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1 塞尔斯特

DNA≪赏金猎人Ⅱ≫  - 发布于2018-09-14 12:03:00am

奇幻·玄幻


阿尔 333年 秋

属麻立特共和国的主城镇——米布。

尽管是个人称不夜之城,越夜越精彩的城市,也有着鲜为人知的另外一面。此刻夜幕低垂,银色的月光温柔地洒向大地。在这时刻,某条似被这座繁华的城镇人们遗忘的冷清街道上,早已因时间的关系变得稀无人烟。

这条街道,这整个街区都被命名为‘李维赛儿街’。

据知,这是为了纪念两位经典的历史人物而特地创设的。据闻,这条街道的现有神秘地皮持有者,对这李维赛儿街爱护有加。他不仅砸大钱在维护和建设方面下功夫,更为了保存街区完善的面貌,而特地立下了限时封街的条令。

在特定的时间段内,这整个街区都会关闭起来,不让其他闲杂人等踏入这里。而能够在里头自由出入的,就只有那位神秘多金的地皮持有者,还有一些他所默许的,拥有自由出进特权的朋友们。

本该是万籁俱静的这时刻,却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模样狼狈地在阴暗的街道上赤脚奔跑。女子她汗流浃背,整个人被吓得冷汗涔涔,不时害怕地回头张望。尽管如此,女子还是奋不顾身地使劲儿往前方跑去。

一道不知名的黑影以疾速掠过周围的某间店屋屋顶上,早已受惊的女子冷不防地再被吓了一大跳。宁愿做困兽之斗,也不想束手就擒的女子再次迈开长腿,拼了命地跑向前方。不知是幸运还是咋的,穷途末路之际,女子恰巧就瞧见了不远处闪着亮光的招牌。

那一闪一烁着七彩光亮的招牌,有着一个以酒杯图案设计的显眼商标,并且还写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字句。忙着逃命的女子可没有时间细读那些字句,但是她还是瞧见了最为显眼的那三个英文字母 ——‘D.N.A’!

慌不择路的女子下意识地就想跑进里头避难。可就在女子颤抖的双手握上黑玻璃门的门把的时候,才发现那道门已经被人从里头反锁了。似感觉后头的黑影越来越靠近自己,女子紧张得大力猛拍玻璃门,朗声喊道:“里头有人吗?求求你们快开门!后面有人要杀我,求求你们快开门!”

过了好半晌,那扇黑色的玻璃门却依旧紧闭着,完全没有任何动静。但是,那紧追女子不舍的黑影,他与惊慌失措的女子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靠近了。

“有没有人啊?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女子竭力地扯破喉咙哭喊道。招牌闪烁的七彩光亮照明了女子哭得梨花带泪的脸庞,也照清了女子一袭染有血迹的污浊白纱裙。

“求求你开门啊……救救我……”女子声音沙哑的发出几近绝望的哀求声。

没有营业的酒吧店内,里头的人似乎真听见了女子的求救声。然后,奇迹就真的发生了。就在那道黑影来到女子身后不远处的时候,女子成功地拉开那扇黑玻璃门,然后迫不及待的夺门而入!

一进到酒吧里头,女子顿时眼前一亮。眼前酒吧内的唯美神秘装潢和偌大的空间格局,根本与先前在外头感觉到的第一印象完全不搭。从跨过那扇小小的黑色玻璃门开始,女子就有种穿越到另一个空间的感觉。店内的装潢多采用金属质感的原料,散发出迷人耀眼的光芒。有那么一瞬间,女子仿佛都快忘了自己目前正处在逃命中状态。

这间酒吧似乎有种奇特的魔力,在这种优美别致的意境里,看似舒适却又刺激感官的神奇氛围下,让女子不由得想舒展疲惫的神经,渴望释放出囚禁在自己体内的真实欲望。女子慢慢地轻移头部,细细地环顾了四周一眼。一直到……直线型吧台那里站着的某一个男人的身影映入女子的眼睛。

女子吞了一口唾液,清了清嗓子后,才缓缓哑声开口道:“你、你好……”

那名黑色短发男人有着修长高挑的身材,他压低着头,模样专注地继续手头上未完的调酒工作,丝毫不受意外闯入自己地盘的女子影响。但与之不同的是,女子她像是受到了什么致命的吸引力一般,不受控制地缓缓走向前去,想要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长相。

“可以请你帮帮我吗…?”女子浑身颤抖地柔声发出卑微的请求。

闻声,男人一脸酷样地微微仰起头,接着用完美的节奏感,动作熟练干脆利落的甩动手中的摇酒壶。摇酒壶像是被赋予生命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度漂亮的抛物线。

女子这回终于看清男人的脸孔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比女人还要精致细腻的绝美容貌。如被雕刻出来的脸型和鼻子,细长深邃的眼眸,皮肤苍白却有着结实分明的肌肉线条。

“外面追你的人,已经来到这儿了。”一声轻柔却透着冰冷的提醒声音拉回了女子飘远的思绪。

似乎是在验证神秘调酒男人的话,那扇黑色的玻璃门传来了剧烈的拍打声。看着那扇传来一阵阵敲打声的黑门,女子被吓得心跳漏了半拍。女子她浑身一颤,下意识地回头向调酒男人求助。

“请你救救我。”女子模样柔弱地恳求道。

听到女子的话后,男人不经意地露出一丝玩味笑容。这时的男人停止了摇酒的动作,他转开摇酒壶的盖子,把里头的湖水蓝色饮料全倒进事先准备好的空酒杯。

“竟然想让我救妳…?哈~可是我并不能保证,我这里会比外头来得安全噢~!”男人用高深莫测的语气道。

“什么?”女子以为自己幻听了。

男人态度悠闲自若,他无所谓似的耸了耸肩,然后用左手拿起酒杯轻轻摇晃着。透着四周围明亮的灯光,杯中的调酒被照映出绚丽的光泽颜色。男人浅酌了一口杯中酒,顺滑的液体顿时涌过喉咙,直达心头。沁凉顺口的调酒让男人满意极了,他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亦更衬托出他惊人的美貌。

不过,与男人的绝美样貌丝毫不相符的是那男人如寒冰利刃般犀利的语调。

“妳杀了人了。”

女子微微皱眉,警觉性地后退一步,紧绷戒备的神情直直地盯着男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为自己辩驳。

男人状似轻松地继续喝着调酒,正眼也没瞧过女子一眼。尽管如此,男人却能轻易地区分出女子不安的紧张情绪,还有女子的与众不同之处。眼前的这个女子,并非常人眼睛所见的那般无辜。

而这时,黑色门那里依旧不时传来阵阵敲击叫门声。

那是一个属于年轻男人的声音。

调酒男人的双眼直勾勾地打量着面前那模样狼狈不堪的女子,微扬的唇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傲慢姿态。从调酒男人的视线所看到的影像中,那个身着白纱群的女子脸孔,不知为何在瞬间的似幻觉般地变成了诡异的恐怖面容。女子原本平滑白皙的半张面容,在刹那间变换为犹如可怕恶魔的脸,像是被熊熊烈火给烧焦了一样。但是在下一秒的时候,女子的面容又再次转换回方才的正常模样,看起来柔弱楚楚可怜又极其无辜。

“刚上来人界的地界魔物如果失控,或许是因为不适应人界之故。虽然同样是犯错,可终归是情有可原。但如果是已经来了这里多年,完全深谙在人界的生存法则,却依旧一而再再而三地踩线犯案。那样的话,就完全不值得原谅的了。”调酒男人突然这么说。

意识到男人的话中有话和弦外之音后,女子忍不住颤着声音追问道:“你……你是赏金猎人?”

尔后,似想到什么要点,女子喃喃自语地说:“不可能的。我的魔力一直隐藏得很好,就算是半天使也未必能够看穿!况且,你根本就长得不像半天使!”

“哦~”男人莞尔一笑,省略繁杂的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切入正题。“像妳这种稍微有点道行的高阶魔物,虽然有些手段,但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如此的傲慢又轻敌,可真是大忌啊!”

见自己的乔装早已被男人识破,下定决心摊开来说话的女子,便卸下了自己的柔嫩的人类伪装。此刻,女子的声音变得黯沉粗哑,原本憔悴瘦弱的面容也顿时变得冷厉阴狠。

“你究竟想怎样?”那名双眼泛着恐怖红光的女子问道。

男人不疾不徐地将手中的调酒一仰而尽,一派的淡然自若。喝完酒之后,男人这才放下了酒杯,终于在像是一世纪般漫长的对话中,再次正眼瞧向那名披着人皮的妖魔女子。男人扬起邪魅的微笑,用充满威胁语气的调调,说道:“既然是妳自己送上门的话,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你想干什么?!”女子心下一惊。

同一时刻,在女子还来不及眨眼,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时候,就见一道诡异的红光,如扇型般迅速散开,接着朝着女子的方向,以极快的速度飞飙过去!魔法红光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所到之处破坏力十足。

那一刹那,一阵像是从野兽喉咙深处发出的惨烈嘶吼长声后,酒吧室内终于再度恢复难得的平静。若不是地上躺着那位女子……不,或者应该说是属于高阶地界魔物那七零八落的血腥肢体。如果没有这个存在的话,仿若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虚拟梦境。

调酒男人发出似有若无的感慨叹息声。他看着地上的女子妖魔尸体,慢慢地眨了眨那双不知在何时,忽然从黑色突变成血色的眼珠子,然后又轻轻地弹了一个响指。神奇的魔法之力使然,那道黑色玻璃门的门锁终于自动开启。红眼调酒男人便将视线定格在那道自行开启的黑玻璃门上。

这时,一个身材瘦削,全副武装的年轻黑衣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神情不悦地瞟了地上的魔物一眼后,就心情老大不爽的埋怨道:“塞尔斯特,你抢菜啊?!这明明就是我的猎物。”

“先到先得。”被称作塞尔斯特的调酒男人摊了摊手。

“算了,就当是我敬老尊贤吧!”年轻的黑衣男人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话虽这么说,但其实目测的话,他和塞尔斯特从外貌看起来就年龄相若,双方都像个18岁左右的少年。唯独塞尔斯特的眼神,多了一丝与年龄不符的沧桑感。而黑衣男人的模样更显稚嫩,活脱脱就像是个初入社会的毛头小子一般。白白净净的容貌看起来老实好欺负,但不至于瘦弱得需要别人保护,同时还流露出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独有的特质:冲动又反骨,倔傲不服输!

‘敬老尊贤…?’

顿了顿,塞尔斯特却不怎么苟同年轻男人的这个说法。

“托雷利亚。所以说~你刚才的做法不算是失误,而是故意放跑这只女妖魔,然后又很特意地安排她走进我的酒吧来的吗?”

“……”那名被塞尔斯特叫唤作托雷利亚的年轻黑衣男人哑口无言地愣在原地。

窘迫的尴尬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

“她是只高阶魔物。像她这种等级的魔物,不像是会突然犯戒杀害无辜人类的类型。”塞尔斯特突然这么说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托雷利亚百思不得其解。

塞尔斯特叹了一口长气。尔后,他抬眸看向托雷利亚。

那双原本该是黑色的瞳眸,此刻闪烁着诡异的红光,完全不属于人类的眼睛。

“黑暗要来临了。”塞尔斯特说。

“不明白。”完全无法理解塞尔斯特在说些什么的托雷利亚紧皱着眉头。

“你不明白的事可多着呢。”塞尔斯特意有所指地道:“现在搞成这副模样,这单恐怕又要赔惨了。”

“呃……这次,可不可以不要扣我的工资啊?”托雷利亚弱弱地哀求道。

塞尔斯特倒也没多大的意见。“你自己想想你这个月是第几次搞砸任务了。说真的,你那丁点的工钱都不够填平你带给我的损失呢。嗯~不过,如果你真不想被扣工资的话……”

被刻意拉长的尾音随着声音主人快速转换的思绪微微声调上扬。

思考了一会儿后,只见塞尔斯特指了指地上的那堆血肉模糊的尸块,用命令似的语气,道:“作为惩罚,请你帮我把‘这些’都处理干净吧!”

“我可以说‘不’吗…?”托雷利亚硬着头皮尝试反抗。

塞尔斯特不慌不忙地发问道:“在这里,谁是你的老板?”

“你。”

“那么~教你驱魔功夫的师傅是谁?”

“你。”

“乖,现在赶紧的给我开始收拾,将这里好好地打扫清理一遍吧!”

“塞尔斯特……你明明就有魔法不是吗?干嘛不用你的双手随便挥一挥,那样就什么都可以在瞬间给搞定了嘛~~~!”托雷利亚忍不住出声抱怨。

塞尔斯特扬起宛如恶魔的微笑。“你这是准备想辞职,然后换新工作的意思吧?”

托雷利亚默默地马上摇了摇头表示否认。

随着塞尔斯特再次展现帅气响亮的弹指动作后,一把扫把、抹地的拖把、还有水桶抹布之类的全都凭空出现在托雷利亚的面前。托雷利亚哭丧着脸,还来不及为可怜的自己出声辩驳之际,塞尔斯特中气十足的命令便又再次在耳边响起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给我去打扫啊!”

这会儿,要是再不动手干活儿的话,恐怕就要遭罪受了。

所以,一如既往每次的类似闹剧一样,托雷利亚认命地开始准备进行扫除工作。

塞尔斯特饶有兴致地盯着托雷利亚瞧,然后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对托雷利亚的表现满意极了。

‘总算没有白疼这家伙了。’

无事一身轻的塞尔斯特笑得一脸轻松自在。完全放松下来并卸下防备后,那双血色的红眼珠子又渐渐地自动变回了正常人类的黑色瞳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