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血之欲念 - 122:超出范涛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10-21 10:16:28pm

奇幻·玄幻


半空中,捷特尔与该隐的交锋正如火如荼。

动作上,捷特尔的抓击完全占了上风,每每拨开进犯的蛛丝之际,也在撕裂该隐那化作怪物的躯壳。

只是该隐的恢复力也非比寻常,在被撕毁的瞬间,又马上凝血再生。

暂时来说,双方姑且势均力敌......

?!

但很快,捷特尔的行动就顿住了。

定睛一瞧,该隐刚刚所喷吐的蛛丝,并不止是用于切割,甚至还在悄悄地在周围相互交织、连接,并从不同的角度将捷特尔的身体各处给捆绑。

即便该隐化为了怪物,也不仰仗变身之后的能力提升或者失去理智而胡乱进攻,反倒很有计划地盘算着一切,那缜密的思考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不仅如此,血蛛丝在缠上捷特尔的瞬间,其黏性也牢牢地渗入了捷特尔的体内,阻截着血管、神经、甚至是脉络的运行。

按照常理来说,捷特尔想再运起魔能来挣脱束缚或反击是绝无可能。

胜负已分!

“原来如此......”捷特尔不禁邪邪笑了笑。

没错,若是做不到这种程度,便没资格称之为魔神。

“吼!”随着该隐的一声有力咆哮,捆着捷特尔的血蛛丝也分别缩紧了;正欲硬生生地箍断捷特尔的全身。

在旁观战的MR.B脸上却没表现出任何惊讶,反倒是露出一抹意义不明的讪笑。

“即便你目前的力量十不存一,但好歹也是个魔神,我承认有点小瞧了你。”

?!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该隐回过神时,他才发现捷特尔非但扯断了束缚,甚至还大大刮去了他的右半身,闪现到了自己的身后。

凝血再造的本能似乎也没有启动,倒不如说根本反应不上那跳脱法则的速度。

与此同时,捷特尔的皮肤也已经镀上了一层黑色的表皮;这就类似凯特的【血身战衣】。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的存在还有价值,姑且就先放过你吧?反正东西也到手了。”捷特尔说完,黑色的表皮也逐渐粉碎,手中更是凭空显现出了一颗被搅乱的六阶魔方。

该隐一见到捷特尔手中拿着的六阶魔方,整个形体都不稳定了。

就连下方的吸血鬼们也都从沸腾的血液中,本能地感应到了该隐的愤怒,不约而同地望向天空。

“把东西还来!!”只见他化作了一道腥红的巨大兽齿,来势汹汹地朝捷特尔扑来。

“该走咯,MR.B。”捷特尔完全不以为意,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地分送魔能给MR.B。

“好滴,主人。”接受了捷特尔的魔力,MR.B的身体也很快就恢复如常,活泼地应答。

与此同时,下方的吸血鬼们和巴哈姆特也抛下了手中的战斗,纷纷往捷特尔的所在位置一涌而上:“别让他们跑了!”

他们分别具象出许多用血制成的武器,就连巴哈姆特的吐息攻击也在口中蓄势待发。

没错,这就是总动员的全力攻击,目标仅仅是一个区区的人类。

面临如此复杂繁多的魔能攻击,捷特尔也只是无奈地微笑着,也不像要有反应的样子。

“MR.A。”接着,只见他唤道。

在杂乱无章的轰炸就要命中之际,捷特尔的周身的空间也扭曲、形成了好几个黑色涡流。

?!

登时,只见这些黑色涡流转眼就将所有的攻击都给吸引了进去,将一切都给消化殆尽......

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隐感应到这黑色涡流非比寻常,其中更是流露着浓郁的不祥。

是魔能构造的产物吗?不像。

这也是该隐那漫长的不死生涯中,第一次感觉到了真正的恐惧。

即便是面对全知全能的‘神’,他也不曾有过半分胆怯......

那是远远超越常规、知识、魔能,甚至是法则的存在,虽然正体不明,但他很清楚这玩意儿很危险!

于是他赶忙打住了自己冲动的行为,只是这涡流中心正散发着的强大引力,强行牵引着化为血液的他过去,他也是很勉强才稳住了自己。

倘若他力量再消耗多些,估计就会沦为这黑色涡流的饵食。

就连其他的吸血鬼、机械恶魔,或者下方的瓦砾统统都在被这黑色涡流给牵引;那逆天般的可怕引力,好似要将这空间的一切都给回归于无,不分敌我。

白月当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在第一时间就用冰霜把自己、凯特和莎圣给固定在地,避免被这空中的黑色涡流给卷入其中。

他虽然不清楚其中的运作原理,但他能隐隐察觉那是渺小的人类,或者魔物所不能匹敌的东西。

?!

这也让白月无法再分神去阻拦凯特,他马上就全力燃起炎武罩体,破冰而出。

“笨蛋!冲动给我看场合啊!”白月自顾不暇,即便再出声劝阻也已然太迟。

凯特已经一股脑地开启了血身战衣,直往那诡异神秘的未知涡流扑去;他的目标正是隐藏在涡流保护之中的捷特尔。

“咦?”捷特尔才用锐爪割开一道空间裂缝,打算与狼狈不堪的MR.B离开之际,他察觉到了一种莫名熟悉的亲切感,这也使他顿住了脚步。

那无影无形的速度虽说还无法媲美自己,但要超脱涡流的引力规律已是绰绰有余。

很快,凯特就突破了涡流,来到了捷特尔的身后,并用漆黑怪手拉下了鲜红的抓痕。

?!

不知为何,凯特的爪子挥空了,捷特尔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你长高了哦。”突然间,捷特尔就从身后轻声地嚷道。

不对,那家伙只是以更快的速度绕到了自己的后背;当然,他若是真想动手,马上就能分出了胜负。

凯特尽管从这一点理解了彼此的实力差距,但他还是即刻从腰间掏出削短式散弹枪,枪口朝后。

满腔的仇恨,甚至令他不去考虑这枪所存在的副作用,马上就扣下了扳机。

‘砰!!’

蕴含着强大魔能的子弹,马上就化作了一道能量炮击,连带贯穿了他的外套,轰向那在他身后泰然自若的捷特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