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殺意修行篇 - 六十二黑章 黑之認識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8-11-03 10:48:30pm

奇幻·玄幻


「我剛剛明明已經把他消滅了才對啊?為什麼……原來是這樣啊,我就奇怪少了什麼。這幻魔原來沒有【核心】!」從剛剛的樣子看來它還試著操控圍依的思想。亞晴更加確定眼前的獨眼幻魔正是讓圍依變奇怪的元兇。

而且現在的圍依比剛剛還有【自我意識】。說不定是剛剛將獨眼幻魔【殺死】,導致它的力量削弱的關係?可是即使已經變弱了,單憑現在亞晴那暫時因傷而無法動彈的身體看來,已經無法繼續防禦獨眼幻魔的攻擊與拯救圍依。

眼見獨眼幻魔已經向亞晴慢慢逼近,亞晴的身體還未恢復過來。

「咔!!」獨眼幻魔一聲的咆哮,拳頭已經對地面上的亞晴揮出

被獨眼幻魔擊碎的地面還捲起了一陣暴風沙塵!

當它舉起拳頭時亞晴已經消失。只有一把銀色的【幻牙輪刀】留在它的拳下。獨眼幻魔觸碰到幻牙輪刀的部分已經被分解,看樣子明顯【幻牙輪刀】的能力用在幻魔的身上會有特別強大的破壞力。

「抱歉,我來遲了。」救了亞晴人影逐漸浮現在沙塵之中。當沙塵消去之時,他的真面目也清清楚楚出現在所有人的眼中。

也就是我【幻神·滅】!

畢竟我是離這裡最近的黑魔使。想不第一個到達也難。

當我手中抱著的亞晴回過神來注意到她被我抱著瞬間,二話不說就賞了我一記巴掌,在我臉上留下了紅紅的手印……

而帶我過來的小幻魔已經跑到了圍依的旁邊。

「妳沒事吧?」我想亞晴經過那幻魔戰鬥之後可能受了傷,擔心地問了一聲

「比起我,圍依她比較……」她邊說著邊從口袋中拿出了從女醫生那裡得來的藥劑喝下半瓶,將自己體內的傷給修復

「我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見到了站在獨眼幻魔身後的圍依,她正恐懼著

雖然不知道她在害怕什麼,但無論如何我必須要盡早救她!

「哥哥……」圍依終於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我正想向她走去時,獨眼幻魔用身體擋在了我們之間,看起來它不會輕易讓我接近妹妹就是了

「妹妹放心吧!我一定會救妳的!」

「不要!人家是壞孩子!哥哥肯定會討厭人家的!!」妹妹激動對我喊道,這樣的妹妹我過去一次都沒見過

「妳什麼意思?」我雖然這樣問她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亞晴見狀,只好代替圍依回答那個原因。亞晴指向了圍依身後不遠處,那被大卸八塊的黑魔使尸體那裡。

「為什麼那裡會有尸體?!」

「其實說不定…雖然不想相信但……」

亞晴思考了一會,終於和我實說最近妹妹發生的事情。

就在我被【那個男人】帶去修煉之後,圍依她和那隻小幻魔———【克羅】接觸了。克羅雖然是幻魔但貌似很聽話沒有傷害過圍依一次。而且具報告圍依她還在今早和眼前的獨眼幻魔戰鬥并成功消滅了它。

但奇怪的是獨眼幻魔現在卻出現在這裡,明明已經完全消滅了。

唯一能解釋這一切的是圍依擁有某種力量能讓幻魔聽命于她,更能將幻魔藏在自己體內隨時召喚出來戰鬥的能力。

而那邊的尸體大概就是妹妹她命令幻魔殺害的。

現在總之反正就是各種原因現在的圍依處境很危險。

「妳說那黑魔使是妹妹殺的!?而且妹妹還能命令幻魔?!」有點不敢相信

「要是被發現的話,搞不好圍依會被政府那邊的人追殺。因為圍依她即使擁有如此可怕的能力但又無法自如操控,這麼危險的存在政府機關是不會無視的。一定會盡早將她除掉。」

「這個的話…好像已經被發現了。」

「……哈?」

亞晴不敢相信我說的話,圍依目前的事情已經全被發現了。事實就是利亞多的手機已經收到了將圍依給抹殺的任務。相同的任務應該已經傳到了所有黑魔使的手機中了吧?

亞晴這時拿出自己的手機一看,確實……【將幻神·圍依抹殺】這幾個大字清清楚楚在手機的畫面上呈現。還能見到其他不斷趕來此處的黑魔使位置,已經沒多少時間了。

「先不管那個黑魔使是誰殺的,妹妹你先過來我們可以冷靜點談談!」我打算先將妹妹藏起來,這樣至少還有些時間能找出真相,只靠目前發生的一切全對妹妹無利的事情來推斷,妹妹當然會被人認定很危險。但只要有時間…有時間的話……!

「不要!人家已經【殺人】了……不是哥哥喜歡的好孩子!」

「別再任性了!給我過來!」因為急躁的關係,我究竟還是對著妹妹怒吼了

就是因為一個怒吼,妹妹被嚇得更加認定我已經討厭她了。因此她在我們的眼前變得自暴自棄甚至哭了起來!

我和亞晴聽了那道哭聲兩人心裡一點都都不好受,因為完全就是我發脾氣的錯才讓妹妹哭了。

獨眼幻魔見狀,立刻潛入妹妹的體內。我發現獨眼幻魔的這一詭異行為立刻閃現出幻牙輪刀衝向前去阻止,可一切還是太遲,獨眼幻魔已經完全進入了妹妹的體內

「妹妹!」我呼喚了妹妹幾聲,但已經得不到任何回應

而妹妹睜開的雙眼已經化成了金黃色并散發著微弱光芒!

「真是費了吾一番功夫,可終於把這副身體的精神給佔據。這下子,吾的力量一定可以变得更强,嘻嘻嘻。」妹妹的口氣變得與平常不太一樣。不,她散發出來的氣氛氣息與說話的口氣已經完全可以認定成【另一個人】了!

「難道她…」亞晴有不好的預感,害怕自己的猜測正確

「看汝的樣子已經明白了吧?」【圍依】以高大的口氣說道

亞晴的猜測在她的回答下得到了答案。原來,現在的圍依已經被剛剛的獨眼幻魔奪去了身體的控制權。雖然很驚訝幻魔竟會有思想,但如果這樣子繼續下去的話要消滅幻魔就必須連圍依的也一起殺死。

「沒錯,現在的吾已經佔據了這身體,想要殺死吾的話就要連這幅身體一同殺掉。不過……汝下的了手嗎?」它冷靜地告訴我們打到它的方法,因為它深知我們是不會殺死圍依的

「反正先消滅圍依體內那隻幻魔肯定沒錯!剩下的之後再打算。」獨眼幻魔是不會傷害圍依的。但幻魔畢竟是幻魔,只要找到方法將她們分離出來再消滅肯定沒錯!

見我對它有敵意,獨眼幻魔興奮地揚起了嘴角。

「這就是我初次成為黑魔使后對上的幻魔嗎?沒想到會和妹妹扯上關係,一點都高興不起來。」而且感覺糟糕透了!

「滅,我也會幫忙的。」亞晴閃現出巨鐮準備與我一同作戰

「不,我自己家的事我自己解決。」雖然兩個人可能會輕鬆些,但妹妹的事情一直都是亞晴在處理。

我希望這一次,不是靠任何人而是我自己親自解決

「可是滅你連殺意怎麼操控都不知道,這樣你不過是去白白送死罷了。還是交給我!」

「可以的!我剛剛已經通過了利亞多的修行。現在的我,能行!所以……」我確信自己做得到!

我拿起幻牙輪刀指向圍依,並且發誓:「妹妹!我一定會救妳的!在那之前給我等著!」

「不要!」

「誒?」

剛剛的圍依完全是她自己的意識。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難道!?

如果我的直覺沒錯的話……

「可惡……是被【殺死】過一次的關係所以吾變弱了嗎?但也無妨!只要我還在這幅身體你就無法輕易動手吧?!」

「妹妹對不起,忍一忍就好!」它的話才剛說完,我已經見準機會來到它的面前在一個道歉之後往妹妹的身體砍下一刀。

妹妹的身體受到了輕傷,【獨眼幻魔】發出了巨大的悲鳴!

它反應性地從妹妹的身體冒出了巨手將我給擊退。

「可惡!你竟敢!哥哥不要…很痛苦……」妹妹的自我意識也逐漸恢復,但很快又被獨眼幻魔的意識給奪走。而且妹妹會因我的能力而受傷,是幻牙輪刀判斷妹妹是幻魔的關係嗎?

「可惡,真頑固。就不能離開我的妹妹嗎?!」獨眼幻魔侵蝕妹妹意識的速度非常快,如果不是一次性分離我想繼續消耗下去是沒用的,就沒有什麼方法嗎?就只差這麼一著……

「滅。」

亞晴在我煩惱時呼喚了我。原來是她見了剛剛的情況,想到了些方法只不過沒什麼把握。

但一旦成功的話搞不好能立刻讓幻魔和妹妹的身體分離出來。因為現在的幻魔是靠著精神力佔據妹妹的精神來控制身體。

比方說現在的狀況就像在一個容器裡面放有兩種意識,而感情與自我意識比較高的能獲得身體的控制權。

照剛剛圍依偶爾偶爾奪回自我意識的時候來看能推斷出她都是因為突然的刺激提高了感情起伏并暫時性地奪回身體的控制權。可那隻幻魔的意識更勝一籌,它能不斷靠著侵蝕圍依的意識來搶奪身體。

如果以上假設是對的話……

「只要讓圍依的感情直接到達百分百的【最高點】,幻魔就沒辦法繼續呆在感情意識填滿的圍依體內了。」

「原來是這樣,這樣的話的确說不定能把它逼出來……」

幻魔聽見了我們的對話,它深知這方法絕對有用加上自己已經發現到被殺過一次而變得比之前還要弱而準備逃走。可還沒行動就已經被變形成繩子的克羅緊緊在原地束縛起來無法掙脫!

克羅這一捆綁,連獨眼幻魔的攻擊性能力也一同暫時封印起來。

「幫大忙了。」亞晴向著克羅道謝

「誒?這幻魔是自己人嗎?」原來這就是亞晴說的非常聽圍依話的小幻魔。

既然已經抓著它了,那現在的問題就是想想辦法激發出妹妹的意識出來。

「別小看人了!人類!」【獨眼幻魔】一聲咆哮,圍依的四周冒出了無比強大的殺氣,用全身綁著它的克羅即使逐漸忍受不了這股惡心的殺意但還是繼續加緊捆綁著圍依的身體,全只為了救出圍依。

我和亞晴都被這股強烈的殺意逼退了幾步,貼著它的克羅能忍受這一會真是非常了不起。

可只要一到極限,獨眼幻魔肯定能掙脫克羅的束縛而立即逃走。別忘了,獨眼幻魔只要達到條件還能發動【瞬間移動】的能力!

「沒想到它還留有這種力量…小看它……這樣下去會被它逃掉的!就沒有什麼辦法嗎?」亞晴正絞盡腦汁尋找著能刺激圍依的方法,但一時加上這麼緊急的狀況亞晴的腦袋運作並不是非常理想

「辦法倒是有……」在亞晴想到之前,我已經想到辦法了

「什麼?!」

「可是……」

「無論怎樣先做再說!」亞晴緊張圍依會因此被獨眼幻魔帶走,這下去等待著圍依的命運可想而知。所以無論什麼方法只要能用就不要考慮什麼負面的結果了!

據我所知妹妹是一個天真、天然呆、易上當、少根筋、一直把我當做依靠沒有我就不行、天真無邪非常單純的小笨蛋。

雖然我說她這麼多壞話、她表面上在別人眼中也和我上面說的差不了多少。

乍看下去她看起來的確笨笨的但內心的她比任何人都還要脆弱纖細,一直把別人的痛苦往自己身上掛的笨蛋。雖然她表面上沒說什麼,但其實我知道她每次有煩惱都會往自己心裡埋。

沒錯,她就是如此善良、如此單純。

這就是【幻神·圍依】!

這就是我的【妹妹】!

雖然說了這麼多無謂的事情,但我只想說的只有一句:【妹妹的任何事情,我最了解了!】

「妹妹!看著我!」我大聲命令了妹妹

果然這瞬間妹妹恢復了意識看向了我。

「亞晴!對不起了!」

在亞晴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緊緊摟著她纖細的腰拉進我的懷中。

往亞晴的雙唇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