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一:守护者的责任 - 回四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1-17 8:20:11pm

其他·同人


少年随着芷恒的视线往前望去,发现“涅槃村”的牌子正立在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距离几米处,已能感受到其村子的热闹和喧哗。牌子皆由木头打造而成,有种中国古代的风格。两人再往前走去,隐约看见了人潮。相信村里的食物很好吃,少年这么想着时不自觉流下口水。

“吃货!快摘下斗篷吧。”芷恒突然吩咐道。

“啊?为什么?斗篷和村子有什么深仇大恨吗?”少年疑惑又死死的护住斗篷。他没穿腻呢。原以为可以显出帅气的身姿,没想到竟破灭了。

“我只是想低调些罢了。”芷恒早已卸下斗篷,把它放进口袋里。她瞪着少年,仿佛要他乖乖就范。

“你想低调,我才不想咧。”少年不满地说道,似乎不想听芷恒的命令。芷恒有些生气了,特意拉下声量,又像有些快大爆发似的骂道:“四号守护者,你不想听首长的命令了吗?”

“首长就很厉害么?”少年心里呢喃道,但看芷恒气得眼珠子快凸出来的样子,不得不乖乖就范。少年一来呢不想再吃什么拳头了,二来也避免起内讧,尽管他吊儿郎当也懂这个道理的。少年依依不舍的摘下斗篷,折好后把它放进口袋里。

“你给我听好了,这是避免有心人靠近。你应时时保持警惕心,现在的世界已经容纳不下‘无心机’这三个字了。我已在此八百余年,没见过如此单纯之人。呵,你是第一个。”

少年无言。叮嘱的同时能不能去掉“讽刺”两字啊?他怒瞪芷恒一眼,却发现自己到涅槃村的街头了。一位老人慌忙的上前欢迎他们,并做了个“请”的手势。少年开始打探起老人来。这老人穿着简便背心,穿着一件短裤,一头白发,还有手里拿着的破扇子。扇子上写着“涅槃村”,很明显是这里的村长。

“二位欢迎来到涅槃村。可否报上名来?”老人皮笑肉不笑地望着两人。芷恒想也不想,微笑着说:“我是小芷,只是平民,仅此而已。请问村长先生还有什么想问的?”

“芷恒,你怎么可以……”

“别废话。快点编个名字。”芷恒以眼神示意。临时编个名字?真是比登天还难!少年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出帅气的名字。他急如热锅上的蚂蚁,芷恒根本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少年,可否报上名来?”老人犀利的眼光仿佛看透一切。“我……我……”少年一紧张,顿时结巴了。老人眼里充满了威严望着他,他再也没有办法开口。他把求救的眼神转向芷恒,盼她能为自己救急。

“这少年是我朋友,阿猫。阿猫天生有口吃,盼您见谅。”

啥?

你居然给我取阿猫的名字?

叫我颜面何存?

少年怨恨的看着芷恒,芷恒却若无其事的吹口哨。他心里骂了芷恒七七四十九遍,恨不得钻进地洞里与世隔绝算了!老人也不怀疑,笑着让他们进入村子里。少年望了望四周,确定身旁没人偷听后,生气的对着芷恒一连串的小声抱怨。

“你怎么给我随便取名?真是羞死人了!”

“笨蛋还敢抱怨,你刚才差点暴露了你的身份!要是暴露了,事情严重了你知不知道?”芷恒生气的反驳道。此时的芷恒简直比豺狼还恐怖。

“至少也要帅气点嘛!洋名也不错?就像是洛克,洁姆,又像是动物埃比克?”少年伸出手指点算,说出来的名字如数家珍。

“‘阿猫’也是名字,由不得你来鄙视。此外,你能说那么多名字,那你刚才怎么一句话也说不出?”芷恒叉腰,一脸讽刺样。

“一紧张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对了,刚才你既给我取阿猫了,那你就取阿狗吧!阿猫阿狗,水火不容,哈哈哈……”少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芷恒气得伸脚又来一脚踢。少年吓得“跪地求饶”,芷恒才放过他。

“别太凶,那可会赶跑男朋友的。”少年心疼的望着无辜的脚,快速地说。

“啥?大声点,我听不见!”芷恒伸出手放在耳朵上,不怀好意地笑。少年吓得连忙解释:“看大人如此美貌与霸气,肯定有许多人追求!”芷恒这才放下了手,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亏你还吃了许多糖,但现在我不需要男朋友。”

“我嘴巴本来就甜,是你使劲给我塞黄莲的。”少年心里呢喃着,视线回到前方。街上摆了许多摊子,与z世界的村子无异,不过倒是多了许多奇特的招牌,像是“魔法水”、“时间药”之类的东西。少年也寻找着客栈,使劲伸长了脖子,恨不得看透村子里的样貌。芷恒突然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望着某个客栈,嘴里露出捉摸不透的笑容。

“别找了,就到这间客栈吧。”芷恒说道,毫不犹豫地踏入客栈里。少年走去,望了招牌一眼后,才随着芷恒的脚步踏入客栈。

客栈设置简陋,里边全以木材打造,且空无一人。少年不禁猜想,这里生意一定很差,或许芷恒想给他们一些生计吧。少年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正好对着柜台处。芷恒也隔了两个位子坐下来,打探周围环境,但更像是等待某一个人。一位妇人笑呵呵的走了出来。妇人身材矮胖,身前围了条黑色围裙,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菜单。她做了个恭敬的手势,之后便走到两人面前,递上菜单。

“两位客人随意点餐,我将以最快的速度为你们递上。”妇人笑着,且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少年早已饿扁了,看着菜单上的食物,口水直流。少年欲说出食物名字,却被芷恒抢先开口:“什么都不要,粗茶淡饭即可。”

“好。”妇人点头,接过菜单。少年生气地看向芷恒,芷恒却在发呆,思绪早飞至千里之外。

“怎么随便订东西?我本想饱吃一顿的!”少年为自己无法吃到自己心中想要的食物而哇哇大叫。

“吃那么丰富干什么?更何况粗茶淡饭也很美味的。”芷恒转过头来,一副牙恨痒痒的样子。

“可是,钱咧?你有钱吗?”少年双手抱臂问道。

“我当然……”

“二位的食物已送上,请慢慢享用。”妇人打断芷恒的话,把两碟饭菜放到桌上。饭菜的味道让少年蠢蠢欲动,更赞叹着妇人的效率。