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16:共同的敌人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9-08 1:39:56pm

奇幻·玄幻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基本上,我和你的敌人是一致的,所以我才想和你联手,这并没有坏处吧?”该隐率先开腔道。

这时,该隐的美女侍从用推车送来了蛋糕和皇家奶茶。

当她准备要退下的时候,白月不规矩的手便轻轻抚过了她圆润的屁股。

随即换来的就是被女侍从给一巴掌爆头;她作为吸血鬼的力量可不是假的。

晓雪是一阵无语地看着他

“我们的敌人一致?你说什么疯话?”凯特却索性无视,全心进入会谈。

“呵呵,我的敌人,就是你一直追寻的目标,捷特尔.贝格鲁泽。”该隐话才说完。

周围的气氛仿佛闪过一丝寒流,刮得晓雪毛骨悚然,那是凯特身上发出的气魄,仅仅因为那个禁忌般的名字。

贝格鲁泽?跟凯特一样的姓氏?

晓雪禁不住瞧了瞧凯特的表情,那叫一个金刚怒目,却又像是暴怒的魔君般,杀气凌然。

“那家伙现在在哪里?!”凯特激动地站了起来,他的嗓子也非常粗重。

“呵呵,那样你就是同意了和我联手?我可不会平白无故告诉你情报哦。”该隐坏笑道;他清楚鱼已经上钩了。

“那家伙是我的猎物,轮不到你插手。”凯特断然否决道。

他对该隐所提到的人带着绝对的执着。

“你办不到的,因为你还太嫩了。”该隐说完,马上大眼一瞪。

?!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压力便压在了凯特的身上,立刻逼得他坐回沙发椅上。

“呿......”凯特尽管努力试图抵抗,却始终无法超越那犯规似的强大力量。

“连这种程度的威压都抵受不住,你知道说要宰掉他,是多可笑的事吗?”该隐的笑容没了温度,他现在是很认真地说着事实。

白月也相当认同该隐的说法,毕竟他也亲身体会过那份压倒性的强大。

随着该隐移开视线,凯特的身体才终于松懈了下来,但他也不免冷汗直流、气喘如牛。

“凯特......”晓雪赶忙扶住了快要垂下上半身的他。

“本来呢,我曾经试过和其他身在魔界的魔神提过类似的联手协议,但愚昧的它们始终不把区区的人类放在眼里,相当傲慢。可它们却忘记了,远古时期封印人界与魔界两个次元入口的,就是人类本身。”该隐细细说道。

“你认为那家伙还算人类吗?我倒觉得他更像恶魔多些呢。”白月突然打岔道。

“呵呵,虽然恶魔自古以来都被人类当成邪恶的象征,而畏惧排斥,但恶魔本身也有各自不同的性格,真正可怕的其实不就是制造这些恐惧的人类本身吗?拥有恶魔之心的人类,远比恶魔还要可怕。”该隐打趣道。

“话说回来,你也是魔神吧?为什么身为法则的你还能自由进出人界次元?”白月好奇地问。

“哈哈,因为我原本是人类的关系,所以我算是介于两个次元之间的存在。”该隐毫无保留地回答。

“你们吸血鬼,不是和那个人联手了吗?为什么......”凯特不由问道,毕竟他这次会来英国之前,已经确认了双方的关系。

“看来你有点误会了,那不是属于我派系的吸血鬼。”该隐摇了摇头,否认道。

“你不是吸血鬼之祖吗?还有不归你管的吸血鬼?”白月忍不住吐槽道。

“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算是万人之上的皇帝,也会遇到被行刺和谋反的现象吧?从创世之初到现在的时间里头,吸血鬼里头瓜分各种派系也很正常不是吗?而且我也对统治没有兴趣。”该隐没好气地说道。

“那你这始祖真不靠谱呢。”白月一如既往地用微笑着嘲讽起来,也不怕该隐直接把他灭了。

“哈哈,或者吧?作为联手的诚意,我也可以告诉你有关那个派系的情报哦。”该隐对凯特诱惑道。

“直接帮我们灭了他们不就得了。”白月还想干捞现成的便宜。

“那是你们接下的工作吧?我来做还有意义吗?再说了,我不喜欢欺负后辈。只有对立那个人的时候,我才会出面帮忙。当然我也会定时和你交换相关的情报,这还不赖吧?弑魔者先生。”该隐都快不晓得是和谁会谈了,几乎都是白月在应答。

“......”凯特沉思了起来。

晓雪也不晓得该怎么提供帮助,只能一脸担忧地望着迷茫的凯特。

“对了,也顺便送你一个大礼吧?”该隐好像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响指。

很快,就看到他几个侍从架着一个人从外头走了进来。

?!

众人见状,脸色都变了。

因为被架来的不是陌生人,而是西方圣教的十贤人之一,大修女--莎圣。

她浑身被一条血红色的绳子给捆了起来,嘴巴更是塞了块布;她元素化的能力似乎被封印了,不然应该能挣脱捆绑才是。

她也似乎认出了凯特,有些错愕。

“小三和正宫都到齐了......”白月话还没说完,凯特就一记螺旋飞拳砸了他的脑袋。

“你是什么意思?”凯特不解地问,他总觉得这不会是好事。

“哈哈,你那天被我的蛛网血刀给伤了脉络吧?就是送你个免费的美女医生,表示歉意。”该隐邪邪笑道。

“哇,真是厚礼,你应该没用过......”才恢复原状的白月马上又被凯特的手刀劈断了脖子。

晓雪则是用一种带着醋意的质疑目光望着凯特,等待他的回答。

“你在说些什么?”凯特显得有些不耐烦,一个不正经的白月就够他受得了,堂堂的魔神突然跟他耍什么宝?

“哎呀,别误会。只是纯粹让她来医治你的脉络而已,都想到哪儿去了?”该隐无奈地苦笑。

凯特和晓雪听完是一阵尴尬,就要带着自己污秽的思想去面壁了,只有白月毫不在意。

“不需要,放了她。”虽然凯特和莎圣也就萍水相逢,但他无法置之不理。

“那你答应了联手的事吗?”该隐等着明确的答案已久,都微微皱了眉头。

提到这个,凯特又陷入了犹豫。

信条、立场和晓雪正在他心里三分天下,尔虞我诈地争斗着。

“呵呵。”该隐见凯特久久不做决定,人也站了起来,走到莎圣身边。

莎圣那双略带惶恐的眼神扫向了该隐。

“你要做什么?!”凯特见状,或者猜到了该隐的意图,左手的表皮也爆裂开来,亮出漆黑怪手,做好战斗的准备。

“呵呵,反正这女的先前也追杀过你们不是吗?正巧我也很喜欢纯净的处女之血呢......”该隐用舌头舔了舔莎圣白皙的脖子,两根獠牙也曝了出来。

没错,他这是在威胁。

逼着凯特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