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殺意修行篇 - 五十八黑章 黑之夜襲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8-10-21 10:11:26pm

奇幻·玄幻


【()——河提旁——()】

「怎麼了怎麼了?就這點程度嗎小滅滅?哈哈哈!」利亞多嘲笑著我的無能

修行的內容沒記錯的話是只要斬中利亞多一次就結束。因為我的武器能力的關係被我斬中的人是不會受傷這點沒問題。但現在別說碰到利亞多,我連接近他都做不到。要說為什麼……

「嘿!」正當我企圖接近,利亞多就會立刻往我的方向丟出致命的石頭。即使我躲避利亞多他也能預判我的方向并作出攻擊。就算他一步都沒有移動,我也沒有任何機會接近他。還有幾次來不及躲避被石頭砸中傷及了手臂和身體。

不過其實還是有希望的,只要我的幻牙輪刀能注入殺意變得堅硬些區區擋下石頭接近利亞多這件事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雖然看似很普通但這修行的確是能迫使我必須學會在操控殺意的情況下才能完成。只有這點是不容置疑的,真不愧是利亞多。

「這就完了嗎?我還以為你能帶給我更多樂趣呢小滅滅。」

「有趣的才剛要開始呢!」很神奇的,我沒有喪失任何鬥志反而還提升了!

「嗯嗯,就該是這樣嘛小滅滅~,哈哈。」

但我的意志與行動成果卻不成比率、遲遲未能在修行中成長與出現任何成效。

一段時間之後,利亞多見我上氣不接下氣地就停止了動作。

「需要休息一會嗎小滅滅~,動作變得這麼遲鈍繼續下去搞不好會一個不小心【碰!】的一聲送命了哦~哈哈哈。」

「已經沒時間了…來!繼續吧!」

「…嗯~小滅滅你在急什麼?明明規則沒有時間限制啊。這麼急是不可能完成的哦。所以冷靜點嘛~,還有耐心點哈哈哈。」

「……」

我知道,可是已經沒時間了,距離男子的挑戰時間還有不到三天,休息的話只會拖延我掌握殺意的時間。

所以不快點…不快點的話……

「好,既然我說什麼都沒有用的話就繼續吧。不過……這下去的話來幾次還是一樣的呢~。」利亞多明白了我的堅持,繼續了修行

他先是擺出了棒球中投球手的姿勢。一個投球之後就是我準備擋下接近的時候。

(來幾次都是一樣的啦~,只要小滅滅還是做不到殺意的掌握。)

可這次,我的幻牙輪刀在他的眼前成功擋下了他拋出的小石子。

他一個驚訝幾秒,又回到了平常那悠哉的態度。

「不行啦小滅滅,即使做到這樣,遇到我這種情況你也是防不住啦~。」說完他再次拋出了石頭,這次卻不像剛剛那樣幻牙輪刀還是被擊碎了。而這次留在地面上的石頭有三個,證明了這次利亞多一次丟了這麼多的石頭。

「果然還是被你發現了嘛,還是瞞不住啊。」

果然他已經發現了,我在擋下了第一顆石頭的時候,高速地讓幻牙輪刀解除消失然後再次召喚出來讓人產生武器沒有破壞的現象。

但這次利亞多丟出了三顆石頭,我在幻牙輪刀重新召喚的途中立刻就被打斷所以無法完成這【把戲】。

「【快速召喚】這樣做對新手來說太困難了,而且也非常消耗精神力。雖然我不是很推薦小滅滅你用這種戰鬥方式不過……你的能力的確是能不靠殺意光靠那消滅殺意的能力就能上場戰鬥,單獨只屬於你的戰鬥方式。總結來說就是……【正確!!】和我想得一樣小滅滅你最後果然會選擇這種戰鬥方式呢~算是完成一半修行了吧。恭喜恭喜!哈哈哈。」

雖然在戰鬥中帶著毫無防御力的武器上場說到底還是很危險就是了。

但一時間我已經想不出其他方法能讓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上場和男子戰鬥。

「等等…你說一半完成?那另一半呢?」

「哎呀哎呀,小滅滅的記憶力似乎不怎麼好呢~。」利亞多邊說著邊從地上撿起了無數的小石子。

我這時才想起了這場修行的目的。就是靠著我現在新想出來的戰鬥方式砍中或碰到利亞多才算結束。

「來吧!」我出乎預料情緒高漲緊握幻牙輪刀注視著利亞多的一舉一動,等待修行再次開始!

同時就在不久前……我的家發生了我沒有預料到的事情。而且那還關乎了我妹妹———幻神·圍依的性命,而這時的我卻仍然在那里修行著。

【()——幻神家——()】

「哥哥又走了…」正當滅關上門準備去找利亞多繼續修行的時候,圍依從裝睡中睜開了雙眼

明明清楚滅有著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去做卻又無法忍受他離開自己身邊。

無奈、孤獨、寂寞、空虛。

這些情感在圍依的身邊不斷徘徊、扎根。當然,圍依不喜歡這些感覺也沒人會喜歡,這導致她睡不下去一時非常難受。

即使再怎麼寂寞都好,圍依她也不會再因為滅不在身邊而感到孤獨。畢竟她已經答應過滅要相信他不會丟下她一個離開。所以她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滅回家或閉眼睡覺。

既然已經睡不著了,她乾脆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清醒并打開了房內的燈光活動活動。

而為了驅趕那些負面情感順便等待滅回來,她還嘗試鑽進自己床上那些玩偶堆中尋求被毛茸茸包圍的溫暖。

這樣不停鬧一鬧結果除了無比無聊不止還流了一身汗水全身變得黏黏非常不舒服。完全後悔了。

迫不得已只好決定再去洗個熱水澡,這樣睡的時候也舒服些。

此刻,這時間根本不會有人造訪、夜深人靜的玄關大門有了聲響。

認為是滅回來的圍依立刻就跑去玄關。可當她到了那裡,玄關的把手從外面粗魯地被轉了幾次來確認是否上鎖。還被推拉了一會兒。

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卻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

就是外面的人百分百不是滅。

假設滅沒帶鑰匙出門也不可能會擺弄確認門是否上鎖這麼長時間,因為在們的一旁的盆栽下面放有大門的鑰匙所以沒有必要不停確認門是否上鎖。

還沒多想,隨著一聲的巨響大門被輕易炸開。爆炸的衝擊讓圍依往後飛了一小段距離之後跌坐在地上。燈泡、墻壁、花瓶等一切易碎的物品都被這場爆炸震碎震裂。

唯一慶幸的是圍依并沒有因為這場衝擊受傷。

圍依還來不及反應,黑魔使已經走入家中將冰冷的槍口頂在圍依的額頭上。

「別恨我哦。」

「不……!」

圍依的話還沒說完,無情的槍聲已經響起,他的臉和家中的墻上被濺上了鮮紅的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