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十八黑章 黑之謎團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1-09 4:50:41pm

奇幻·玄幻


「這種人竟然是我的隊長?!」真的不敢相信,這種隨隨便便就能對他人下殺手的黑魔使竟是我的隊長?!

太沒天理了。我要換掉,我一定要人妖叔叔換掉這像怪物一樣可怕的隊長!否則多少命都不夠用!

「怎麼?不服氣嗎?」隊長用可怕的語氣盯著我說。語氣中還帶著重重殺氣,完全沒法反駁。

感覺只要有人與他對抗或是頂嘴馬上就會被他殺死。

啊啊,這種人是我的隊長真是太不走運了!神啊,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讓我加入了黑魔使不止還讓我的上司是這麼可怕的人,我到底前世做錯了什麼啊?!

「……感覺你好像真的不服氣呢。」

「不不不!哪裡敢哪裡敢。」不服氣是真的。要是承認了,那麼「沒錯,我就是不服氣!」這句話應該將會是我生前最後一句話。

為了避免事情變成那樣子只好暫時忍耐。比起樹立敵人不如趁現在打好關係,這樣為我以後在基地的時候能少一個敵人。

「那個……我叫幻神•滅。」

「……」

隊長聽我說完,立刻就轉身準備離開。

明明身為隊長,卻沒想過和部下交流……。雖然我承認他的實力真的很厲害,但他就連簡單的自我介紹都不做,這樣竟然還能當隊長?

正當如此思考時,隊長轉頭瞪了我一樣。突然的殺氣使我我頓時背部發涼。心想難道他發現我在心裡說他壞話了嗎?

「你,其實剛剛並沒有受到幻魔的影響,還攻擊我是這樣吧?」

難道被他看穿石能為了保護我而撒的謊了嗎?!怎麼辦怎麼辦?!該承認嗎?要是承認了他會不會報剛剛的仇將我打死?!

為了求保護,我立刻看向石能能不能幫幫我。但是石能好像已經想不出什麼藉口來保護我了。

……不管了!只好豁出去了!

我立刻對著隊長喊道:

「是又怎麼樣?!我只是怕你殺了我所以才對你攻擊的!不服氣嗎?不服氣就說出來啊!」

雖說豁出去,但這也說得太超過了吧?!我根本壓根就沒有想過自己竟敢說出這種話!就連石能都一臉像是在說「滅你好有種哦。」不禁為我這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敢到敬佩。

我已經後悔了,我真的會死的。拜託千萬不要生氣,我知道是我錯了。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剛剛會失去理智說了那番話。

「………哦。」

【哦】?就這樣?沒有別的話要說嗎?

「我可沒時間陪你在這閒聊。等著我的工作可是像山一樣這麼多呢。特別是你給我的工作……」

隊長說完的時候他那壓迫的身影已經在我和石能的面前消失了

不過最後那個是什麼意思?【我給他的工作?】

算了,雖然很在意但還是之後問看看人妖叔叔就明白了。畢竟任務都是從他那裡接的。隊長的任務肯定他也明白。

「滅,我真是太佩服你了。竟敢那樣和隊長說話!你這小子挺有種的嘛!」石能一臉閃亮地拍了拍我的背後說道

「嘿嘿…嘿嘿嘿………」

我的雙腿發軟癱坐在地上。那是因為被自己那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嚇傻才會變成這樣的。

「石能,我站不起來了,能扶我回基地嗎?」

「你到底是勇者還是傻子啊?」

我被扶到基地雙腿好不容易才恢復過來之後立刻去找女醫生幫我治療一下被隊長打傷的傷口。

當女醫生知道我這樣對隊長說話之後還能活命也不禁和石能一樣為我感到驚歎。竟能在這樣和隊長說話之後活命。

看樣子隊在基地中給人的印象都是偏向【殘暴】的部分比較多些。經過這件事我一定要吸取教訓不再對隊長做出無禮的事情來,否者我這條小命隨時都會被他弄死!

「呼……」

在喝了一口從販賣機買來的汽水后,看了看時間還早於是我決定去看看御那。不過記得在御那失控之後那個地方就不容許有人進去,還在封鎖的狀態。看樣子還得再等等了。

不過話說回來感覺上今天為什麼今天基地裡的人都吵吵鬧鬧的?好像在基地的某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樣子。

壓抑不了內心好奇心的我。看見了一個熟人而立刻上前搭話。那人是我前幾天認識的朋友,他是所屬監控部門的人。

還記得那一次我參觀基地的時候,在監控室那裡搭話的那一個人嗎?沒錯,那個人就是我在基地第一個認識的普通人———汎茂。

看他在這裡,我想現在應該是他的休息時間吧?又或者是出來偷懶。畢竟監控室的人幾乎工作的時候都是坐著緊盯著畫面看。

偷個懶是情有可原的啦。

「汎茂,發生什麼事了?感覺基地裡面的人都很緊張。」

「是滅啊。誒?你不知道嗎?就在剛剛【那個地方】出事了啊。」

「那個地方?」

在打聽了之後,我無力地放下了手中的汽水,任由它打翻在地。

「喂,滅你做什麼啊都倒翻了啦!」

「抱歉,我有事情離開一下!」

我為汽水的事情道個歉后,立刻奔向了【那個地方】。汎茂歎了一口氣,立刻幫我將打翻在地的汽水清理乾淨。

我會如此緊張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有件事情比倒翻水那種事情還要嚴重。

「御那!」

我邊喊道邊奔向了御那的房間。當我到達那裡的時候,一切剛好已經結束了。

御那從房間被幾名黑魔使抬出來,從這裡還能見到房間被御那的能力破壞得面目全無,連房間外面都遭殃了。還有一些物體還在被御那的能力持續破壞著。

我不停呼喊御那她的名字,還衝動地插入看熱鬧的人群想要前去看看御那的情況。

可在亞晴的阻止下使我無法輕易靠近御那。

「發生什麼事了,亞晴?!為什麼御會變成這樣?御那!御那!」我只能不停呼喊御那的名字

而在看熱鬧的人群之中,有一位戴上衫帽的黑魔使,看著昏迷的御那露出了邪惡的微笑。他在沒人注意到他的情況下默默地離開了那裡。

而被御那的事情沖昏頭的我,根本無法注意到這件事。

在這件事經過幾個小時稍微有點冷靜之後,我前往了目前收留御那的特別醫療室準備探望御那。

但和預想的一樣,在兩名黑魔使的阻擋下沒有人可以進去裡面探望御那。而我不過是個普通人又沒有什麼特殊待遇當然被禁止進入,因為深怕刺激御那再一次發動能力傷及其他人。

想拜託人妖叔叔可是他暫時不接見任何人。

聽亞晴說因為人妖叔叔他正和上頭討論些事情。如果一個不慎可能上面的人會下達處分御那的結果。希望事情不會變成那樣。

不知道該做什麼的的我,只好沮喪地坐在基地中某張木椅上,拿著亞晴買來的罐裝綠茶一口也沒喝。

「亞晴,御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你也聽人說了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吧?為什麼要我特地重複一篇?」

亞晴說的沒錯,大概是我無法接受這件事才說了這種廢話吧?

我聽其他人說是精神突然出了異狀,導致御那的能力———【虛空星夜】強制性被觸發。

但我還是不能相信無端端的,什麼事情都沒做為什麼會導致精神問題?

「難…難道是因為我的關係?」難道是我接觸了御那,讓她變成這樣的?

「你在說什麼傻話,怎麼可能是你的關係?」

「一定是這樣的!要不是我亂闖入那個房間的話,一定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沒錯,一定是這樣子的,全都是我的錯…要是我聽亞晴的話不進入那個房間……!」

啪!

亞晴一記力道十足的耳光朝我的臉上拍去。

這一掌讓我安靜下來的同時,也讓我冷靜了許多。

「你是被虐狂嗎?為什麼要把所有事情都說成是自己的錯。查都沒調查就把所有事情的錯都推給自己。這是最愚蠢的行為!」

「可是……」

「總之,御那因為精神異常所以發動能力破壞了基地的一部分這個事實已經發生了你還想怎樣?。但是……」亞晴將她手中的汽水和我手上的綠茶交換,并繼續說道

「事實上根本不可能有人在御那的房間裡更不可能有人在一旁看見御那的精神失常。你聽見的事情不過也全都是【聽來的】表面上的事實,誰知道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你是說你懷疑……」

「可能有精神系能力的黑魔使故意破壞了御那的精神,而且是【清掃組】的可能性非常高。不過畢竟這些目前都是推測,交給我就……」

其實亞晴突然想到如果真的推測沒錯的話,御那會變成這樣就可能是上面的人是時候想找理由處分御那了吧?繼續調查這件事就是和上面的人對抗,滅沒有理由將自己陷入這種危險裡面

「要是被我發現是誰對御那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給他!所以我沒有理由不一起調查!」既然有個目標了就不能在這裡沮喪了,如果說真的有犯人的話,我一定要找出對御那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的犯人,痛打一頓!

我的決心已定,亞晴知道了我是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的於是計劃從打消我深入這件事情的念頭轉變成保護我的安全為優先來調查這件事

同时,在我和亞晴都沒有注意到的黑暗角落中,有道人影的嘴角微微露出了微笑。

期待著我們能做出什麼事情來讓他娛樂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