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滅魔暴風 - 六十黑章 黑之過去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8-10-27 11:33:55pm

奇幻·玄幻


過去,在我和妹妹圍依她相遇之前,我一直都是獨自一個人度過。

為什麼我會說【相遇】二字?

這全都是托那正當我丟下我就跑去國外工作的父母的福才會變成這樣。

一切從我初中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沒和他們說過半句話。不,與其這樣說不如說是他們說的話太過多導致我連一句話都穿插不進去。久而久之我就放棄和他們溝通。

直到有一天他們一言不發只留了一張寫著「以後你的生活就由你自己掌控吧!」的字條就丟下我跑去國外工作,完全沒有任何擔心和慚愧之意。那個時候我才十三歲,就得用父母每個月定期給的資金進行管理并獨自生活。

那時因為無聊沒事就時常和非常要好朋友去遊戲廳玩各種遊戲玩上一整天才回家。雖然時常跑遊戲廳但我還是有在晚上努力溫習才好讓自己達到一定水平不落後自己的學業。

當然因此成績也不是非常好就是了,基本都是在合格邊緣。

「滅,之後你要做什麼工作?」我的死黨在遊戲廳問了我的未來

「之後嗎……?」我沒有回答他,因為連我也不知道

那時的日子我記得很清楚,就是在我畢業的那天。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因為他還有家業等著他去繼承,幾乎沒有時間繼續玩耍了。

而我,卻對未來充滿了迷茫。我該做什麼?打工嗎?或是去找那不負責任的父母學習他們的工作技術好之後能走上他們工作道路上?

當然,對當時候的我來說那麼做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比起尊敬那能在國外工作的父母,更多的是厭惡。

畢竟他們當時可是直接拋下我。所以說如果要和父母學習,我倒不如拿著他們每個月固定給的錢就這樣頹廢地生活下去。

就在我以為日子就這樣過下去的時

那我那我行我素、以自己為中心的父母在毫無通知之下回到了家中。

不同的是在父母之間多了一個成員。那就是在當時丟下我前往國外的期間生下的孩子,我的妹妹【幻神·圍依】。

雖然是那無情父母生下的新孩子,照理說我應該討厭她。

但她很快以可愛的面貌和動作很快便吸引了我的眼球、激發了我的保護慾。原想故意擺出架子不接受她這個突然的存在沒這麼輕易。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我這個人的心腸太好或是因為她可是和我擁有血緣關係的親妹妹。

我不過是以「哦。」的一聲就打發過去了。他們好像還在煩惱為什麼我沒有為這件事情感到吃驚而煩惱許久。

該不會這孩子只是為了嚇我一跳才懷上的吧?

如果是他們兩個的話的確有可能。

那時的圍依非常怕生,開始的幾天只要見到我就馬上躲在了我老媽的後面偷看我。我也一時間還無法接受多了個妹妹,沒什麼去理會她。甚至還打給朋友求助卻得來這個回應「自己想辦法啦。」。果然關鍵時刻朋友真是【靠得住】。

在父母回來幾天后的一個夜晚,妹妹抱著海豚布偶走進了我的房間還鑽進我的床上。當時候的我記得因為想了許多事情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妹妹進來了。所以在發現了妹妹已經在我的身邊時嚇了一大跳。

「進來的時候要通知一聲啊,至少敲個門也好!」要是我做了什麼不能給她看見的事情該怎麼辦啊!?

「嗯。」她點了點頭,真的有聽明白嗎?

「呃……這個海豚還真可愛呢。」

「嗯!這個是媽媽做的。很可愛吧?」她突然變得非常開朗。

真是單純。所以說小孩啊……

不過,一聽見這海豚是那個老媽做的就有些不悅了。畢竟在我小時候老爸老媽時常用自己那精湛的手工不停做一堆非常精緻的東西打算讓我嚇一跳并仰慕他們。

很可惜,我不是那種懷著夢想的孩子,沒辦法在裝摸做樣的父母面前裝興奮。

「今年多少歲了?」

「四水!」她口齒還不是很好地回答我

四歲?我以為是五歲呢。不過如果出生在國外的話她姑且大概會不會算是外國人?而且我聽說過如果再國外要出生好像會有很多麻煩,老爸搞得定嗎?啊!我擔心什麼啊!仔細想想老爸和老媽由於性格太過友善開朗,很快就能和任何人打成一片。所以有時候一些麻煩的手續、工作上的任何事情之類的都能靠關係解決。所以她出世的時候應該也剩下許多麻煩了吧?

到底是厲害呢還是狡猾我已經分不清楚了。

「嗯?」看見她抱著那個海豚抱得這麼緊,是冷嗎?

我將被子蓋在了她的身上以免著涼了。

「啊!葛格很溫柔!可以叫你葛格嗎?」

不過是幫她蓋個被子就兩眼發亮地看著我。她的笑容好燦爛,應該說太過耀眼了。和天使一樣呢。

「呃…嗯。」不如說,她才是老爸老媽喜歡的孩子類型吧?純真又開朗,對任何事情都抱著好奇心。

還有,我根本就是你哥哥吧。

而當天,我不過是上個廁所就意外發生了。

見到桌上的字條,我就有不詳的預感。果然,是那笨蛋父母留下的字條!

他們又出國了!!!

而且這次還丟下了妹妹給我照顧,他們是惡鬼嗎!?所以說他們到底是回來幹嘛!又想讓一個孩子承受和我一樣的寂寞痛苦嗎?!

開始的時候,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圍依他們一句話也沒說聲便將她丟給我照顧就出國的事情。他們就連圍依未來的幼兒園到高中都已經計劃好,甚至還幫她報讀了一間幼兒園明年開學。還拜託我要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她?!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我要受這種罪。

只要想到圍依她不過是因為她們嫌麻煩照顧而丟給我照顧,心裡就覺得我不過對他們來說只是個好使喚的工具。

一種反抗的心裡就這樣萌芽。

原本面對圍依還想著好好和她相處,但只要想到她是因為他們貪方便丟給我照顧,我就每次在她面前用些藉口故意生氣。當然也因此弄哭了她好幾次。

而我同時注意到了,自己這麼做不過是像小孩子那樣任性胡亂發脾氣。我明明知道圍依沒有任何錯。但就是無法原諒他們兩個把我拋在家自己生活的事情。

即使我對她做了如此多過分的事情,她還是對我非常熱情。就好像我就是對的,錯的事情都是她一樣。

雖然那樣肯定是錯誤的,但賭氣的我還是不理會圍依的感受繼續惡劣對待她。

終於有一天,我為自己那冷漠的行為付出了代價。

「喂,你站在這裡等我回來。」我命令他在從超市的路途中等著我去辦事情。說是辦事情,其實不過是跑去高中時時常去的遊戲廳玩遊戲罷了。我完全沒有要回來這裡找她的意思。

「嗯!等多久都刻意!」當然,純真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我騙了,我想她應該會等我等得不耐煩回家先吧?

這裡的路都走過幾次了,她不會不清楚吧?

我丟下她到了遊戲廳繼續消磨無聊的時間。

但今天,不管我玩什麼很快就沒勁了。是因為內心的罪惡嗎?還是說我……

「沒想到你在這裡啊!哈哈哈!」正當我煩惱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伴隨著一掌拍向了我的身體。差點就倒下去了!

原來是我的死黨。不過我先撤回前言,剛剛說最後一次見面是騙人的。我們偶爾還是有見面。而今天不過是巧合。

他路過這裡見到這懷念的遊戲廳便進來走走,沒想到這麼巧遇見我。

我沒見到他時心裡有一堆的話想要和他說和他抱怨,但見到他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所以我只是和他談談最近的事情以發洩心情。不過我沒想到在他的面前,我能抱怨足足二十分鐘關於老爸老媽的所作所為!

說著說著,就說到了圍依的事情。可能有些罪惡感,我沒有把剛剛將圍依丟在路旁的事情告訴他。

「那還真是不得了呢,滅。突然有個妹妹什麼的當然不習慣啦。不過說起來滅的妹妹嗎?還真有點想見識見識呢。在家嗎?我剛好還有些空閒去你家不成問題。」

「你只是想來喝些什麼了吧?」

「哈哈哈,還被你看穿了。每次去你家都喝一堆奇奇怪怪的飲料。不過,真懷念那個時候啊。」

「我當時還在想著你這麼喜歡喝那些奇怪的汽水該不會才二十來歲就得糖尿病了吧?真是服了你。」

「不用擔心,我可是每天都有晨跑的!看我這強健的身體!」他擺了擺自己的姿勢讓我看看肌肉,但我對男人的肌肉沒興趣只是笑了笑敷衍過去罷了

「所以,你不回去找你妹妹培養培養感情嗎?」他突然間將話題又拉回妹妹身上,讓我再次想起剛剛對妹妹的所作所為感到了罪惡感。

「我…有點事先走了。」還是敵不過自己內心的罪惡感,想要去確認妹妹是不是已經到家了。

「是嗎?真可惜啊,哎呀哎呀今天只是說幾句話就散了啊,不過也沒辦法。」

「抱歉,下次請你喝些什麼。」

「這就太客氣了。不過說回來滅……」

「嗯?」

「雖然我沒有兄弟姐妹這麼說有點不妥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可別把你父母做過的事情,在沒有錯的親人身上報復。至少我知道這是錯的,更何況你妹還小。其他的我不用說你自己應該明白吧?都不是小孩子了。」

「…謝謝你,回頭再說!」我匆忙地趕回家打算看妹妹是不是已經到家了。

路上只有滿滿的不安。在見到妹妹確認她的安全之前,各種妹妹可能發生的意外畫面不斷在我的內心產生,車禍、誘拐等。

我真的後悔了,後悔我對妹妹做的一切事情。

雖然可能不會被原諒但我還是想要和她道歉。我真不該對老爸老媽的脾氣出在無辜的妹妹身上!拜託,一定要在家!

「圍依!」我用力打開自己家的大門呼喊著她的名字。

我飛快地打開一間間房間尋找她的身影,可是怎麼都沒找到。天也黑了,還下起了暴雨。

而我,腦中閃現的是妹妹還在那裡站在暴雨中淋著雨水畫面。

「可惡!這麼相信我的話幹嘛啊!」

我拿起雨傘衝出家門。全神貫注在雨中向著妹妹的地方奔跑者,我還緊張至沒拿給自己撐的傘就在雨中奔跑的地步。

終於,我見到了妹妹的身影。她果然還在那裡等我。她已經累得坐在地上還繼續等待我的到來。

「呼…呼……」

我喘著氣地站在他的面前才發現,已經有人幫她撐著傘了。而那個人就是我剛剛見面的死黨

「啊!是滅啊,不知道是哪家的人把她丟在這裡淋雨。我要帶她回去避個雨找她家人但她怎麼也死賴著不走,說什麼要等哥哥回來。你也來幫我想想辦法……」

「圍依!!」我緊緊抱著妹妹那因為雨水而冷得瑟瑟發抖的身體

「誒?該不會……」

見我的行為,他立刻就明白原來圍依就是我的妹妹。還把她丟在這裡。

「對不起,是我……」

「先別說這些廢話,快點帶她回家去!我也是才剛到的,誰知道她淋了多久的雨有沒有生病!」

「呃……嗯。謝謝,【長雷】。」

「這些話先別說,等回去了再聽你解釋。」

於是,他跟著我來到家中,我立刻脫下妹妹的衣服拿出毛巾快速地幫她擦乾濕漉的身體并換上保暖的睡衣放躺在床上蓋上厚厚的被子。在這流暢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不幸的消息,妹妹似乎在這場暴雨中生病了。腦袋身體摸起來非常燒,測量了發現她身體現在的溫度是38.7度。

果然已經感冒了……都是我的錯…

「給。」長雷他從我的房間拿了多一條毛巾給我

「可是妹妹的身體已經干……」

「說什麼?這是給你的。你的身體也濕了吧?快擦乾去,等下連你也病倒了誰來照顧你妹妹。」

「……謝了。」

「這麼見外幹嘛,朋友有難的時候幫忙是朋友的職責吧?還有,你家我記得應該有準備感冒藥吧?我順便弄些熱水一起拿過來好好擦一擦她的身體。記得之後還得好好看個醫生呢。你什麼都不必去想,就先好好陪陪你妹妹吧。」說完他就走出了房門

現在只有我和妹妹兩人獨處。原想道歉的,但內心那已經膨脹得讓我喘不過氣的罪惡使我一個道歉的話語都說不出。

這麼簡單的事情我都做不到,我不配做她的哥哥!

「葛格…對不起,只是等葛格回來都做不好……」妹妹先哭著道歉了

「不,是我的錯,是我把你留在哪裡的,全都是我的錯。所以別再說自己有任何不對了。」

「可是人家……」

「好了!別說了!那根本不是你的錯,你這種性格以後出去會很吃虧的!現在給我當個病人當個孩子任性一點也好,算哥哥補償妳的求妳了。」

「真的什麼都可以嗎?!」她看起來很高興

會要求我買什麼?玩具?吃的?無論什麼我一定都會答應的!畢竟她會變成這樣全都是我害的!

「那!人家要牽哥哥的手!」終於把哥哥二字念得標準了

「誒?牽手?」我有點吃驚,竟然不是物質上的要求。

原來如此,對妹妹來說比起那些家人較重要的嗎?

「嗯。人家現在很冷,我要貼著葛格緊緊的…這樣就不冷了。難道不行嗎……?」她以為我會拒絕,失望地看向我

「可以哦。」我將自己的手向床上的她伸了出去,她高興得像是痊愈般地將我的手掌放在自己臉上,笑嘻嘻地說著「嘻嘻,好溫暖~。像爸爸和媽媽的手一樣。」。突然扯去爸媽身上讓我有點心情不好,不過現在還是算了,不是發脾氣的時候。

說起來她的體溫真的好燙,她會不會有事啊?

「滅,抱歉來遲了。」長雷剛巧帶著熱水回來

「幫大忙了。」

「可是感冒藥怎麼找都找不到,我出去一趟買那種比較甜的兒童藥水回來。你就繼續好好陪她吧。」

「麻煩你了。」

說完他就留下了一盆溫水給我好讓我幫妹妹擦一擦身體將還粘在身上的賍雨水給弄乾淨。而且這溫度的溫水還能讓妹妹的寒冷身體給溫暖起來。

在長雷出去的期間我寸步不離地陪在妹妹的身邊。因為那種寂寞感我比誰都還要清楚,我不希望妹妹她嘗到那種家人不在身邊的痛苦。

直到長雷帶著藥水回來給妹妹喝下再次擦了身體之後,她的情況終於稍微有些好轉。

「哥哥……要是人家是個壞孩子,你會丟掉人家嗎?」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如果你還是好孩子的話,我是不會丟下妳的。」

「嗯!人家一定會好好當乖……孩……咻…」說完因為藥水的作用,她很快便抱著海豚玩偶安詳地睡下去了。「好好睡吧。」我這時終於才卸下了心中的大石。長雷之後還向我詢問我的情況,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沒有責備我的意思,只是一句「最辛苦的其實是你吧?」

一切已經解決了,我不再對妹妹發無理的脾氣,反而還決定作為一名稱職的哥哥好好對待她,代替那沒責任的爸媽教育她。

我如此發誓。

「來吧!長雷!」

「真的要這樣嗎?我是覺得滅你沒有必要這樣,你都好好反省了。」

「我已經做好覺悟了!」

「呃,你說的哦別怪我啊!呼啊!」

為了讓自己好好深刻體會自己的錯,我趁妹妹睡覺的時候讓長雷狠狠地打我一拳好讓自己以疼痛反省自己的過錯。

結果一個不好,打到了臉上留下了很大的淤青。

這就是,我和妹妹的初相遇記。

【()——河提旁——()】

「哎呀哎呀,還發生過這種事啊~,哈哈哈。」

利亞多面對我的猛攻,卻能一邊射出石子攻擊我邊刷著自己的手機,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明明我在這拼命努力著,他卻這一副輕鬆的樣子看了都來氣。重點是明明因為我在修行中沒有進展他還閒的蛋疼就讓我說說過去和圍依的事情,現在卻好像是當我的話是耳邊風!可惡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利亞多在看什麼有趣的新聞嗎?有點好奇了。

「利亞多,你在看什麼?」

「噗噗!不給,等你完成你的事情再說。」利亞多邊說邊將石子射向我的腳下阻止我再往前一步。

可惡,其實我也是有想著靠這個藉口接近利亞多,直接直接一刀結束修行。但果然還是被看穿了。利亞多這個人就沒有死角嗎?

「…嗯?什麼聲音?」就在我感到氣憤時,不知道從哪裡傳來了沒聽過的幼獸聲。不是貓不是狗不是鳥更不是獅子的聲音。是一種完全沒有聽過的叫聲。而且聽起來還有些悲傷。

「利亞多,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沒有啊,啊!嘿嘿嘿,小滅滅你又想引開我的注意偷襲我吧?我不會上當的~哦~。」

「噓!安靜點,就應該在附近而已。我確實聽到了。」

「好好~你說了算你說了算~哈哈。」利亞多擺明不相信我的話

算了,剛剛聽聲音好像是這邊沒錯……

我走向生長在一旁的茂盛草叢前,沒聽錯的話聲音確實是這個方向傳出來的。

果然,眼前的草叢有了動靜。突然,一隻黑漆漆又圓滾滾的東西從草叢中向我飛了過來還撞上了我的臉。害我嚇了一大跳!

「痛痛痛……」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這可撞得我真疼啊!

我按著被撞疼的部分,勉強睜開眼看向了那到底是什麼玩意?

「吼吼!」一只圓滾滾的幼小幻魔就在我的腳下。對我不停發出叫聲!

「幻魔!?」說來有點慚愧,自從覺醒了黑魔使的能力開始我就沒有和幻魔正式對持戰鬥過。所以突然有幻魔在我的面前突然冒出當然會嚇一跳。

利亞多盯著那隻很親圍依的小幻魔【克羅】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小滅滅,不如用這隻幻魔來試試看實戰吧~說不定有意外收穫呢?」

「戰鬥嗎?」

說完我便看向了小幻魔。想想這麼小的幻魔感覺應該沒有什麼危險,拿來試試這把幻牙輪刀用在幻魔身上試驗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應該剛剛好。

「好主意!」聽見我這麼喊,小幻魔嚇得四處亂竄。雖然這麼說,其實它也只是在我的腳下轉圈圈沒有攻擊我。甚至還有那麼的一瞬間我覺得它的動作真可愛……

不行不行,我在想什麼?這可是幻魔,必須消滅才行!

我隨手用幻牙輪刀攻擊它,但都被它輕鬆閃過了。我連這麼小的幻魔都拿它沒轍,我還真弱啊…

「吼吼吼!」似乎對我的行為感到氣憤,但也沒有因此攻擊我

不過……好像有什麼不對……它的樣子好像要告訴我什麼?幻魔不是只會殺人嗎?難道能溝通?

「啊,原來是這樣……我全都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這隻小幻魔的行為

它見我明白了它想表達的意思,高興地在原地打轉。

「你是想讓我分心然後露出你的真面目把我吃掉把!?我是不會被騙的!」我肯定地對他說

「吼————!!」它生氣了。不知道是我理解錯誤還是因為我猜對它的真實目的而惱羞成怒了?

「喂!別亂動啊!」我不斷攻擊它,但它的動作太過敏捷,完全打不中

它一個靈敏地四處逃走,連我都追不上。在逃跑說的途中,恰巧給被它見到了利亞多的手機畫面上呈現的是抹殺圍依的的任務資料。見到這是一個機會的它變形出一隻長手在利亞多完全反應不過來的瞬間將手機奪走!

「誒?這小偷幻魔!給我還來!」利亞多生氣了,但生氣的臉孔還在笑瞇瞇的,真懷疑他真的有在生氣了嗎?

小幻魔帶著利亞多的手機跑向向并丟了給我。這麼突然丟手機給我,我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將手機接下來,差點就跌在地上摔壞了。

發現手機畫面還在亮著,我好奇看看利亞多剛剛到底在看什麼東西。

「等等!滅你不能看!」利亞多緊張地阻止我,但這種行為更讓我好奇吧。

手機的界面是黑魔使的應用程序,畫面上面出現了妹妹的照片和資料,看到這裡利亞多可能還能解釋些什麼藉口讓我把手機還回去編的藉口讓我忘記剛剛的事情。

詳細的我沒看,但我的確清清楚楚看到了任務的目的。

上面寫得很清楚———【將幻神·圍依抹殺】

「利亞多,這是怎麼回事。」

「………哎呀,被你看見了啊。就是這麼回事貝~哈哈哈。」

「我要去找妹妹!」

我才轉過身利亞多就向我丟出了一顆石頭阻止我離開。這一拋出,連地面都被打穿了一個洞。

如果換做剛剛是打在我身上的話我的身體早就穿了一個洞。

「先完成你的修行吧~小滅滅。我都無視上面直接下達的任務來幫你修行了。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吧?再

說,小亞亞已經在那裡了。是她的話肯定當然不會對小圍依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吧?」

「好……」

「哈哈哈,這樣才是嘛~。」

利亞多說完便往我的方向投出了一顆和剛剛差不多力度的石頭。但這一次我沒有閃躲,直直站在這石頭的前方遲遲未有行動。

「小滅滅!閃……!」

利亞多想著我會不會已經放棄而大聲呼喚讓我躲開。但利亞多的話還沒說完,我用幻牙輪刀以一字橫斬的方式瞬間將石頭擊出!

石頭被這一擊橫斬筆直飛快地飛往利亞多的方向,將利亞多的臉頰劃出了一道傷口。

「這樣就行了吧?我已經算是【碰到】或是【斬到】你了。」

利亞多先是感到了驚訝,然後開始感到了疑惑。因為:

「奇怪?沒有感覺到小滅滅你使用殺氣才對啊?為什麼你的刀你的【能力】能完好無損反彈石頭?」他歪著頭思考著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我無法回答他

「複雜的我不清楚,但是我已經【碰】到你了,我可以走了吧?」其實我也不清楚是怎麼樣做到的,因為比起那個我現在只想到妹妹那裡保護她!

「……呼~算了,算我敗給你了。小滅滅,在我的手機按下下面那個定位的圖標,可以找到小圍依的位置,我的手機暫時借給你啦,記得還來哦。啊還有還有,別亂看我手機裡面有什麼哦,我會生氣的~哈哈哈。」

果然,我照著利亞多的話按下了那個圖標,畫面上立刻變成附近的地圖進行導航讓我前去找妹妹。還能另外見到其他黑魔使的位置。這顆紅色大標點應該是妹妹,她在移動著,後面跟著一位黑魔使,那大概是亞晴吧?

而其他的黑魔使正趕著過去,萬幸的是其他的黑魔使離妹妹還有相當的距離,一時半會兒是到不了妹妹那裡的。

嘟!嘟!嘟!

手機關機了。

「啊,看來是沒電了呢~小滅滅。畢竟已經兩天沒充電了~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奇跡啦~哈哈哈。」

你不會時常充電嗎?

「可惡!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

「吼吼!」小幻魔不停撞我的腳,一直不停用小小的腿指著妹妹所在的方向向我怒吼。難道它和妹妹有什麼關係嗎?不過說起來為什麼眼前這幻魔比起平常幻魔那危險的氣息,更多的是溫馴?

不管了,如果說她和妹妹有關係,又能快點帶我到妹妹那裡的話……

「你…可以帶我到妹妹那裡嗎?」

它看著我搖了搖自己的尾巴、叫了幾聲之後開始往某個方向跑去。

「這是叫我跟著它嗎?好!」

既然能帶我到妹妹那裡,即使是幻魔我也會跟上去!妹妹,妳一定要平安無事!

「嗯……」看著我離去的利亞多,站在原地將口袋中所有準備在修行上的石子丟在地上,一邊思考著我剛剛最後的部分到底是如何讓幻牙輪刀維持著堅硬與持久度的。

想了想一會,他得到了一個結論。

「難道……如果小滅滅真的靠【那個】來戰鬥的話…不…能做到那點的根本不是黑魔使,但…可能……呼呼,啊哈哈哈哈!」利亞多大笑起來

「小滅滅,你還真是出乎我的預料啊。不過,還不能這麼快下定論呢~。在【那個計劃】進行前,還是好好地讓我觀察觀察吧……」利亞多說完便大笑著離開了河提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