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九十八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1-11 9:45:22am

奇幻·玄幻


日落

‘啊,回來了麼?神使大人。’

在一間漆黑的房間裏,見到受傷的素麗坐在桌子上,左手上發着白光,應該是治療魔法,但卻不見那被斬掉的單翼翅膀止血,血液還是不停的流,留到地面上,如一條河流那樣流出門外,說話的那人就是那將軍,那身穿盔甲的將軍,他的名字是陸銀。邦。

‘喔~看來是打輸了逃回來的狗啊。’

‘人類...注意你的言詞,就算我受傷了也可以輕易地殺死你!’

‘哈!有趣,那麼妳就試一試吧?小狗。’

陸銀向素麗伸出右手動了動挑撥對方,素麗見後左手掌上集合了旋風似的東西並往陸銀那推出,陸銀發出笑聲。

‘呵~這種玩意兒對我可沒什麼效用噢~尤其是從受傷了的小狗發出的。’

只見陸銀輕輕的揮動了下右手就打散了那股氣,隨後他慢步網素麗走去,素麗見後心里感覺到他很危險不斷往牆壁角落縮退去問。

‘你!!你想幹什麼!?’

‘不用那麼害怕,妳可是神使啊!我們偉大的神之使徒!!’

‘...神之使徒...你真的認為這世界上有神嗎?’

‘當然!!為了神,我願意付出我的一生,生命也可以!所以神使啊...不要讓我失望啊。’

陸銀在腰間的袋子裏拿出一瓶裝有紅色藥水的瓶子往素麗那丟去,素麗接過後看了看瓶子裏的搖蕩着的藥水疑問。

‘這是?’

‘喝了他,那是神賜給妳的藥。’

‘神!?這是藥!?’

‘喝了後就跟上來,回去了,回到我主身邊,特約聖王國裏。’

陸銀轉身慢步離去,素麗看着手上的藥水,懷疑着藥水的功效。紅色的?聽都沒聽過有紅色的啊!神...真的存在?這傢伙...素麗搖了搖頭打開藥瓶的蓋子,一口氣喝下了那瓶紅色的藥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她身體的傷口上紛紛發出白色的煙,不一會兒痛楚都沒了,血止住了。素麗看着自己身上的傷口處,一臉覺得驚訝和不可思議的臉色,陸銀轉頭瞄了瞄她說。

‘那就是神的力量,神使啊~為了神,不要再獨斷行動了。’

‘...你口中的那個神,真的是神?我們一族活了上千年,什麼神都沒有見過!’

‘...跟上來就懂了。’

陸銀說後繼續往出口處前進,素麗一臉不悅的揮動了下左手,【噹---噹】響亮的聲音響起。素麗心感奇怪往聲音那走去,看見一枚戒指在地上滾動着,她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發現無名指上有着帶著戒指的痕跡,她撿起那枚戒指,是一枚金色的鑽石戒指。

她仔細看了看戒指,他感覺心開始難受起來,右手抓住胸前的衣服的她思考着。這是什麼感覺,那麼的辛苦,抽痛着,為什麼?為什麼看到這枚戒指我會...這明明只是一枚很普通的金色戒指...丟了吧。當她舉起握著金色戒指的左手準備把金戒指丟掉的時候,她停住了,她改變主意了?左手張開,那金色的戒指是多麼的美麗,素麗臉色忽然沉重起來,她右手輕輕的拿起那金色戒指,慢慢的戴上左手的無名指上。

‘如鴻...’

----------------

回到特約聖的城鎮裏的某一處,維亞的住處,地面已經抹過,乾淨了,食物已經被吃得乾乾淨淨,只見維亞坐在床前看着刀。

‘契約的事...’

‘妳的性命就是我的,就那麼多。’

‘那麼多?’

‘嗯?對了,還有一件事,必要的時候我會佔據妳的身體,妳不能拒絕。’

‘我的身體?只是那樣?’

維亞滿腦疑問的坐在床前和刀對話,覺得到所說的要求太少了,不是一般的少,普通關於性命的契約一定是很多要求才是,加上是對方救了自己。刀如擁有雙眼那樣,見維亞那神情接着說。

‘怎麼?不相信我嗎?’

‘不不,也不是...只是覺得,太少了,你的要求。’

‘哼嗯...也許吧~被那傢伙持有過的經過也不是白過的,也因為想要找到他我才會來到這裡。’

‘來到這裡?那傢伙?他?’

‘他回來的那天,我就感覺到,他並不是他,我原本的那位主人,刃月。司比爾。’

‘刃月?他是誰?’

‘哈哈哈~妳不需要知道,不過...等妳身體完全恢復後,我需要妳做一件事,帶著我,潛入王宮裏。’

‘等!!等下!!潛入王宮!?那可是死罪啊!!’

‘不用怕,就算被發現了,妳只要讓我附身,沒有任何人可以殺死妳,除了...比我強的人出現。’

‘誒----!!你只是一把刀啊!!就算你多麼強,也只是一把刀!’

‘呵~被妳小看了呢,人類...身為魔刀抹煞的我,聽說過嗎?’

‘魔!!魔------魔刀抹煞!?’

維亞吃驚得慢慢的後退,刀見到後笑了起來。

‘哈哈哈~看妳那害怕的模樣,放心,我被那位主人改變許多了,我沒有吃掉妳的靈魂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這...我...我會被怎樣嗎?’

‘哼嗯...還沒決定,看妳的表現了,我可期待着,期待人類的那奇跡力量。’

此時門被人叩了幾聲,一名男子在門外說。

‘維亞,沒事吧?’

‘多蘭大哥!?’

維亞聽到那熟悉的聲音不禁說出,不知要如何是好的左望右望後急忙接著大聲說。

‘沒!!沒事!!我很好!!’

‘真的嗎?我好像聽到妳害怕着某些東西的聲音,裏面...還有其他人嗎?’

此時維亞望着刀,思考了片刻的她打開了房門,見到那男的就是多蘭,多蘭見到門打開後就想踏入她的房間,但是踏出一步的時候,維亞拉住多蘭的左手笑說。

‘我們出去逛一逛吧?我想讓身體走動走動。’

‘噢---好啊。’

多蘭回答的時候眼睛往房內掃了一眼,沒有發現異常地方,也沒有其他人,他露出一張開朗的笑容同意的回答維亞,維亞慢慢的拉上房門,臉上隱約露出擔憂的臉色,但轉身望去多蘭的時候確實一張美麗的笑容。

在那寂靜的房間內,抹煞沉默着,但心裏卻不是。到底要大家多麼擔心你才可以啊!這混蛋!被我找到的話就有你好受!騙得了其他人,別以為你騙得了我!但是...你到底在這裡幹什麼?你還欺騙自己所愛的人,素麗...為什麼?可以告訴我嗎??主人...

此時在城鎮上散步的維亞和多蘭,兩人在旁人的眼裏和夫婦沒有多大差別,牽著手,兩人都是那張開朗的笑容,加上在一起的時間,城鎮上的人都一致認同他們是一對的。兩人走的走,時間過得蠻快,太陽慢慢的下山了,維亞見到差不多要晚上了而說。

‘我們回去吧~多蘭大哥。’

‘嗯,贊同!’

‘那個...對不起...我不應該...’

‘啊啊---關於那件事,妳沒有錯。’

‘誒?’

‘我應該在那裡留守才對,為了封印那邪靈。’

‘邪靈!?以小孩子!?’

‘嗯,結果卻是...’

‘所以說你是知道裏面會發生什麼事!?還讓小孩子們進去!?’

‘那是神官交代的,我只是...’

‘...神官...這世界真的有神嗎?’

‘維亞...’

‘如果...不是我進去的話,那惡魔可能會把整個城鎮的人也殺死也說不定,你沒有想過後果的嗎?’

‘我以為神官們開玩笑,做戲罷了,以前也是那樣的啊,只不過這次...’

氣氛開始沉重起來,原本愉快的氣氛已不再,兩人沉默了一會兒,維亞開口了。

‘多蘭大哥...’

‘嗯?’

‘我很想...死。’

‘...’

多蘭他沉默的走到維亞面前,看見維亞那張已失去笑容的臉已流著兩條熱熱的眼淚,伸出了雙手抱緊她說。

‘別想傻事,事情已經過去了,沒事了,相信我,我會保護妳。’

維亞搖了搖頭難受的說。

‘不...對我來說還沒有,菊子她...菊子她一定恨我,恨身為警衛的我...保護不了市民的她...’

‘妳想多了,一切都結束了。’

‘不!菊子她...還說,為什麼我沒有死,為什麼我還活着...’

‘...維亞,不如...我們離開特約聖吧?’

‘咦?你說什麼?’

‘離開這裡,去更加安全,平靜的地方生活,妳說好不好?’

維亞聽後,臉上露出開朗的笑容,但是她還是搖了搖頭拒絕說。

‘對不起,多蘭大哥...我...已經不能決定這些事了...’

‘為什麼?那是妳自身的自由啊!’

多蘭完全不明白維亞在說什麼,維亞還是微笑着,低下頭的說。

‘我...是被人救的,我必須要...’

‘救你!?不就是那巡視兵嗎?’

‘不,不是那樣的,其實我...算是已經死了,我全身的骨頭曾經碎裂了,現在我能平安無事的站着,真的很不可思議呢。’

‘我不明白...那人要妳做什麼??’

‘多蘭大哥...你還是...忘了我吧。’

說罷,維亞轉身離去了,多蘭一臉失望的低著頭,傷心着,此時他身後來了一個人...

第九十八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