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9:白魔之主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9-05 11:19:38pm

奇幻·玄幻


定眼一瞧,击上长枪的是只散发着灵光的半翼白色钢笔。

那不就是夜郇寻找的白魔吗?

夜郇伸手欲抓住白魔,可白魔长了灵性般于空中漂浮数秒,灵活地钻去那路人半敞的包包里。

待夜郇着地,怀疑的眼光落在了路人的身上。

眼前的路人,一头栗色头发,平刘海,脸上一双一双眼睛圆滚滚的,形容得含蓄些便是无害,说白了就是不灵光。

这就是人间界的希望? 就他怎么看也比较未出过社会的天真少女。他还以为人间界的救世主会是位男子气概爆表的男生呀!

“赫“方才突然被“吸”过来让那路人一时间忘了反应,呆滞在原地等待即将落下的一鞭。她就一直维持瞪大着眼睛,屏着气维持僵硬的动作,直到夜郇着地时才松下憋在嗓子眼的那口气。

她还以为这么归西了呢......即使不被袭击死也会窒息而亡......

不过,为何她会突然飞了起来?

萌起这样的想法,她这才想起该检查有没有物件丢失,飞快地拿起包包,东搜西搜,直到那白色钢笔出现在包里物品的最顶端时才安心地笑了,拉起拉链,隔着包包在钢笔的位置拍了拍,道“没想到你这只怪笔还会救我一命。”

夜郇见状将长枪置于身后,走上前腾出一只手然后向路人微微弯下腰。

路人很自然地伸出了手打算让眼前的小伙子拉自己一把,没想到对方伸出的手却错开了自己。

其实夜郇并没打算扶起路人,腾出手不过只想再仔细看看方才击上长枪的那只笔,可跌坐在地上的路人却不服气地背起包包,硬是抓住夜郇错开的手站了起来。

“谢了。”说罢,路人稍微拍掉手脚甚至衣裤上的沙子,同时嘴上没有停止过喃喃细语。“真不绅士,差点误伤的人好歹也该关心关心吧,居然完全都不放在眼里。”

只是论路人说得再多,也没有哪句话是真正入了夜郇的耳,他就像被摄了魂,半弯腰地站在原地伸出的手还僵在半空中,眼神里尽是一片惆怅。

方才路人握上他的手腕时,莫名的失落感在胸口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手心传来的温度好温暖,异常地温暖。夜郇至今还能感觉到手腕上的余温,即使那人已把是手移。

那是多么熟悉的感觉,他记得自己曾经也握过如此温暖的小手,可是那小手的主人是谁?因何事让他握上了那双小手?

他的所有记忆皆由宋恒开始,在那片一望无际的无极之地所以他压根儿记不起来。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人如今已不在,即使还在也与他隔着一重天的距离......

此时天渐入夜,街上路灯有次序的亮起,从街头到结尾。

踏上归途的人们驶着一辆辆汽车奔驰而过,掀起的阵阵凉风狠狠地划过脸颊,不留情分。

蓦然,手背上一股微湿随风而来,把手朝微湿抹去感觉到一股温热,路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刮来的是泪水。

泪水不由自主地在夜郇的眼眶翻滚,直到眼眶再也无法承受,才一滴接一滴地滑落脸颊。

夜郇在哭,面上眼底毫无情绪起伏可言,就外人来看来像是沙子跑进了眼睛,可他清楚得很,是心里不舒服,像被谁从心里偷走了某样他珍重的东西。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他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会掉眼泪。

“你......你怎么啦?”这举动可把路人吓坏了,她走近夜郇有些不知所措却又小心翼翼地问着。

该不会是被她的三言两语给伤害到吧?

夜郇欲说还休,这种心情起伏难以表达。于是以摇头来概括一切。

“那个,我没事,方才说的话你就别往心上搁了,也不要内疚。你看我不是好端端地的吗?”路人误以为夜郇因为内疚而掉泪,抬起手拍拍自己胸脯来强调自己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不经意露出了手臂上一大条擦伤的伤痕。

这次夜郇终于有了反应,站直身躯,握上路人的手臂,从腰间的衣物上用力撕出一个布条替她包扎“你,姓甚,名甚。”

包扎的动作很是熟练,可抓握的方式明显生疏。

“姓昭,名君。不过大家都唤我君幂。”

“你可知道那笔是什么来头。”不一会儿伤口就已经包扎好了。

“不知道。”

“嗡——”头疼欲裂的感觉登时袭来,眼前白光如刀刃劈来,耳鸣得让他仓促了几步。

【你可知道这是何处?】

【抓紧我的手,否则待会你又该走丢了。】

【从今往后,这便是你的家。】

一把温柔似水的女声在耳边徐徐响起,夜郇捂住双耳欲隔绝这让他难受的声音,无奈越反抗声音越靠近,近得让他产生话语吞吐间所发出的热气的错觉。

他看见一个身影从白光出现,修长且带着几分习武之人的刚气。疼痛与不适让他感到晕眩,以致眼前的身影形成如水波般荡漾,而后更出现许多重叠的影子。

夜郇吃痛倒地,身躯缩成一团。

君幂不清楚夜郇此刻正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可她注意到夜郇开始充血的双眼,莫名着急。

“喂,你怎么啦? ”

“喂!”

X          x                x

“死了?”

恢复意识时,夜郇感觉到后背一阵透心凉,周围一片雪白光亮,弥漫着消毒药水的气味。

他的记忆仅停留在君幂拨高音量的时候。

房门虚掩着,他听见门外一个姑娘甚是激动,就差没揪起医生的领口把主治医生给一把拉上来。“不是......医生,这先生是习武之人,不就久还活蹦乱跳生猛得很,怎么可能说断气就断气?该不会是误诊吧?”

“这位小姐,还望您理解。您的朋友在送来时就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主治医生也很无奈,也不晓得是不是救护人士弄错了,送来时已经给测过脉搏呼吸以及心跳,可这后来再次检测发现送来的病人心脏停止好一阵子。

“如何理解?五分钟前还迷糊中回应我的人被你门断定已经死了好一段时间,你觉得这合理吗? ”透过门缝,夜郇看见君幂一把钳住主治医生的手一副不好好解释绝不罢休的架势。

对于君幂的举止,夜郇挑眉一笑。

依着这架势看来,总算和救世主粘上边了。

头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夜郇朝自己的身上望了一眼,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替换掉,后背空空的仅两条用来作为固定衣服的绳子。

他的食指被夹上了鳄鱼夹,连接着一台四方形的仪器,仪器上一条平线毫无波动迹象。

据说这是人间界名为测心率仪的东西,要是仪器上的程跳动式就代表那人还活着。

说到这事也不怪谁,毕竟他就只是一朵桔梗花何来心跳。

他堂堂将护居然被送院了。

可他真没想到白魔之主居然没发现他不是常人。为了不再为人间界添乱子,夜郇决定悄悄地离开,毕竟一个被宣布死亡的“人”在人间界乱跑可是会造成骚动的,于是他一眨眼的功夫把衣物变回来,欲离开时才发现长枪不在身边。

“归!” 夜郇一个冷声低喝,长枪立即以惊人的速度从君幂身旁的墙上飞到了夜郇的手上,打断了君幂与医生的谈话。

这举动倒是将那医生解救于水深火海之中,见有异动,君幂起了揪着衣领的手二话不说便往急救室跑去。

待君幂跑远,主治医生这才依着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禁感慨“现在的姑娘可不好惹。”

当君幂抵达急救室时,她满心期待地推开了大门。她就知道夜郇还活着,一切都是误诊,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可是被推开的门后空无一人,就连仪器的声响都停止了。

“消声匿迹了?就像墨卿云那般......” 她疑惑不已而规不大的急救室里异常安静,仿佛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