枪头还在猛烈抖动以致他手掌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