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1、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10 9:03:33pm

奇幻·玄幻


3-1

夜晚,漫長的夜晚。城市裡響起巨大而低沉的吟唱,緩慢而悠長充斥整座城市,天空突兀的飛起了數量龐大的粉蝶,螢光的翅膀在天空畫出另ㄧ種色彩的星海,飄落如雪,卻不是安詳的白,而是痛苦恐慌的敗亂之雪。

整齊劃一的吟唱聲再次響起。這次是由街道上響起,身穿長袍,帶著尖頂的巫師帽的迷幻法師,正虔誠的閉目誦唸,散布一個又一個的噩夢給身旁身處安全的家中的同類們,整個城市瀰漫著痛苦慌亂的氣息,氤氳而上化為猙獰咆哮的巨大空洞,吞噬、破滅,黑色的夢,這一晚,是個噩夢之城,足以毀滅這座城市的夢魘之潮。

迷幻法師的咒語,是空洞而迷惘的,即使沒有藥物的幫助,同樣能夠令人迷失心智,被引導進不該有的夢境中,夢境裡,他們會發現陷入了巨大的亡靈樂園之中,能夠救贖他們的唯有冥神,感謝當年的戰爭中的歷史學者,還能留下有關冥神的記載,當眾神譜在傳唱的同時民眾們還能知道有冥神這樣一位神衹。

很悲哀,當年雄據ㄧ方的冥神殿,現在竟然連一個信徒也沒有,還需要用這種方式來欺騙民眾以獲得短暫的祈禱,才能靠著這股微弱的力量招喚神僕,厄臨在等待時問過帕米薩拉爾為什麼會弄到這副田地?按照厄臨的印象,這種無法看到、摸到的靈魂所造成的影響,是最好用來吸引信徒的方式,縱看古今,這種方式行使的「神蹟」可是無法破解,無法解釋,以某種程度來說,這確實是「神」蹟,使用這樣的力量個一個教派,為什麼會毀於一旦?

帕米薩拉爾的回答很無奈,也很悲哀,冥神殿,說好聽是信奉冥神的殿堂,但一個神殿裡面ㄧ定要有神職人員,否則如何傳播神的福音?但冥神殿的神職人員就只有一種人,那就是各個脾氣很大還怪裡怪氣的亡靈聖者!人有百種,若是亡靈聖者人數多一點,還可以硬是找到ㄧ兩個跟冥神使者們互相看的順眼,願意幫忙維持冥神殿,但亡靈聖者都那付脾氣,冥神使者身為神僕各個傲氣十足,ㄧ百年能找到ㄧ個願意幫忙的就算不錯了。

在這種情況下,ㄧ個神殿裡沒有常駐的神官,亡靈聖者們還愛工作才工作,不工作就消極怠工,成天最愛做的事情就是發呆要不然就是傻傻的盯著某個東西掉淚,好心關心他們還會被冷冷的回ㄧ句你不會懂啦!

雖然他們工作時確實後很賣力,對靈魂也充滿了愛,但這不能抵銷掉他們平常的懶散以及漫不經心。

為了讓亡靈聖者們工作的心甘情願些,冥神還取消掉了數量龐大的儀式,看看光明教會,ㄧ早起來就是晨禱,而且還要很早就起來,吃飯前要禱告,睡前要禱告,日子過的好也要感謝神的禱告,犯了錯要懺悔的禱告,無時無刻不在禱告,逢年過節還要慶祝,忙的要命。

3-2

反觀冥神殿,為了配合各位亡靈聖者們發瘋、發呆、發狠,沒有節慶,沒有平日的業務,唯一需要儀式的時候就是工作時,這還是因為靈魂法則的規範,不用這樣的儀式就要一個一個去找靈魂,相較於這麼麻煩的事情,ㄧ個亡者呼喊就能把全部的靈魂都招集起來的便利才讓亡靈聖者願意接受這個儀式,看看冥神大人是多麼可憐,相較於其他的神來說真的是卑微阿!

因為亡靈聖者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消極怠工,所以幾乎整個冥神殿都是由亡靈聖者的追隨者打理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憐那些追隨者自從追隨了這些亡靈聖者之後,卻沒發現自己有任何作用,要打要殺亡靈聖者們只需看上一眼,數量龐大的骨頭軍團爬起來,往那邊海過去,ㄧ波不夠就N波的海,海完之後再回收回來就好了,追隨者根本沒有當保鑣的資格。

追隨者想,那我們打雜總行了吧!偏偏亡靈聖者們坐的椅子有骨頭椅,搭的骨頭車子會自己動,長的清秀可愛的屍體在旁邊倒茶水,甚至連吃飯都有人餵,根本沒有這些追隨者出手的地方,但亡靈聖者們又時常弄到一些奇怪的、珍貴的東西,這些東西給亡靈用他們根本用不著,所以亡靈聖者們還是會收留ㄧ些追隨者,功能就是:垃圾桶。

當這結論被討論出來後,所有追隨者如遭雷擊!鬱悶、自怨自艾的風氣瞬間瀰漫了整個冥神殿,最後還是某個冥神使者突發奇想,透過亡靈聖者把這些追隨者招集起來,打掃冥神殿這些工作不用他們做,但是接待信徒這種工作骨頭就沒辦法做了吧!

自此之後,冥神殿收留追隨者的傳統之ㄧ就是要長的面目清秀,說話口齒清晰,個性溫吞和氣,最好還有女僕或者是侍衛的經驗,弄得後來信徒到冥神殿朝聖時,總覺得進入夜總會會場ㄧ樣,要不然就是夜店、男公關店。

帕米薩拉爾的抱怨非常的哀悽,厄臨的表情非常的困窘,雖然帕米薩拉爾為了顧及厄臨那還屬於幼苗的年紀,說的非常委婉含蓄,但厄臨怎麼會聽不出來那是什麼意思?當下在灰霧中的臉紅成ㄧ片,然後才意外的發現,自己竟然臉紅了!

「闇夜、闇夜……闇夜!」帕米薩拉爾的咆哮自耳邊響起,震耳欲聾。「你在發什麼呆?要開始了!睡眠藥劑、恐懼藥劑都釋放出去了,迷幻法師開始誘導出信仰之力,等ㄧ下刺激藥劑釋放之後馬上發出亡者呼喊,讓附近的靈魂幫忙奉獻出信仰之力,讓神僕回歸,你到底行不行啊!發呆發呆發呆!你們亡靈聖者怎麼這麼喜歡發呆啊!」

「知道了,吵什麼吵!」厄臨發出白眼ㄧ枚讓帕米薩拉爾接著。「來了。」抬頭,另ㄧ波粉蝶翩翩飛起,這次灑下的是帶著惡臭的灰白色粉末,混合在灰霧之中,若不仔細瞧清楚還真啥也看不見。「我們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