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3-2 刀疤猿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09 8:05:50pm

奇幻·玄幻


如西瓜般的巨大右拳正要打在我臉上的瞬間,三支纏繞冷冽寒氣的箭矢射中猿王右臂.一團冷氣自箭頭處爆散開來,迅速將其右臂包覆並結成巨大冰塊,暫時限制了它的行動。

咚!咚!咚!

不讓猿王有喘息的機會,三支鐵箭再次射中它的胸膛、下腰、頸項。猿王痛得在滿是小石子的地面打滾,疼痛引發的悲鳴劃破夜晚的寧靜。

『天命怎樣了!快喝恢復藥!』神武大喊,拉緊弦的手再次放開,包裹極寒冰氣的箭矢以拋物線落在四腳朝天的猿王腹部,寒氣像是一條啃噬生命的藤蔓,從腹部一路往上結凍至胸膛。

經神武一說,我才發現自己的天命已經沒了一半,又變成讓人提心吊膽的紅。

我撐起身體,從大腿的攜帶包裡抽出一根裝滿綠色液體的細管,一口飲盡。

薄荷味、清清涼涼、甜中帶辣的刺激在味蕾上散開。

隨手將細管往旁邊丟,視界左上角的天命也在同一時間恢復成最大值。

這時,猿王以蠻力將未結凍的左手往右臂揮去,限制其右臂行動的冰塊應聲破裂。接著,恢復自由的雙手高高舉起,打在結凍的上半身。

咚!!

厚實沉重的聲音響起,胸前的冰塊不斷掉落,猿王一個後空翻跳起,怒視站在遠處的神武一眼,雙拳捶打胸口仰天嚎叫,然後……二話不說轉頭往我衝來!

是怎樣!讓你結凍的人不是我啊!是因為我靠得比較近所以先來幹掉我的意思嗎!

『啟人!』神武從睡袋中拿出夜行者,順著方向拋給我。

猿王瞬間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在離我只有五步之遙時,它腳下一蹬跳至半空,高舉宛如大鐵鎚的雙拳朝我揮下。

我伸手握住飛到我面前的劍柄,扭轉身體順勢將夜行者拔出劍鞘,千鈞一發之際使出【旋風斬】!

劍技產生的風圈將迎面撞上的猿王狠狠彈飛。

『別再被它的強力拳頭擊中!』

我和神武的距離有點遠,所以都用吶喊的聲量對話。我大喊回應:

『既然可以對我造成傷害,那你可能一擊也承受不了,盡量和它保持距離!』

語畢,我倆不約而同再次進入戰鬥狀態。

神武往我身後的樹林急奔。河岸邊沒有可以遮蔽身影的大樹,但在光線不足的夜晚,陰暗的樹林理應可以成為很好的藏身地點。

我佇立在原地,視線不曾離開被風圈彈飛落到河裡的猿王。

它從河裡緩緩起身,雙腳站立,雙拳緊握,捶打胸口,大聲叫喧,緊接而來的是銳利無比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一陣寒意從尾脊竄上後頸部,額前豆大的汗珠隨著臉頰滑落至下巴,最後滴落在碎石河岸上。

猿王從站立的姿態彎下身子,雙拳著地,一步一拳,帶著滿滿殺意緩緩朝我走來。

上岸後,猿王停下腳步,視線從我身上漸漸往上移向後方的樹林。

看樣子,它應該知道神武就在樹林裡。

捉住它鬆懈的這一瞬間,我右腳往前踏步使力,將夜行者瞄準猿王的肚子衝刺!猿王發現我的企圖,舉起左拳往我臉部來個直拳!

我縱身一跳,拳頭擦過右耳,傳來火辣辣的刺痛,下一秒猿王猛地把揮空的左拳直接往我的右側腹橫掃過來。

電光石火的危機時刻,樹林裡出現兩道炫目的銀光。

兩支鐵箭從茂密的樹叢中飛出,再次擊中猿王的右臉頰。它露出剎那的破綻,我連忙繞至後方,對其左腳使出交叉二連擊。

『吼——————!』

猿王受到的傷害比我預期的高。它痛得在地上打滾,臉頰因鐵箭造成的傷害而流下稀里嘩啦的鮮血。它再次站起身,猛地折斷臉上的箭枝,隨手丟掉,任由箭頭插在臉頰,臉上怒容更顯扭曲。

忽地,猿王往樹林方向飛奔,速度之快讓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它往前一跳,攀在一棵大樹上,用非常熟練的動作快速往上爬,接著靈巧地跳到另一棵樹上。

樹林裡霎時冒出數道光芒,我推測那是神武射出的寒冰箭所發出的光亮,但似乎都被在大樹間來回跳躍的猿王避開了。

在視線極度不清楚的夜間,面對如此敏捷的猿王,貿然衝進樹林實在說不上是明智之舉。於是我站在林外喊道:『神武!快從裡面出——』

砰!

伴隨巨大聲響,我的心和神武的身體雙雙重摔至地面。

『神武!!!!』

我拔腿往樹林裡衝去,在黑暗中闖入眼簾的卻是猿王的身影。

它渾身上下散發讓人不寒而栗的殺氣,此時手腳並用往神武的墜落地點衝刺。

我邊跑邊把夜行者的劍尖插進地面拖行,算好距離後將劍往猿王的方向挑起,泥土和小石子擊中猿王的眼睛,痛得它哇哇大叫。

我趁機來到神武身邊,見他皺眉緊閉雙眼急促地喘氣,暫時放下心頭大石。

——幸好還有意識……但危機還未過去。

我往猿王的腹部刺了一劍,再跳至它的左腳處使出交叉二連擊。同樣傷口遭到二次攻擊,再加上泥沙進入眼睛,猿王只能大叫並胡亂揮拳。

我突然靈機一動,在它身後使出旋風斬,捲起的風圈讓猿王誤以為我就在它身後瘋狂攻擊。它發出高分貝的怒吼,隨即徒勞無功地把右拳重重揮落在風圈正中心。

在它行動之前,我早已爬上旁邊的一棵大樹上,看準它的腦袋——跳!

可惜猿王不斷左搖右晃,夜行者劍尖落下的點並沒有如我預料般刺進頭部,反而插在它的背上。

猿王痛苦大叫,重心不穩跌倒在地,不斷抽搐。

我轉身對神武說:『還好嗎?』

『死不了。』神武撐起身體答道。

『給它最後一擊吧!』

我往已經重新站起的猿王衝刺,它一如既往地高舉右拳,打算等我靠至足夠近的距離,再轟向我腦袋。

我揚起嘴角,心裡想著:『真是學不乖的猴子。』

我壓低身子,利用奔馳的速度穿過猿王垮下至它身後,迅速跳起再給予它背部一記交叉二連擊,然後不貪刀立即往右邊跳開避免遭到反擊。

這時神武以極快的速度從箭筒抽箭、架弦、射出、抽箭、架弦、射出。

利落的射箭動作快得我只看得見殘影。

射出的箭矢依序插在猿王毫無防備的胸膛、肚子、右腳、左臂、右臂、左腳,再回到胸膛。

我來到神武身邊,腳下一踩,用盡全力往猿王奔馳,手中藍劍宛如流星在空中拖曳一道淡淡的粉藍色尾巴。

視野中的猿王動作剎那間變得很慢很慢,我以撕裂空氣的怒濤氣勢將夜行者刺進它心臟。劍尖先是傳來刺中硬殼的感覺,在猛衝的推助力加持下,最後才順利刺入猿王厚實的胸肌直擊心臟。

狂暴的猿王掙扎了一番後驀地靜止不動,隨後砰的一聲往後倒下,緊接著便是令人鬆一口氣的碎片爆裂聲迴盪在夜晚的樹林間。

我以大字型的姿勢倒下,大口大口地喘氣,同時耳邊響起等級上升的聲音。

嗶鈴!

嗶鈴!嗶鈴!嗶鈴!嗶鈴!

嗯?連續不斷的升級音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