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一:守护者的责任 - 回三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1-16 9:07:09pm

其他·同人


“哇哇,很痛咧!拜托温柔点啦!”少年不满的囔囔道。

“温柔就不是首长了。首长不该严肃来的说?”少女拖着下巴,又一副思考状。

“那摆架子才是吧。”少年说完,少女又举起手,又想来一阵“暴击”,少年吓得连忙转移话题:“喂,现在得去哪儿啊?”

“我们要去……哦,差点忘了。”少女举起斗篷说:“快穿上,我们还得赶路呢。”

“啊,这是什么玩意儿?”尽管害怕遭受无故的“拳打脚踢”,少年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

“斗篷啊,守护者必备的道具。”少女把斗篷递到他面前。他警惕的看着少女,少女尴尬的说:“穿了不会死的,呵,虽说你已经死了。”

“这……有什么效用?”少年纠结了一番,终于开口问道。

“隐身吧,不让人们看见你。不过,只有守护者和属上能看到呢。”少女把自己的斗篷盖到身前来,“这样做,他们就看不到你了。怎样,酷吧?”

“帅爆了!我要一个!”少年大叫道。少女叹了一口气,将其交给他,“前一秒还有警惕心啊,咋一秒全都消失不见了。”少年慎重的将斗篷放在手里。斗篷黑得发亮的,但仔细一摸的话,却摸到了一个徽章图案。徽章图案上画着两只凶恶的怪物,这怪物拥有鹿角、狮子的皮毛、老虎的牙齿,可却拥有羊蹄,羊蹄上还有尖利的爪子。眼睛仿佛发着红色光芒,正带着敬意看向少年。两只怪物正护着中间的带着斗篷的人类,这人类高举权杖,犹如要拯救全世界般英勇。徽章在斗篷上若有若无,若不注意绝发现不到它的存在。

“这是埃比克,是属上最敬爱的动物。据说埃比克当年救了属上,属上为表谢意,特制此徽章。它是有灵性的,你切勿小看它。”少女像看穿少年心思般说道。

“英勇的埃比克,我要穿上它。”少年把它戴上,觉得不错。他望向少女,以眼神询问下一步的行动。

“我们即将前往守护殿,去见我们的属上。哦,我还没向你介绍呢。我是芷恒,是你的首长。不过,你叫我芷恒便是。四个守护者们,包括你,一切得听我的指示。此外,要抵达守护殿,必须先经过涅槃村。那是死去人们其中一个栖身之所,以等待投胎之日。无聊的人们想起了创业商机,所以此地成了守护者与灵魂们吃喝与睡觉的好去处。也有怪物垂涎于有力量的人,并且埋伏,趁最佳时机夺去力量。请你务必小心。”芷恒吩咐道。

“噢,这类似吃鸡游戏吗?打怪物的那种?”少年好奇地问。

“亏你这种事还记得。这是根本记忆么……”芷恒自言自语道。

“什么是根本记忆?”少年问。

“就是删不去的记忆。大脑会自动保留一部分的记忆,为防变成迷糊的人。这记忆通常保留语言与一小部分的知识,而这知识通常日常生活中经常接触。你生前爱玩电玩是吧?”芷恒露出得意的笑容。

“电玩什么的,教你可以啦……”少年摸了摸后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需要。只需前往涅槃村便是。”芷恒臭着脸,往其中一个方向走去。

“欸欸欸不是去守护殿来着吗?为什么是去涅槃村呢?”少年跟着芷恒的脚步,边奇怪地问。

“你也多半饿了吧,先歇歇再走。”听起来是医肚子,可怎么感觉更像在打如意算盘似的。

“噢,那里也有吃的呀!”某个吃货跑到芷恒旁,眼里还散发着兴奋的光芒。芷恒叉腰,洋洋自得地说:“那里的食物与z世界的凡人一样的哦,也包括你的煎蕊!”

“噢耶!有煎蕊最完美了!”少年像小孩般兴奋乱叫,一想起煎蕊口水直流,“你知道吗,煎蕊的那冰凉滋味,是无人能及的!”

“知道,知道!”芷恒敷衍着,绕过了一大片含羞草,“我弟弟也爱吃呢,天天跟我讨钱买来吃。”

“那你弟弟呢?弟弟去哪了?”少年擦了擦口水问道。

“我弟弟……”芷恒显然陷入悲伤情绪,犹豫了几番说:“他已经死了。”

“死?”少年瞪大了眼,“他那么年轻,怎么会……”

“都几百年过去了难不成变成老妖来着吗……”芷恒心不在焉地说:“我是初代守护者,至少也有八百七十六岁了吧。弟弟……就在……”

“啊!老天,八百七十六岁!”少年下巴都快掉地上去了,“不不,你跟我开玩笑的吧?不是说期限到了就能投胎吗?”

“那是属上的规定,我别无选择。”芷恒低头,脚步异常缓慢。少年按耐不住好奇心又问:“弟弟……总该看见他的灵魂吧?”

“我弟弟……呃……”芷恒含糊带过,“这不关你事。时机一到。自会明白。”

“好吧……”既然人家不愿意说了,那么不必强求。少年见芷恒一脸悲伤,便不再打开话题。

两人沉默将近五分钟,周围的大草原已经成了乡间小道。偶尔也有几棵黄色小花增添生气,不过悲伤的情绪依然弥漫四周。太阳虽烈日当空,但少年一点也不觉得热。

“距离涅槃村还有多远?”

“半公里。”

“呃……你孤单吗?”

芷恒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欲言又止。她眼神望向他,久久移不开视线。少年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尴尬的干咳两声。

“你为什么这么问?”芷恒自知失态,忙把视线移走。

“那么多守护者朋友离你而去。是我也孤单到疯吧。”少年解释。

“我……”芷恒如卡机般说不出话来,却又像在组织句子。

“不早说也不用紧啦。”深怕又飞来一个拳头咧,少年想。

“我相信,他们只是以别种方式陪着我们。列如说被我帮助的人,他们虽忘了我,但他们依旧对我们存在着敬畏之心。我守护者就是以这种方式存在着。”芷恒说。

“像上了一堂课啊。”少年由衷地说。

“随你怎么去想吧。”芷恒看向前方,“喏,涅槃村快到了呢,已经明显看到牌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