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九章 祖师爷 - 第九章 祖师爷

劳森林≪服鬼师≫  - 发布于2018-09-14 11:55:53pm

灵异·鬼怪


  大风吹起,乌云极速移动,工厂里头某处,一人一小鬼,小鬼低着头,黑影遮过眼睛,大喊...

  

  “我要杀了你!”

  

  瞬间怨气重出!突发大寒气!那人被吹过,情不自禁双手颤抖,那人则是中年男子!小鬼则是小男孩!小男孩颤抖哭腔语气续说杀了你。

  

  中年男子对此景恐慌不已,第一次遇见,竟有强大的怨气,不自由一手持着剑快速放在胸前,一手持着符,狂念咒语。念咒一半,突起一股寒气朝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则马上阻挡,可寒气悍强!已挡不住!极速往后推倒撞墙。

  

  “告诉我!你们是谁?”

  

  小男孩低着头,吐出大喊一句话!话落,四周突齐声高喊

  

  “我们是北魏时期杨大眼战将军队!”

  

  小男孩再则大喊:“告诉我!你们是谁?”

  

 小男孩身后渐渐浮现威武雄壮军队,四周再次响起齐声高喊

  

  “我们是北魏时期杨大眼战将军队!”

  

  小男孩再则大喊:“我是谁!”

  

  威武雄壮军队立即跪下,响起齐声高喊

  

  “参见杨将军!杨将军万岁!”

  

  小男孩再则大喊:“犯我者如何!”

  

  威武雄壮军队再次响起齐声高喊

  

  “犯我者必不可免 格杀勿论!”

  

  小男孩抬头,脚下发出一股黑气,眼角已出血泪,黑暗无底洞的眼睛,怨气沉狠瞪着中年男子,一手食指指向中年男子,大声呐喊:“跟我杀了他!死无全尸!”

  

  “遵命!”威武雄壮军队立即起身,大喊呼声,冲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早已不知所措,惊慌失色站在原地,想逃走,可已来不及,威武雄壮军队极速达到他面前,场面十分血腥!只听见中年男子惨叫连连。

  

  片刻,中年男子死无全尸,剩下古灵服装在原地,满地血迹,威武雄壮军队立回到小男孩身前跪下齐喊:“杨将军!犯你者已格杀!”,小男孩一手甩起示意让威武雄壮军队离去,渐渐威武雄壮军队隐形消失。

  

  “啪啪啪!”

  

  杨大眼身后出现一位神秘女人,拍着手掌,衣着连身裙到脚,黑色长发,走到小男孩面前说:“久仰大名!杨将军,名为杨大眼,因你眼睛大,被称为大眼,是北魏时期著名名将,拥有两千人军队,一人带领对抗众多敌人。如今还是威风无比。小女真是大开眼界。可死后未知是小孩身体,徘徊此地。”

  

  杨大眼转身,眼神警觉看向神秘女人质问你是何人,神秘女人一手食指放在嘴唇,续说:“我是谁无要紧,先让咱们救明泰为先。”话落神秘女人甜蜜一笑。

  

  “这是哪?我在何方?好暗。”

  

  我望着周围,却看见一片黑暗,移步向前,却无看见任何人。突现一道光,我看见惊喜不已,立马奔跑起来,跑向眼前的光芒。

  

  穿过光芒,看见一片唯美景象,有花有草有山有水,我心默言:“此地就是极乐世界?”,我欢喜移步向前,看着周围唯美景象。

  

  “碰!”

  

  撞击的声音,转头一看,看见庞大无比鬼魂!我惊慌立即捏起手印,突响起一道男声。

  

  “兄弟慢着!它可是我得意鬼魂!随从我已久,莫伤。”

  

  我朝着四周围,却无人影,则转回看向庞大鬼魂方向,却看见一位中年男子突出现我面前,我立即惊吓跳起骂道:“我去!人吓人!会吓死人!”,中年男子哈哈大笑:“不错!我的祖孙竟找有趣之人!”我不解质问:“你祖孙是何人?”,中年男子再则哈哈大笑:“则是陈咏诗,你认识不?”,我点头了然连气哦声。

  

  等等!祖孙!陈涛?!

  

  我惊呆看着眼前中年男子,嘴上已颤抖:“你...你...你是陈涛?我的祖师爷?”,中年男子腾空跳起,坐在庞大鬼魂之上,白色长发飘飘,白色衣着简洁,回话:“正是在也!”。瞬间我已一片空白,我已感动落泪!死后竟能相遇祖师爷!当年朝时代被秦始皇称为服鬼大师!创始人!

  

  “你为何落泪?”祖师爷不解看向我,我身子立即站立姿势,尊敬回话:“因为我死后竟能和祖师爷相遇,这是我多大福份!如没服鬼师存在!我早已不能再次看到父母!”,话落陈涛狂笑不止,我不解看着祖师爷,为何狂笑?

  

  片刻祖师爷恢复平静:“你肯定心所想为何我狂笑?”,我点头示意是的,祖师爷跳下我眼前,抚摸我头顶温柔说:“孩子,你并无死,你暂留下来,因你是继承我第六传人衣钵,我是让你意识过来和我相见。”

  

  我惊讶不解质问:“祖师爷为何让我与你相见?”,祖师爷转身,续说:“在你身上,看见生前的我,鬼有善鬼,竟有恶鬼,而你为鬼落泪,为鬼挺身而出,最后则差死。”祖师爷飘然回身看向我:“找你来,必有我原因,原因就是你惊醒后,如你来到我庙堂之时,在无人之下,在我神像附近寻找一本手册。”,不解质问:“手册?”。

  

  祖师爷点头示意是的,续说:“那手册便是禁咒,是我创下,服鬼师乃是传代以下,都为收服为主,并无灭魂。为何创下却无传?原因则是凡学服鬼师禁咒必有心中原有善心。”,我惊呆看着祖师爷质问:“不明白,咏诗也会不是?”,祖师爷摇头叹息:“并没,那丫头一心玩耍,还未到达我要求,多次给机会,却无通过,而你不同,你心本乃是有善,同情之心,交给你是最好不过。我相信你,用这禁咒会准时机。何鬼可灭,何鬼不可灭”

  

  我低头思考,心默言:“祖师爷竟把禁咒交代与我,我是否能做到?,顿时觉得压力重大!祖师爷再次抚摸我头顶:“孩子!切记!莫忘初心,莫忘善心,以后的事情可要你经历,有一日咱们再相见。”我惊呆不解立即抬头望着祖师爷开口何为,身后突现白光闪出,我身子渐渐往后倒,无力防抗,我惊慌看向后方再看祖师爷,祖师爷哈哈大笑摆手再见手势大喊:“孩子!时间无多!你该回去了,可要好好对我祖孙好!我可不介意徒孙恋情!还有咱们在此相遇,切记莫告诉何人!是咱们秘密!有一日再相见吧!”声音已远远离去。

  

  我惊吓开眼,看着天花板,熟悉的声音向我耳旁响起!

  

  “你说你傻不傻?我不在了,怎会被人杀?”声音正是咏诗!咏诗已归来!我激动不已起身看向坐着椅子上的咏诗,却目不转移顿留咏诗视线,如今二十岁的咏诗衣着打扮漂亮,脸蛋白嫩光滑,嘴唇擦了粉口红,依然黑长发,但比那日见咏诗长度较长,刘海侧往右,二郎腿翹,显示出咏诗女人气质。

  

  咏诗见我目不转移一脸嫌弃:“流氓!没见过美女?”,被这句话顿醒,回骂道:“我去!五年里我可见多美女!你只不过美一点。”,话落转向侧面,看见杨大眼惊讶:“你怎会在这!”,再朝着自己身子看,察觉到我真并不死!祖师爷说正万确!可我并不知道小男孩则是杨大眼,惊醒后便看到此景。杨大眼开口:“愚蠢人类!你未死,是这美丽姑娘救了你。”,话落,我不解看望咏诗,咏诗一目了然:“是治疗鬼医疗你。”,我点头示意明白。

  

  杨大眼插话:“愚蠢人类这姑娘是谁?”,我食指指向咏诗:“她是我师傅。”,杨大眼目光向着咏诗,貌似思考问题,随后点头示意明白,再无话可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