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18:敌袭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9-22 12:06:46am

奇幻·玄幻


明明都把空间封闭了才是,竟然还能如此简单地自出自入?

该隐眼见机械大军压境,才准备放下眼前的MR.E,折返回去守城。

?!

这时,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两道空间裂缝。

“不好意思,此路不通。”随后,就有2个和MR.E外观相似的人造人从里头钻了出来。

“我的名字叫MR.F。”其中一个长有剪刀手的人造人率先自我介绍。

“我叫MR.B,多多指教咯,该隐先生。”另一个人造人邪邪笑道。

“滚开。”该隐大眼一瞪,一股无形的力量便直往前方的两个人造人扑来。

MR.F见状,赶忙用剪刀手在前方的空气中剪了几下;登时,一道空间裂痕便被他给剪了出来。

该隐的力量也全被这裂痕给吸了进去。

?!

没错,空间切割----这就是MR.F的能力,这空间中的各处裂痕也全都是他的杰作;就连身为主宰者的该隐都无法阻止其能力的强行切割。

“你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担忧同伴的家伙,那么在意城堡的话,就表示里头有你很重要的东西吧?”MR.B打趣地说道。

该隐沉默不语,或者被MR.B说中了。

“MR.B,别小看他,他可是魔神。”MR.F警惕道。

MR.B有点讨厌这个灭自己威风的搭档,没好气地说道:“反正我们的任务也只是拖住他而已,又不是要打倒他。”

“呵呵,拖住我吗?那你们只管试试!”该隐话一说完,整个空间的气场猛然一粟,他的双眼也完全染成了血红色。

?!

两个人造人的表情也顿时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该隐准备认真了。

随即,只见空中张开了一个巨大的血色蛛网;那是该隐的强力结界。

MR.F见状,赶忙动起剪刀手来切割空间,打算在结界波及自己之前,从空间裂缝中逃离。

?!

没等结界到来,该隐已经目露凶光地闪现到了MR.F的身后,左手的蛛网血刀已经蓄势待发。

好快!

MR.F想用剪刀手防御也来不及了,该隐的蛛网血刀已经推了出去......

“喂,别无视我的存在啊。”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迅猛的雷电忽然从中介入,强行轰碎了该隐的手,包括才要打出的蛛网血刀。

随后,这道雷电也在该隐的身旁化作了人形。

没错,那赫然是MR.B!

“元素化的能力吗?”该隐嗤之以鼻,断手之处也再生了回来。

区区的元素化,也不过是普通的人类法师都能练成的水平,身为魔神的他又岂会放在眼里?

此时,血蛛网的结界已经完全将空中的三人给纳入其中;MR.E很早就趁乱逃了。

“呵呵,猜对了一半吧?”MR.B笑了笑,身体又要开始元素化了。

?!

这次却不是雷电,而是风!?

照理来说,相互冲突的属性,应该是无法一起练成元素化才是,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MR.B也化作一阵飓风将该隐给卷了进去,并在其中对该隐不断放出其他属性的攻击。

先是火烧、然后是雷击、接着是水炮、又来地刺。

其中还夹杂着黑魔法与白魔法的力量。

该隐也从肉身的逐渐崩坏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了MR.B的能力秘密。

是所有属性的元素化集合体!

元素化通常都具备了物理上的完全免疫,也能避免大部分的魔能攻击,唯一的弱点就是对应的克制属性。

全属性都能元素化,在相对的理论上,也意味着MR.B根本毫无弱点。

“有意思!”该隐也索性将全身变成了浓稠的血液,在空中与元素化的MR.B相互较劲。

MR.F也只是在旁伺机辅助。

与此同时,城堡的周围。

所有吸血鬼侍从和元老们正致力和机械恶魔军团战斗,就连体型庞大的巴哈姆特也陷入了苦战。

当然,凯特等人所在的房间,也闯入了几只机械恶魔。

众人也只得被逼应战。

“吼!!”机械恶魔发出了一声嘶吼,便伸出金属臂爪来攻击凯特。

凯特也用漆黑怪手擒住了金属臂爪,正欲直接拆毁的时候。

?!

怎么回事?

他感觉到自己的魔能正逐渐被金属臂爪给吸收,这也迫使他连忙一脚踹开金属臂爪。

就连白月的冰封,也在转眼就化成了气体,还被对方躯体上的孔给吸了进去。

莎圣的圣剑甚至也被反应敏锐的对方给一口接下、咬断了,并被当成零食来咀嚼。

更不用说是晓雪那低阶的火球术,对方打开胸甲就全吸收了进去。

“这些家伙的构造不简单,非但用了抗魔性高的变质合金,甚至还可以吸收魔能......”白月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呿。”眼前的机械恶魔,不知为何,勾出了凯特脑海中的不好回忆。

这麻烦的特性和能力,简直就和凯特曾经苦战过的强敌---亚巴顿,是如出一辙的。

不仅如此,它们甚至还在口中凝聚着能量,最后吐出了强力的镭射光波!

?!

登时,整个会客厅被炸毁了。

“我去,要命啊......”白月虽然及时制造了冰壁,替众人挡下了镭射,不过镭射的灼热也持续削薄着冰壁,以致他必须时刻催动魔能来修补。

凯特则是用双手替众人撑住了那塌陷的屋顶,不过咬紧牙关的他却显得很辛苦;他的头更被零碎的瓦砾给砸出了血。

“凯特!”晓雪不禁替他感到担忧。

“快走......”凯特说道,他就像要撑不住了,浑身都在颤抖。

而白月这边光是阻挡镭射就够呛了,根本无法分神帮忙。

晓雪眼下能做的,也只有施展白魔法,先给凯特的头处理伤势。

这不听话的女孩。

“给我把她拖走,然后照看好她。”凯特一声令下,灵剑也从收纳空间里窜了出来,化作人形。

“公子有令,冒犯了。”灵剑也一把抓住了晓雪的手臂。

“等等!”晓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灵剑给拉了出去。

随后,凯特问道:“修女,妳有元素化的体质,应该不会有事吧?”

凯特的气力就快不够了,他实在恨不得直接用魔法摧毁压在身上的负担。他不清楚莎圣使用的力量本质,是否能够完全免疫物理?所以迟迟没敢动手。

“......”莎圣望着那顾虑自己的凯特,也顿时陷入了沉思。

她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终身对立邪恶;凡是和恶魔有关联者,必然是邪恶的化身,也是教团的不能姑息的敌人。

可凯特现在这番超脱立场的关怀,又是意义为何呢?

‘神啊,能告诉我答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