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集,蜣螂 - 第三章

一惊一诧≪蜣螂≫  - 发布于2018-11-09 2:00:44am

都市·爱情


『警告已经给了,并且我是守信用的家伙。』

第二章

黑蓝黑蓝的夜空,自从圣火统治时代后,夜晚再无星空。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视频中的黑衣少年使用步枪将正在户外接受采访的慕言许先生射杀后被旁边的黑衣少女以常人无法到达速度带走,作为圣火教大祭司之一而接受采访时被射杀,是否意味着判教军仍有残党?叛教战争即将开打?我们希望圣火教能给予我们一个交代。”电视画面一转,一个面目苍白的老家伙被数个话筒围绕。

“元拉德大祭司,请问是否会与叛军开战呢?我们人民的安全又有什么保障?”记者激动地问。

“各位请放心!我们会以不同的方式去抓捕这些残党,同时有效地保障人民安全。”老家伙被问到后,马上牛头不对马嘴地回答了一句,“请让开!请让开!看在圣火的份上!”

这个时代,人们对圣火这个为利益而虚构的神十分敬畏。

那些记者一听到圣火,马上安静了下来,纷纷给老家伙让出一条路,紧接着就是新闻结束后的片尾映在屏幕上。

乃穿着很可爱白色睡衣,用来擦头发的毛巾挂在脖子上。她抱膝坐在电视前面,就是为了等着这一刻——“现在播放的是《英雄不良集团》。”

这是一部以不良少年为主角的青春剧,正在热播,是乃每天洗完澡必看的节目,平日悲伤的神情在听到那超燃的OP的同时变得兴奋起来,抱着膝不停地摇晃身体。

里面的饰演不良老大的男演员,和冷非常像,这也是为什么乃会叫冷为老大的原因——冷对于老大这个称呼也非常地爽。

这个剧,每一集几乎都会出现一句非常燃的台词,作为粉丝的乃,自然是将每一句都铭记于心。其中,她最喜欢的还是当手下被掳走时对拷问他的敌人说的:“要是连自己的老大都背叛,我他妈做什么人!”

节目逐渐步入高潮,关键时刻,电话竟响了起来。“阿乃!电话!”厕所里正在方便的姑姑——乃唯一的亲人大声叫道,“电话接一下!”

“哼......”她抱怨地哼了一下,用比她平时跑步快一倍的速度跑到电话旁,将其接起。

“这里是憧的家,她现在没空,请一会......”乃还没说完,电话另一头就打断道:“明天你放学,立马把掐玫瑰脖子的混帐东西带去十五号住宅区的停车场,否则你以后不用过好日子。”语毕,挂断。

乃呆呆地立在哪里,她的姑姑——憧,边提着裤子边走过来,拍了拍乃的肩膀,将后者吓了一跳:“是谁?”

“哦......没什么,是传销的......”乃紧张地回答道,但重却没看出什么:“又是传销的。”说完转身回房睡觉了。

“晚安......”

今天的《英雄不良集团》十分精彩,大受好评,但乃却没什么感触,即使她安安静静地看完了,但内心确实一直惦记着那个威胁,播完了关掉电视就上了床,怀着忐忑的心情极力入眠。所以到底演了什么,她是半知半不知。

乃已经猜到些许,电话那头是帮玫瑰报仇的,估计是他的家人,既然是玫瑰——一个和学校上层有不见得人的交易的贵族所生的女孩,要从校方搞到自己一个下等人的号码,想必是非常的简单方便。

现在已经是早上,但由于昨天她根本没睡好,她还是无精打采的,更加憔悴。

刷牙,洗脸,早饭,背起书包,上学,黑眼圈令她看起来更加像丧尸。

早上第一节课,是无聊的数学课,加上没睡好,乃就直接趴在桌上睡死过去,她的座位是在最后一排,所以老师没看到她是否认真听课,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在意,因为她是依族。

她的梦一片漆黑,电话里头威胁的声音不停地回响。

“老大......救我......”

恶梦做着一半,乃的头发突然被人拽起来,拽到墙角,脸被狠狠地摔到墙上,她立刻跪倒在地,摸了摸撞到的地方,有些肿,还有泪痕,是刚刚做梦时流下的。

“起来了,biao子。”玫瑰抬头挺胸地站来她前面,顺势又是一脚踹上去,把乃踢得卷缩成一团。

班上的人都冷眼对待,自己做自己的——这些家伙不想为一个下等种族伸张正义。

玫瑰那两个闺蜜架起乃,她自己照着乃的肚子又是一拳,后者腿一软,差点跪了回去。

“你就代替那天那个中学生还他的债吧!你以后也别想过好日子!”

玫瑰正想再来一拳出出气,上课铃声却响了,老师准时地进教室,大家都不得不坐回自己的座位。

乃摇摇晃晃地走回座位坐了下来,委屈地眼泪不停地流下来,她哭得十分安静。

待在地狱的时间总是很漫长,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乃第一时间背起书包就是头也不回地使劲跑,跑出了校园、商店街.......

她很害怕,很无助,她不想拉冷下水,也不想以后一直过这种生活,今天真是玫瑰做得最过分的一次。

商店街旁有一条小道,是乃回家的捷径,那地方周围都没有监控,并且旁边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而乃,边擦着恐惧的泪水,边跑向那条小道......

结局可想而知,那辆车,即是昨日夜里,那通电话的威胁者的车。虽然在走出小道后车马上出现在乃的视野里,但为时已晚。

可怜的女孩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捂住嘴巴,套上麻袋带上车然后马上开车一条龙服务。可见这帮熟练的家伙已经是惯犯。

车很快就开到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那些掳走乃的混混取下麻袋并粗鲁地把她推到一个坐在木椅上的男人脚前。

乃虽满脸泪水,但是怕得哭不出声了。她抬头,这个坐在木椅上的男人体型中等,一头蓝色中分,染的,穿着黑色西装,抱胸坐在雕着龙的木椅上。

“号码。”男人的声音十分有磁性,“我要那个掐我妹妹脖子的混蛋的电话号码!”

乃被混混踩着,只能跪着:“不......知道.......”本该这么回答的她,却......

......

见乃不出声,男人骂道:“你是哑巴吗!”

“不给......”

“什么?”

“老娘他妈的不给!”这是乃,愤怒和决心的吼声,“你跟你那个母猪妹妹,跳海去吧!”

有一句话——狗被逼急了会跳墙,而乃,在她得知男人是玫瑰的妹妹后已是忍无可忍,爆出了与她形象完全维和的话。

青筋在男人脑门上突起,最后那句话,让他咬牙切齿:“给老子砸!”

话音刚落,几个混混就举起碎石砸了下去,把乃的身上几处划出了血。

“再他妈问一次,号码!”

“要......要是连自己的老大都背叛......”

“我他妈做什么人!”

男子冷哼一声:“老大?那么记住了,打你的人叫奎魏!”

奎魏一声下令,刚才那几个混混举起了铁棍。

停车场因为是废弃的,灯光非常少,到处乌漆麻黑的,于是奎魏这家伙根本不知道,他身后那团黑暗中,潜伏着一个人。

只见!那人迅速地抓住奎魏的手臂,趁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给了奎魏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得起不来。

老大被偷袭,混混就像无首的群龙,乱成一团,以至于给了林和非比一个跳杀的机会,混混戒备着周围,搜寻刚刚的偷袭者,但见两个黑影持棍从高处跳下,铁棍重重地打在了两个看起来比较聪明的混混的头上,把他们一下就敲晕了过去。

林和非刚站稳,就马上遁回黑暗之中。

“妈的!那里!”

“不见了!”

“我知道!”

“我说那个依族丫头!”

“开灯!开灯!”

几个混混们扶起浑浑噩噩的老大,还有几个拿出了手电筒到处照。

顿时周围变得明亮许多,旷课三人组也显露无遗,不过他们并没有慌。

只见冷,双手持短棍,咬牙切齿:“你们,去看下我宝贝的伤。”冷跟两个兄弟道,“我现在要教他们做人.......”

愤怒的冷,杀气腾腾,刚才那句话一出口,那股杀气更是把混混压得心里难受,不远处的草,已经结了霜,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