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05:异界城堡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9-08 5:59:05am

奇幻·玄幻


“该死......”刚刚那招,几乎竭尽了凯特的余力,就他那大部分受损的脉络,也没办法在实力强大的该隐面前玩太多花样。

这就是魔神的实力吗?

根本没有界限!

“哎呀,别总是紧绷那张杀气腾腾的脸,我来的时候就说过了,我不是来找茬的。”该隐没好气地说;他的身体也再生完成了。

“呿......”凯特转过身来,似乎还想再战。

?!

晓雪却从后一把拉住了他。

“你冷静一点!他若是真的想动手,我们已经全死了,你就不能好好听他说话吗?”晓雪在战斗上即便是门外汉,她也相当清楚该隐的强大,制止凯特或者才是明智之举。

“呿......”确实如晓雪所说的,该隐要玩真的,他已经不知道搭上几条命了。

“哦?你的女朋友比你懂事多了。”该隐不禁点头赞同了晓雪的行为。

经对方这么一说,晓雪脸上也马上染起了一抹羞红,急忙辩驳道:“谁是他女朋友啦!?”

“不是吗?妳身上全都是他的味道。”该隐笑着嘲讽道。

“什么他的味道!别用这种让人误会的说法!”晓雪是被逗得又羞又臊;该隐指的味道当然只是血的味道。

“你也这么认为吗?我很早就觉得他们有一腿了。”这时,白月已经窜到了该隐的身旁,并配合着他的调侃。

“哈哈,白月先生,你也这么认为吗?”该隐倒是不怎么介意他的出现。

“呵呵,从之前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会合得来。”白月也很自然地和该隐熟了起来。

这也让凯特和晓雪都傻了眼。

他到底是站哪一边的?抱对面大腿敢再快点吗?

“你们两个一起变成齑粉吧?”凯特已经忍不住掏枪出来对准两人的方向,他是真的打算连白月也轰了。

“冷静点!”晓雪见状,赶忙抓住了他的手,阻止他的莽撞行为。

“唉,就你这暴脾气,正式会谈估计也会演变成不欢而散吧?”该隐无奈地摇头叹息。

“不如就来个等价交易之类吧?例如保证把他女友恢复成人类这种呢?”白月打趣地提议。

?!

凯特听完,整个人都顿住了。

“哈哈,你真会打算盘,我本来就有此意。”该隐已经和白月搭肩了,就像是熟悉已久的老朋友,就差没去捡肥皂了。

“真的吗?”晓雪显得很感兴趣。

“当然,我从不说谎。”该隐厚颜无耻地说道。

“你先把古籍上的典故全部抹去再说吧。”白月吐槽道。

“哈哈,只要办成我要求的事情,恢复这女孩又何妨,而且就算我没有如此做,她也......”该隐忽视白月的吐槽,然后扫了眼躲在凯特身后的晓雪,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你又想怎样?”凯特激动地问。

“没什么,就先来我的城堡好好协商吧?不然圣裁骑士团的援军一来就很麻烦咯。”该隐说完,便吹了声口哨:‘哔——’

没有多久,天空就飞来了一只巨大的飞龙。

那赫然是该隐所驯服的巴哈姆特!

巴哈姆特一着陆,庞大的身躯便在周围刮起了狂乱的气压。

它也很主动地俯下头来,好让该隐攀上。

“你们都别客气,上来吧?”该隐嬉皮笑脸地招待道。

“......”凯特望了望身后的晓雪,不由自主地犹豫起来。

与恶魔共存,永远和他的信条背道而驰,也绝不可能。

但,一切都是为了她。

基于这样的考量,凯特才甘愿放下了成见,站上了巴哈姆特的脑袋。

“这样才对嘛。”该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山无陵天地合啦!天要下红雨了!凯特竟然愿意骑上魔物?!”白月夸张地嘲讽起来,他那难以置信的态度很明显是故意的。

“吵死了。”凯特不耐烦地说完,就随手挥出了道烈阳刃。

“啊!”随着白月的一声惨叫,烈阳刃也命中了目标,炸得地面尘土飞扬。

“哈哈,都一起来吧。”该隐说完,人也跟着跳了上去。

有点战兢的晓雪和自我修复中的白月,也在之后跟着上了巴哈姆特的脑袋。

“好!起飞了!小巴巴!”该隐一声令下。

巴哈姆特也抬起了脑袋,并展开巨大的双翼、逐渐加快地拍动起来。

强烈的气流是吹得整个地面尘雾弥漫,巴哈姆特也升空了。

众人也朝着即将没入地平线的夕阳,飞了过去。

被强风撕毁的民宿周围,那叫一个血流成河,所有圣裁骑士团的杂兵都几乎身首异处,隶属该隐之下的吸血鬼亲卫队也纷纷化作了邪雾,开始撤离现场。

在巴哈姆特的带领下。

众人飞到了一处荒郊之上。

“差不多是这里了。”该隐说完,向着前方凭空弹出一滴鲜血。

?!

顿时,前方的天空突然崩裂,露出了一片血色的诡异空间。

“这是......”晓雪难掩心中的惊愕。

“呵呵,只是一个我属于的独立空间,我本身因为一些缘故,无法在这个世界待太久。”该隐有些得意地解释道。

“无法在这个世界待太久?”凯特似乎很感兴趣,因为这可能是打败该隐的关键。

他无时不刻都在想着怎么幹掉该隐。

“你还真是处心积虑地想杀我呢,进去了再说吧。”该隐无奈地说完。

巴哈姆特便带着所有人钻了进去。

空间也在巴哈姆特完全没入的时候,自行封闭了回去、恢复原状。

在一片血红的世界中心,有一座风格复古的城堡,巴哈姆特在城堡的露台上俯下了脑袋。

“请吧。”该隐率先走在前面,礼貌周周地向他们行礼。

众人也跟着走了下来,尾随该隐深入内部。

一路上,凯特是一言不发。

晓雪那双兴致勃勃的目光,对城堡的各处是不断扫视;毕竟这是许多女孩小时候的向往。

“有没有茶点?可以的话最好是皇家奶茶配蛋糕。当然,粗茶配煎饼我也能接受。”白月则是没羞没臊地要求起来。

“你可真会说笑,会吃这些东西的话,我们还叫吸血鬼吗?”该隐也只是很配合地闲话家常起来,他和白月还挺健谈的。

很快,众人就来到了大厅。

所有人各就各位后,会谈也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