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20:黑夜屠夫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10-21 1:31:15am

奇幻·玄幻


君幂发现墨卿云销声匿迹也不过是前一阵子的事情。就大约三个星期前吧,好一阵子没联系心血来潮去了墨卿云的住处敲门。

敲了好久,来给她开门的人就给她个当头劈。

“小姐,你敲错门了知道不?这里没有这个人。”

那语气,一副想把人给杀了的模样。

一开始君幂在寻思着会不会是那家人一言不合,把人给做掉了,可回头想想这整件事情可诡异着!

她原想去报个人口失踪,可一踏入警局她却发现除了名字和住处,她压根儿记不起墨卿云的其他特征。

绞尽脑汁回想,脑海里出现的印象仅仅就是那纤弱的身影,颈项以上的部分却像被人可以蒙上了一层迷雾,模糊不清。

问了墨卿云住处附近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住在哪处十多年,不曾听过这名字。

一个大活人,说消失就消失,还被这世界给遗忘得彻底。

一个被诊断出没有心跳的人,在密封的空间说不见就不见。

而如今,那习武先生的消失不禁让她和墨卿云消失的事情给联想了起来。

还有那把可以自由变幻的鞭子。

她遇上的该不会不是人吧?

这才有些顿悟,身后就传来一声惊叫。原来是方才的主治医生尾随了上来。

这一瞧急救室里空荡荡的,别说尸体,连只飞虫都没有,啪的一声就跌在在地上,腿软。

就差没两翻白。

嘴里嘀咕着“诈......尸......然后拉长了尾音,转身求救去“诈尸了!”

是啊,诈尸了赶紧去庙里请法师制服。

才怪呢!

“身为医生,任何恶心的伤口你都眼不眨,不手软地给缝合起来,这区区的事情就不能淡定些吗?”

不清楚嘴角究竟抽了几回,君幂这才拿出白色的半翼钢笔和一本笔记本飞快地在上面写了数行字。

【2018年9月5日,中央医院外科部不曾接过一个被误诊成尚有心跳的病人。】

书上的字体开始歪歪斜斜地悬浮起来,往医院里的每个人员飕飕而去。

不出数秒,原本还在疯狂呐喊的医生和几位上来查看的医护人员都愣在原地,脑筋转不过来。

长长地吁了口气,墨卿云合起笔记本,走出医院。

才拐弯,就被地上某样东西给绊倒。

欲爬起来时,不小心触碰到那绊倒她的东西,手感软软的凉凉的。

她打住了动作,待瞳孔适应了偏暗的环境后视线才开始慢慢清晰起来。

瞟了那东西一眼,她下意识紧紧捂住自己嘴。

倒吸了好长的一口气。

绊倒她的不是无用的阻碍物,而是一具死尸。

眼睛瞪得特别大,都凸出了眼槽,七窍流血,脸上还留着死前因惊恐而扭曲的表情。

暗夜如墨,毫无生气可言,四周一片谧静,仿若黑夜屠夫依然徘徊在此不曾离去。

让身处此境的人一举一动,就连呼吸都非常小心翼翼。

“干嘛杀他?他不过就是偷了别人不要的过期面包,打算带回去给他的一家老小!”果然不远处就传来了一把女声,女生屈起左膝依墙而坐,右手始终压着左肩,语气激动。

难不成是误杀?

“别哪天他人把你卖了,你还笑着给人数钱。”

只见站在女生身前的男生,淡淡一语,耐人寻思,接着一杯鲜血于他身前浮浮沉沉,又道

“喝下吧,这绊心血对我们而言可是大补之物。”

只见女生接下了眼前的那杯血凑到嘴边又犹豫了半晌。

吞了吞口水,那杯血于女生而言无疑是种诱惑,又碍于良心的责备,她试探性望向男生。

“绑架,非法囚禁,他死了,一家老小都得以回家团圆。”估计对于她的坚持男生也没辙了,只好放软语气把所知道的都徐徐道来。

原来,死去的那个男人因从小缺乏家庭温暖,萌生了绑架一个“奶奶”、“妻子”,“孩子”,和“父母”回家的想法。

软硬兼施,逼着所有人都得配合他扮演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男生本就是毒君子,无正当事业,平日就是靠着偷、骗、抢去养活一家。

而被他绑架的人,这一晃错过了二十年年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日子。

毕竟事情也过去二十年了,也许寻他们的人已经走得走,弃的弃,这人海茫茫即使找到了回家的路也会发现家里已经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了。

想想也怪可怜的。

清楚了整个真相后女子才仰头将鲜血一饮而尽。

正因如此,一双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艳红双眼一览无遗。

再瞧瞧女生身前的男生,同样一双眼艳红得很。

等等,那不是早上把他给拉到澳一段距离去的男生吗?

君幂顿时吓得浑身的血液都倒流了,本想拔腿就跑,可冷静思考后又发现不对,对方不是人要说跑她也铁定不是他俩的对手。

最后她只好咬紧牙关,闭上眼睛祈祷他俩赶紧完事离开。

她发誓绝对不会揭发他俩,真的!

“魔族自古就和正派不两立,若再遇见天界之人,无十足把握,就避而远之,切忌正面冲突。特别是夜郇,他比起心慈手软的宋恒武神还要难缠。”

也不清楚叮咛是否传到了女生那头,喝完绊心血后的女生静静地闭目养神,不做任何回应。

女生脸上的表情比起方才稍微轻松了一些,眉头也不再皱成川字形。

从背部延伸至脸颊的暗红色纹路,一散一灭的。

良久,女生突然睁开双眼,眼眸中晦暗莫测“无天,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